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Lobsang Sangay: Tibetans Have ‘Sacred Duty’ To Support Self-Immolations
作者:维沙尔•奥罗拉(Vishal Arora)(The Huffington Post)
译者:更桑东智(@johnlee1021)
时间:2012年11月10日

【2012年6月20日,丹增克珠(Tenzin Khedup)和阿旺诺培(Ngawang Norphel)在康区称多县扎多镇自焚。】

新德里——在中国共产党的第十八次代表大会本周在北京开幕之际,又有六名博巴自焚。图伯特领导人说,他们对于制止日益高涨的自焚浪潮感到无能为力。
事实上,流亡图伯特政治领导人洛桑森格说,尽管他极力劝阻这样的极端行为,但是,对自焚表示支持是流亡社会的“神圣职责”。
“我们已经一再恳求(停止自焚),但是他们依然这样做”,达赖喇嘛的政治继任者森格说。从2011年三月以来,僧尼和其他民众的自焚数量已经飙升至68人。
在北京召开中共党代会(11月8日)安排新一届领导人的前一天,根据“藏人行政中央官方英文网站”的消息,有三名僧人、一名男子、一名妇女和一位十几岁的年轻人喝下汽油自焚。
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前学者森格说,他一直坚持图伯特境内的博巴不要进行抗议,因为这会导致严酷的后果。而对于流亡博巴而言则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抗议一旦发生,对抗议表示支持便成了我们的神圣职责,”他重申了2011年8月11日在达兰萨拉就任图伯特流亡政府总理时的誓言。“在自焚问题上我也秉持同样的立场。”
这位图伯特领导人说,全世界需要关注的是行为背后的原因,而不是行为本身。
“自焚者在告诉中国政府这样的镇压是无法忍受的。他们说,‘我们生长在你们的制度之下,照理来说我们应该是你们在图伯特所作所为的第一受益人,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这样的制度下生活生不如死。’”
森格还说,他不想“贸然使用佛教哲学”来解释自焚,而是把自焚看做“一种抗议的方式……就像那些在越战期间自焚的僧侣,和引发阿拉伯之春的突尼斯自焚事件。”
不过,他同意,其中确实包含宗教因素。“自焚者没有伤害汉人,没有毁坏办公楼和商店,因为他们是佛教徒,这些行为也是非暴力运动的一部分。”
自1959年占领这个国家以来,北京一直宣称图伯特是中国的一部分,并指责流亡者和“达赖集团”煽动了自焚事件。
森格说,“这些自焚的博巴没有见过达赖喇嘛,也从没见过我。指责我们煽动自焚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他还说,自焚事件还将继续发生,“除非局势有所改善。”

【译于2012年11月13日】http://beyondhighwall.blogspot.com/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