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在这次大选中扮演了历史上独特而重要的角色:它让罗姆尼变得更有竞争力,也让金里奇得以在南卡州存活下来。它们会在大选中扮演同样重要的角色。这是有严重缺陷的最高法院的一小撮保守多数派所做的决定,它将是美国民主所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之一。

 

2月1日,米特·罗姆尼在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初选的胜利,消除了在南卡州初选中失利于纽特·金里奇之后积起的疑云。《纽约时报》如此评价:“罗姆尼力量剧增,在佛州各个共和党选举团中影响力皆很清晰。没有哪个州比佛罗里达更能代表美国的地理、政治和民族多样性。完胜佛州,将助罗姆尼拉拢金里奇所依赖的草根组织联盟。”紧接着,2月6日,罗姆尼在内华达州的大胜,让初选风向标的指向愈加清晰,领先者地位巩固无疑。“若无罕见意外,罗姆尼将成为共和党最终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对阵寻求连任的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美国著名智库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卡琳·鲍曼(Karlyn Bowman)对本刊说。

罗姆尼始终与商界、与巨额财富紧密相连。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他的财富备受公众关注。罗姆尼从贝恩资本拿到的利润分红十分了得。2007年,罗姆尼夫妇的资产在1.9亿至2.5亿美元之间,他子孙名下的信托基金价值也达到7000万至1亿美元。2010至2011年,罗姆尼夫妇每年能从信托基金的投资中收入2100万美元,向联邦政府纳税300万美元,向慈善基金捐赠350万美元。他的资产,是最近8位美国总统个人财富总和的两倍。从哈佛大学毕业后,罗姆尼进入咨询业,后来成为贝恩咨询公司的首席执政官。随后,他参与创立了贝恩资本公司,成长为全美最大的募集基金投资公司之一,利润丰厚。贝恩资本后来通过风险投资和杠杆收购为罗姆尼赢得了巨大的财富,在他带领下,贝恩资本的年投资利润回报率高达113%。当然,罗姆尼所管理的公司有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价值最大化,而不是创造工作岗位。正因如此,尽管罗姆尼宣称自己创造了上万个工作岗位,但作为资本家的职业生涯,总
不难找到被对手攻击的口实。南卡罗莱州初选前,金里奇攻击罗姆尼在贝恩资本期间曾解雇员工,批评他“贪婪的资本主义”。在这一点上,很多共和党保守派团结在罗姆尼周围为其辩护,其背后隐含的逻辑是,保卫自由市场资本主义。

2008年,罗姆尼第一次参加总统大选时,将自己定位为一个追求创新和变革的政坛“局外人”。他说:“我不相信华盛顿能被终身的职业政治家从内部改变。”罗姆尼以一个企业管理者的姿态参选,理性,缺乏温度,更少有极端、尖锐的煽情言论,看起来不像一个擅长表演的政治家,倒像一个严肃乏味的首席执政官。他的竞选资本,源于他在商界的成功。而他以有效的职业经理人的管理和卓越的筹款能力拯救原本陷入财政困境的盐湖城冬奥会,恰好吻合美国人的通识:治国如管企业,企业明星能够理顺错位的国家资本。那一年,罗姆尼是共和党候选人中筹款最多的。盐湖城奥运会所建立的关系,让他在犹他州如鱼得水。他本人也自掏腰包4500万美元参选。当时,领跑共和党的候选人麦凯恩在中期选举中受挫,罗姆尼险些获得提名,因此立即成为党内各派的众矢之的。最终,竞选团队的内讧、他本人的过于审慎,以及他未能获得共和党保守派的关键性支持,使他与提名失之交臂。2007年退选后,罗姆尼支持麦凯恩。他创立了“自由与强大的美国”政治行动委员会,专门为共和党候选人筹资,推行共和党政策。他频繁出没于募捐会、共和党会议和电视新闻中,为麦凯恩积极奔走。

