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 | 十八大上五花八门的媒体

作者:闾丘露薇 

华商报专栏

——————-

朋友发微博,讲述自己在大会堂采访的遭遇:想要拍全常委亮相的主席台上的七个号码标记,结果“一”字被一个记者拿走。他建议那位同行,不如先放下,让他拍完再拿走,对方没有理他。看到朋友在微博上征询“一”号照片,我当然明白他的苦恼:原本可以非常完整的一段视频一组照片,就会因为缺了这个“一”字而不复存在。新闻就是这样,错过了,就不完整了,就无法向受众展示一个完成的过程了。

  

把地上的标记拿走,想必是留作纪念,或者为了向别人展示:“我曾经采访过十八大,这个,是总书记在上面站过的。”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个标记,拿在手里,和新闻有怎样的关系,如果没有变成照片,变成文字,变成视频,没有传递到读者或者观众的话。

很多时候,尤其是采访这些重要的大型会议,等得无聊的时候,留个影也算是打发时间的无奈之举。但是经常会在会议已经开始了,当大家都在忙碌地采访的时候,总有几个同行,拿大会当背景相互拍照。我会很质疑这些同行的专业操守,因为当你全心全意工作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想到要做这样的事情的。就好像如果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来采访的记者,而不是一桩盛事的参与者、目击者,就只会想到拍摄地上的标记,根本想不到把地上的标记占为己有。

不过,看到朋友的抱怨,我也笑他少见多怪。之前两会的总理记者会,就有同行在记者会结束后,收起了总理曾经在记者会上用过的笔,还特别为此写了一篇报道。作为一个读者,我不知道这支笔和读者到底有怎样的关联,作为同行,我深深感受到那种想要把自己和权力扯上关联的欲望。有点像那些拔莫言家门口的萝卜的游客一样,一个为了沾点喜气和灵气,一个是为了沾点官气。

开放团的时候,一个自称是北欧媒体的记者,站起来先介绍自己是北欧一家医药公司的总裁,听得大家一头雾水。看到有些记者,到了现场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拍别人,而是先把别人当成背景拍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听负责记者工作的官员讲,通常这样的照片,就会被放在一些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名字却异常响亮的刊物上,再配上“获得某某部门批准采访过十八大”的封面文字,成为这些媒体拉广告谈合作的资本。而这些刊物是否有印发,常常是一个谜。最搞笑的是,一个自称带着保健医生和五个助手来到北京采访的记者,卡片上写着:“欢迎来电洽谈合作。”

不过这些,最多让人觉得有些厌烦。每次这样的大会,总有媒体整理出一些代表语录,或者用某一句话作为标题。一眼看去,会让一些代表显得非常的弱智,当然也会让另一些代表显得相当的正义凛然。

只是,不管是语录还是标题,总是会有一个产生的语境,总有一个问和答的过程,总有一个前因后果,如果不把这些展现给大家,对受众并不公平,对当事人也不公平,当然,有些时候,懂得投媒体所好的当事人会很开心,正是透过媒体,塑造了自己想要的形象。媒体可以毁人,也可以被人利用。

不务正业的媒体人,最多影响大家的工作氛围,反而是做着报道工作的那些,包括我自己,这些天我总在想:在有限的空间里面,在没有限制的话题上,我做到专业了吗?我问自己,也期待更多同行一起自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17日, 6: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