上海近三十位访民在中共十八大开幕当天被抓后,周五被遣返,他们的结局令人关注。而河南访民王金兰已遭拘留13天,面临劳教。此外,北京朝阳区一位村民当天被近三十人看守,不准出门。而被刑拘一个多月的上海访民王扣玛的家人周四收到逮捕通知书后,正在委托代理律师。

图片: 11月9日,北京小红门乡邱姓村民家门口走廊,挤满穿迷彩服的看守。(当事人提供/首发)

中共十八大开幕当天,29位上海访民试图前往十八大会场撒传单而被抓后,周五上午,被直接遣送原籍。其中朱小琳在遣返途中告诉本台:“一共有29个,大概有15个到天安门广场,去成功了”

记者:有没有撒传单?

回答:没有。我们昨天(周四)12点半左右,进了广场派出所,他们一直到晚上才把我们送到马家楼(访民接待站),到晚上12点左右,把我们送到上海驻京办,今天早晨10点上了火车,明天(周六)早晨到上海。

她担心回上海后,遭到报复,。而另一位同车被遣返的徐月兴说,他们到北京上访,实属无奈:“现在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我被我们地方政府开出‘信访终结通知单’,现在我们到任何信访机构都没有用了,所以我要找政府去说理,。昨天八号正好十八大的第一天,被警察逮住了,现在我们被拉回家,受到什么样的待遇,目前还不知道”。

盼媒体关注被遣返访民命运

他希望媒体关注这批被遣返访民的命运。另一位因多次上访、9月下旬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的王扣玛,他的家人周四下午收到当局发出的逮捕通知书,涉案罪名是“寻衅滋事”。上海维权人士常雄发说,这意味着王扣玛可能会被判刑,家属正在找律师:“十有八、九是要被判刑的,现在他家里人也很着急,要找律师,。你也知道,上海的律师挺难找,要找一个真正维权的,肯为王扣玛讲话的人很少,。而且现在上海没有律师证的真不好接这个案子,而且这种官司,十有八、九都是要输的,只不过是我们要给王扣玛一个安慰,让他知道我们在想尽办法,能做的事尽量做”。

另外,北京朝阳区小红门乡村民邱玉文因不满两亩承包地被强征,多年上访不果,周五被禁止出门,。他说:“我现在就在家里,他们好多人阻止我上访,软禁我,有二十多人,都穿着迷彩服,还有村里干部堵着我家门口”。

另据六四天网周五消息,河南平顶山市在押访民王金兰因进京上访被绑架后,他的丈夫史振行致电说,之前,看守王金兰的人达30多人。在黑监狱被关四天后,周五起又被拘留13天,理由是“组织在京河南访民一起前往国家信访局上访,并建议访民冲闯十八大会场”。目前,王金兰面临劳教。

访民成“一级管控对象”

而西安女工康素萍周五对记者说,她前一天因在大会堂附近,被警察扣留后,上午已遣返回到西安:“昨天的下午四点多,我去天安门,就是给十八大我们陕西代表送一束花,。大会堂前的一条街,一个是地面,一个是地下通道,全部禁止行人通过,我就在天安门护栏看着大会堂,警察就过来问我,又查我身份证,我把身份证号码给他一报,我的资料就出来了,我是红色预警,一级管控对象,他就不让我走了”。

其后她被送到马家楼,再被移交陕西警方。康素萍因所在工厂的不公正待遇,上访多年,据报四次被关黑监狱,数次被拘留,因为无法忍受折磨,曾以割腕、跳楼及服毒等方式自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