2011年4月,罗姆尼卷土重来。他说:“现在是时候让美国回到伟大的轨道上了,华盛顿应该保障经济增长、好的工作和财政自律。”共和党的传统是,过去参加过总统竞选的、排名靠前的,再次参选,则更可能被提名。这是罗姆尼的先天优势。竞选初始,罗姆尼并不像金里奇那样受到欢迎,支持率处于历史低点。但罗姆尼募集到强大的竞选资金——5600万美元,让他能够开动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强大机器,砸重金做电视广告 ,报道金里奇的负面新闻。罗姆尼在佛州初选前一周内花了280万美元的电视广告费,支持罗姆尼的团体——“重建我们的未来”,另花了400万美元电视广告费,共计680万美元。罗姆尼声势越来越高。金里奇和支持他的团体“赢得我们的未来”,总共只花了220万美元电视广告费,不到罗姆尼的1/3。

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1月31日公布的选举募款记录数据,华尔街金融精英对今年总统选举所给的政治献金出现了根本变化——他们押注的总统候选人,是共和党人罗姆尼。2008年次贷危机后,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斥纳税人巨资救助华尔街银行和保险业,但4年后,他的魅力已减退。那些与罗姆尼来自同一个金融世界、有着相似职业经历的华尔街金融巨头,天生就倾向于共和党,自罗姆尼宣布参选,更是毫不迟疑地倒向他。罗姆尼2011年政治募款的几大源头是:企业主管、家庭成员、高盛、摩根大通、摩根斯坦利、瑞士信贷、花旗集团,美国银行属下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以及富有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获得重生的华尔街六大巨头给罗姆尼的竞选团队捐了180万美元。高盛是唯一入榜奥巴马政治献金来源头20名的金融机构,它捐了6.4万美元,给罗姆尼则捐了49.6万美元。

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的法令废除了公司和联盟可以提供的最高政治献金上限。超级政治活动委员会由此爆发出操纵竞选的巨大能量。据英国《卫报》报道,2008全年,个体、党派和其他团体,在总统选举上的花费总计1.688亿美元。而根据超级政治活动委员会的报告,近一个多月之前开始的共和党候选人初选就已经耗费了将近4000万美元。2008年的大选花费是2004年的两倍。而今年,业内分析人士确信,较之4年前的大选,仅电视广告花费就会大幅攀升80%。“金钱在这次大选中扮演了历史上独特而重要的角色:它让罗姆尼变得更有竞争力,也让金里奇得以在南卡州存活下来。它们会在大选中扮演同样重要的角色。这是有严重缺陷的最高法院的一小撮保守多数派所做的决定,它将是美国民主所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之一。”圣弗朗西斯科州立大学政治系教授罗伯特·史密斯告诉本刊。

       但金钱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罗姆尼频繁出席共和党保守团体的活动,在媒体屡屡亮相,最重要的目的是博取保守派的支持。2008年总统提名,罗姆尼跌倒于此:一些共和党保守派怀疑他的政治信念,福音派则排斥他的摩门教信仰。这一次,保守派的疑惧依旧。虽然任马萨诸塞州州长来,罗姆尼越来越向右靠拢,但他所推行的马州全民医保政策,则与奥巴马一年后所实施的改革几乎如出一辙。他的骑墙,他对保守派所关注的一系列议题的前后不一致和变通,都被保守派视为缺乏政治原则的表现。《纽约时报》评论道:“尽管罗姆尼言辞激烈,誓言捍卫自由市场和企业,他还是缺少金里奇动员选民的意识形态热情。”

对罗姆尼来说,重要的是说服几乎清一色保守的共和党人,他足够保守。自2007年参选起,麦凯恩给罗姆尼贴上的骑墙者的标签,至今仍未揭下。他似乎在尽力迎合新近崛起的共和党保守势力,却总是显得不自在。他不自觉地变通立场,让保守选民觉得他在伪装保守。“罗姆尼的温和、务实与灵活性,既是他的优势,也是他的软肋。共和党的保守基层期待的是一个有坚定意识形态、不容妥协的保守代表,罗姆尼并不是他们最中意的选择。”亚特兰大佐治亚大学政治系教授劳伦斯·伯尔曼(Larrys Berman)告诉本刊。

