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广高铁今天全线正式投入运营,这是中国高铁建设的又一新里程碑,对整个国家来说,它也有标志意义。高铁引来无数争议,但高铁时代的到来挡不住。今年的中国出了数不清的事,悬念重重,但从年底回望年初,所有的不确定性又都汇入大的确定。中国更经摔了,多了弹性和强壮。

2012年中国最大的事无疑是换届,今年中国社会思潮呈现空前活跃,显然与换届年带来的敏感与焦虑有关。当代世界所有国家都面临巨大挑战,中国舆论现在也有了拒绝忍受问题的尖锐呼喊。“变革”已然是国际社会的通行语,越是换届年,这样的舆论越强大。

全年的曲折,积攒成年底的一瞥,却是让人欣慰的一条弧线。中国大多数问题实现了软着陆,社会情绪的积极面在扩大,复杂、激烈的那部分情绪也大多转化成十八大后国家改革的正能量。这种大跨度的变化会增加今后中国社会自我审视的经验。

2012年在启示我们,承接国家问题的决不是一个小圈子,而是整个执政党,甚至是全社会。党内民主和社会的民主实际都不是空的,如果民主真的完全缺位,中国庞大的社会根本无法形成对大量尖锐问题的共担和消化。

2012年的换届进一步提升了中国最高权力平稳交接的制度化程度,而且迄今它传递出的信息几乎全是正面的。中国会继续改革吗?这个疑虑通过换届被基本打消。对反腐败、加强社会公平、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等几个最重大问题,换届都带来新的解决动力。

在国际上,没有因为换届导致中国有可能陡然改变外交政策的不确定恐慌,而这样的恐慌针对多个大国的领导人换届都有发生。中国的换届被普遍视为今年多国实际换届中最稳健的。

互联网技术和全球化在强有力地推动中国变化,今年的中国尤其是在这种变化中行船,究竟是这些变化决定中国的战略方位,我们只能随波逐流,还是中国在顺势而为中不断形成弄潮的主动,巩固方向和道路选择的定力?这对中国国家和中国人民的命运有着南辕北辙的塑造力。

2012年的中国确立了自己是当今世界一支成熟的力量。在国际事务中我们更自信了,但没有人认为我们变得狂妄。中日之争和南海之争都被捅破,我们基本做到了在争取中国权益和维护亚太和平大局的平衡。

中国的几乎所有国内问题今年都一并爆发了,中国的承受力经历了至少最近十几年最错综和意外的考验。到了年底我们发现,这个国家的容量和弹性也都跟着增长,形成新的余量。

中国是2012年的全球赢家。中国的经济形势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依然最好,社会思想的共识度在回升,国家改革事业呈良好态势,这一切共同加强了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中国的社会稳定出现新一轮的资源储藏和营盘扩大。

当然,2012年也暴露了中国的体制性问题,制造了警钟效应。这个国家的公权力需要真正有效的监督,而传统的党内监督办法效果不佳,社会的加入已是大势所趋。释放、鼓励社会对权力的监督,扩大政治民主,同时保持国家的决策能力,确保公众政治参与的建设性成果远远大过它有可能带来的新问题,这是中国的真正难点,也应是未来中国改革的精彩、传神之处。

2012年是中国人海量行为和感受的集合体,它们彼此接纳、摩擦、抵消之后,留在这个国家历史上的并非是赤字和负数。中国又前进了一步,同时,下一步的压力也随之而来。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