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淑丽(Susan Shirk)

谢淑丽(Susan Shirk)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学教授,也是该校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院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学术主任。

在美国,研究中美关系的专家学者众多,但像谢淑丽(Susan Shirk)这样1971年访问中国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在美国政府和学术界阅历丰富、而现在仍与中国很多高层人士保持往来的专家并不多。

作为中美关系和亚太问题的专家,她曾任克林顿政府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副助理国务卿,主管中国大陆、、香港和蒙古事务。

在加州圣地亚哥采访期间,我专访了这位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学教授、该校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院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学术主任。

你如何看待奥巴马政府过去四年里的中美关系?

我认为,过去四年来,双方的关系更趋竞争化,缺乏互信。这不是个好事情。我相信,新一届总统会试图努力,改善和中国的关系。

在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有关中国的话题谈了不少,很多专家将其称为“猛批中国”(China-bashing)。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我已经目睹了很多届美国大选的 竞选场面了,从过去大选的标准来说,这届中国话题并不算特别多。看看第三场总统电视辩论,对中国话题并没有那么多的兴趣,也没有给(中国)那么多的时间。 特别是罗姆尼州长,也不能说他比原来的强硬态度缓和了,但他试图显示自己更像一位态度平衡的政治家,表示中国人民希望和平,说了中国一些类似的好话。他虽 然重申自己过去的表态,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猛批中国”的表态。

而奥巴马总统更注意避免“猛批 中国”。他批评罗姆尼州长的公司把一些美国的工作岗位转到亚洲,这也包括印度和其他国家,并没有直接批评中国。当然,他根据美国民众认为中国的一些贸易不 公正做法采取了一些措施,但大多数都是通过世贸组织进行的。中国和美国都认为世贸组织会实事求是进行评估,并就此采取补救措施。

如果奥巴马赢得大选,今后四年他的中国政策会有所不同吗?

奥巴马出任总统之际,美国就有着明确目标:要在亚洲发挥更活跃的作用。奥巴马总统和他的团队都担心,美国自己疏远了在亚洲的盟友。美国的高官对这个地区的走访不够多,参加多边的组织和贸易协定也不够多。美国的朋友和盟国都不确定美国是否会留在亚太地区。

美国加强了在这个地区的活动,向所有人表明,美国仍将使这个地区发挥领导作用的国家之一。这也包括军事方面,军事方面是美国在该地的综合政策的一部分。

在这一阶段,中国改变其地区政策。并开始在对其邻国采取挑衅性的或者更强硬的行动。所以,东南亚国家、日本和韩国都希望和美军在该地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以确保美军在该地区的存在。所以,该地区需要美军发挥更积极的作用,或者说,延续美军在该地的军事作用。

但是,中国将此误读为“对中国 的遏制政策”。中国的媒体则一遍遍重复这一论调。所以,这就不奇怪为什么在中国人民中做民意调查的时候,包括皮犹的民意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为中 美关系不佳,比过去差了。因为这就是他们从新闻里得到的信息。在某种程度上,事实也是这样。

所以,对美国和中国来说,挑战 是:要防止这一地区分裂成两大块。这不是冷战,我们也不希望在亚洲出现一个冷战的架构。美国将努力寻找和中国合作的基础,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向中国人民确 保:虽然美国仍将留在这一地区,我们也认为中国是该地区的一个重要的强国,我们可以共同合作。这不是遏制,不是要让中国保持虚弱和无力。

这是个很大的挑战,因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强国和一个处于领导地位的强国之间的关系,总是会导致对对方的错误看法。如何能确保让对方放心,这是很难的。

如果罗姆尼获胜,中美关系是否会经历一个困难时期呢?

我认为不会。除了他宣称如果当 选总统就要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这点。即使他真这么做,这不过又是谈判的开始。他不会立即实施贸易制裁。如果中国聪明的话,就开始谈判。因为中国为了增加 消费拉动的增长,本来也希望人民币升值。所以,即使罗姆尼赢了,我认为中美之间不会发生贸易大战。

从美中关系正常化到现在,美国已经经历了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共八届政府了。所有的人都努力找到了和中国合作的方式。所以,我认为,不论是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关系并不会出现重大的变化。

和过去比较,你认为现在的中美关系的基石是什么?

现在中美关系的基石是经济相互 依存。双方的政治制度的不同,仍然是双方互信的障碍。中国总认为美国政府要更变中国的政权,即使美国并没有这种对华政策。同时,美国也不信任中国共产党。 因为后者在中国国内执行的政策惩罚自由言论、把异见者关入监狱等。

到目前为止,中国领导人如何做出决策,没有透明性,难以预测。那么他们的政策的稳定性到 底如何?会不会朝令夕改?他们都不希望自己的人民搞清楚,包括到底如何选择领导人,如何制定外交政策等。双方的政治制度成了双边关系的障碍,而经济相互依 存成为双方关系的粘合剂,也防止中美关系的恶化。而且,双方的领导人和人民都认识到,中美之间发生战争是难以想象的,所有人都努力避免这种可怕的局面出现。

最近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接受BBC中文网的采访时说,中美之间缺乏类似基辛格这样的年轻一代桥梁,你认为这是个问题吗?

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美国和中国人士之间有着很多和深厚的私人关系,有着很多人士发挥着桥梁作用,包括我本人,从1971年开始就不断访问中国,在中国有着很多关系亲密和亲近的朋友。很多中国的朋友在美国的关系也很广。我们都帮助两国增进沟通和理解。在这方面并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有很多有争议的问题,包括经济问题。虽然双方都希望发展良好关系,双方的关系稳固,但军方必须要为可能出现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所以,我认为,中美之间缺乏良好的军方关系。我们现在也没有很好的危机管理机制,以防意外事故或危机的出现。

双方军方也需要共同努力合作。特别是在海事合作、海上安全方面,包括该地区的其他国家。

东北亚地区国家近期出现很多纠纷,包括领土纠纷,美国能做什么?

对美国来说,这是个很危险的局面。中日韩各国的政客都为了提升对他们自己的支持,而大打民粹主义的牌。而美国必须遵守它对盟国的承诺。所以,我们当然希望人们能保持清醒和冷静,各国能够搁置有关争议,着眼展开加强它们经济关系和其他方面的合作。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