罗姆尼在初选中的极端言论,已经背离了他所属的精英富豪阶层的惯常用语。作为竞选策略,共和党候选人都语不惊人死不休。金里奇主张,发往月球的航班要达到每天七班,私营企业可以在月球上设立殖民地;并强调,巴勒斯坦民族是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人为虚构的。罗姆尼不甘示弱地声称,如果能使非法移民的境况足够糟,他们就会“自我驱逐”。然而,对于罗姆尼来说,想通过标榜社会保守主义和意识形态纯洁性来取胜,显得力不从心。

在试图与传统保守主义的社会问题立场接近的过程中,罗姆尼的立场摇摆让人觉得他不够真实。他似乎新近才培养了对来复枪的喜爱,也是在突然间把自己描述为捕猎爱好者。当共和党人开始诟病奥巴马的医改法案时,他刹那间开始藐视自己州长任内通过的马萨诸塞州全民医保法案(该法案与奥巴马的很相似),改宗并签署反税声明,然后又摆回到支持调查企业偷税漏税的立场上。他曾支持2008年的大规模银行救助。这对共和党人来说是不利的:能够对奥巴马发起攻击的两大问题——医改和银行救助(认为这两项措施阻碍了经济复苏),在罗姆尼那儿都没法用。在医疗保险、移民、减税等很多问题上,许多怀疑者指责罗姆尼机会主义,缺乏核心的原则。比如,他曾数次改变对堕胎和同性恋问题的态度,其温和立场并不受保守派欢迎。正因如此,在美国记者丹尼尔·格罗斯观察下的罗姆尼,是一个用市场竞争方法去处理政治的人,他没有坚定的公共立场,而会根据不断变化的地理区域和市场环境来制定新的战略。“罗姆尼的诅咒是:他的力量来源于他的适应性、妥协和灵活性。在治理中,这是优点;但在政治竞赛中,这只会被看做伪装,特别是对保守派来说。”

《时代》周刊如此评论道:“如果说共和党人在社会问题上的正统价值观对罗姆尼来说自然而然,在政府治理问题上,共和党的全面右转,却让罗姆尼感到不自在。”罗姆尼涉入政治的上世纪90年代初,正是一个中派生机勃勃的年代。在政策问题上,以比尔·克林顿为领袖的温和民主党人与以金里奇为首的“觉醒共和党人”之间,达成了新的共识和协同。这两派在一些诸如税收等问题上有尖锐不同,却惊人地在内政上达成了一致:用保守主义的手段,比如市场刺激,来实现自由的目的。一些自由主义的精彩想法诞生于共和党,并被民主党所吸收,比如: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贸易体系,政府补贴的全民医疗保险,通过收入税的调节来提高劳工贫民阶层的收入。罗姆尼任马萨诸塞州州长之际,恰好在这股新的中派浪潮中如鱼得水。如今,共和党保守势力的崛起,让罗姆尼有些跟不上脚步。与猛烈攻击政府开支项目的共和党人不同,罗姆尼虽然也想砍掉国家艺术基金会、国家人文基金会等项目,但他对剜割政府要谨慎得多。比如,“他不想关闭教育部和能源部,不打算将社会保险私有化,也不准备全面废除资本收入税,也不会废除公司税。他所提出的医保改革方案在本质上是私有化,但仍会把现行的公共体系留做一种选择”。“在这场共和党右派与极右派的竞争中,任何温和的立场,都可能会失去支持。罗姆尼接下来的任务,将是说服高度同质化的共和党保守派。他所进行的这场选举,若当选,将意味巨大的压力——他将如何把承诺的保守政策付诸实践?”美国著名智库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麦克尔·巴罗纳(MichaelBarone)如此对本刊说。

 

 

(蒲实,三联生活周刊记者。本文原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2年第6期,原文链接:http://www.lifeweek.com.cn/2012/0213/36420.s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