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编译局故事(十四)(后续—九月)

;图片来自网络

十四、“8.30”之后续

8月29日 下午6点告诉衣,我可能要对不起他了。心中在激烈地进行思想斗争,要不要给彼此再留一条后路。

晚上8点25,我打车回宏英园,他打来电话。在电话中我给他说了那俩个条件。他讲第二天上午谈。

一夜未睡,完成了本篇稿子。早上6:30左右告诉他再给他半个小时。如果他给我一个随便怎么都行的态度。我会彻底放开的,将我们的事情公诸于世。

他在电话中要哭了。我不想和他见面,一见面我就会心软的。我怕“蛇与农夫”的故事再次发生。

再耐心等待他到周一、周二。等着他打款。付出才会知道珍惜,想拥有很多女人必须得摆得平。看他的本事了。

关于官员与情人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中国的官员十个出事九个有“情妇”、“情人”、“小三”,且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情妇反水。一般只有一个女人的官员,出事的可能性小。那些色胆包天、贪得无厌的官员,又没有能力摆平女人的,才会招致毁灭。最可怕的是,将一堆女人“弄”到一块儿的,女人天性敏感,不出事都难。要么这个男人给予女人的足以让她满足(包括情感的、物质的),要么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傻子,愿意纯纯地爱着他。

像我这样,被以某种条件作为筹码“”的,也是一种类型。一旦上了这条船,便容不得你轻易下去。周遭的一切、自己的不甘,都慢慢让事情越走越远。世上没有后悔药。

关于衣俊卿、杨金海以及我的微妙关系

衣与我是情人关系,衣与杨是上下级关系,杨与我是师生关系。

杨表面上是个唯唯诺诺的人,是衣的忠实下属,为局长效犬马之劳。事实上,他也有自己更高的政治抱负,前一段在争副局长之位时败北(衣给我讲的,说是魏海生帮助陈和平活动,因此,杨和魏那一段时间关系紧张,等等)。杨是个“和事佬”,不得罪人,但滑头得很。我现在与这帮文人兼政客打交道,智商也被提高了,或者说,以我的这个年纪本应具有较高的情商与智商的,而我以前却太愚笨,太直线式思维了。

杨知道了我与衣的关系,他一旦判断出衣与我关系仍旧好(亲密),便对我既客气又亲切,且注意保持距离。(尽管衣的女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但秘书长也不敢觊觎局长的某女人吧,至少在她未“出局”之前)。而一旦判断出我与衣关系紧张,他便有两个苗头:一则希望我能闹起来,搞臭衣;二则希望我这样一个“残花败柳”也能让他靠近些。

这次“四个分清”会议前后,杨的表现就极有意思:先是在局里时,对江洋颐指气使。头一天没有给江洋说让准备会议材料(即原来写好的稿子),开会了才说要发给大家。江洋去把别的课题组(如俞可平组的“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民主和政治文明的思想”、杨金海组的“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般理论的思想”)的现成的稿子拿来让大家看。杨却要江洋去马上打印张文成课题组的稿子(即我现在参与写的“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社会发展的思想”),江洋说现在必须要吗?(其实不看那个也可以的。)杨坚持马上要。江洋就去打印,把那几个现成的稿子送来后就说还有事就不参加会了。过了一会,是徐焕送来的现打印出来的材料。江洋本来是来开会的,中间却说还有事先走了,此时,杨老师没有挽留,是张文成说,“江洋也知道那天的会议精神,不听也没有关系”。

在最近一次开的读本推进会上,杨老师招呼江洋往前坐。江洋是编译局的“老”同志了,又不是生人,用得着他那么关照吗?我的理解(这纯是我的理解,对不对还需以后判断)是:杨要以重视、关照江洋来激起我的斗志,因为女人都爱攀比。过了一段,见我激不起来,就换个方式,激激江洋吧,所以那天江洋就在我们坐在那里开会、讨论学术时,自己穿着高跟鞋跑来跑去。我有些替江洋尴尬。其实,女人们后来也知道,彼此和平共处才是最好的模式,既然我们谁也没有能力独自拥有一份感情,那就相安无事吧。

在北京会议中心的会上,杨很多话都在“点化”我,我这块在他那里冥顽不化的顽石“化”与“不化”皆看自己的造化了。他的话,我抓不住把柄,但我能理解,我回应的,杨老师也能懂。好啊,我的智商也提高了,不是坏事情。在衣授意他某种意向后①,他据此判断出来我要“出局”了,他趁机为自己捞一把,“动员”着我靠近他。

“孩子多了,就是按需分配,顾不过来;孩子少,就尽心,还会有点福利。”——杨金海语,在不同的地方说了两遍,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我的理解:衣的女人多,跟着也捞不到什么,还不如。。。)

“金钱面前人人平等!”——杨金海语

(我的理解:既然不给人,那在杨这一关,钱是必不可少的)

可恶的世界!不止在这里,在很多地方都是如此,钱权交易、权色交易。

杨一方面做着衣的忠实奴仆,执行主子的意旨;另一方面,又偷偷煽风点火,看个热闹或为自己捞点什么。

在餐厅我与他二人谈话时,当得知我和衣就在前一天还见过后,当得知我不会把责任都推到衣身上时,看出来我对衣的一份感情仍在,就语气大变,完全是维护衣、维护编译局的立场。与之前众人都在时的那份轻狂与嬉笑截然不同。

① 我最近“闹”的凶,因为“七夕”想起来“情人节”的事情,因为看到了张梅的博文,给衣发了很多让他不安的短信,且在他结束安徽、湖南调研回京后第一次见面时,还“纠缠”这些事,俩人发生争吵。衣在离开房间时刚好听到了武锡申打来的电话,知道我第二天去开会。衣出门前,说过这样的话:“我就担心到时候曹荣湘那些人说你什么(如脾气不好之类的,喝个酒还摔人东西)”。我未作声。我当时就知道,他又要做文章了,我乖乖做他女人,不闹腾,不吃醋,不然还拿我留局与否等事“要挟”。我心里暗笑,可能又有变化了。果不其然,第二天会上杨老师的态度就是个“风向标”。真是有再一再二,还有再三再四!

我与衣在一起,现在我们的智商是对等的,得感谢这一年里发生的一切。我天天喊自己笨,我要是真笨就不会让衣到了快哭的地步。秘书长对局长的意旨把握不准,或者衣对我把握不准,才会有这次的“较量”。我真是打算放下其他一切事情,静心好好做学问,只要衣不过分(各个方面,包括不要让我知道他有一堆女人),我就不会闹。

衣怕我闹,再故伎重演,给我找点麻烦或逼我走人或什么之类的吓唬吓唬我。可惜的是,杨金海、张文成等人做得有点过了,或者我被折腾多了,麻木了,也累了,不如就“短、平、快”解决了吧,才有了这篇稿子连夜赶出来、准备7点发出去的事情。当然,我实在不忍心毁了他、也毁了我,就在6:30征求他意见,发给他看。谁能说我没有给我们留后路呢?

我在打车回来后,给杨发过一个信息,告诉他我因有事情离开酒店了,给他请假。我不想让别人说我是偷跑、失踪之类的。杨没有回复。直到30日下午衣在电话中问我杨等人知道我回来吗,问过我什么没有。我说,没有。

8月31日

上午,武锡申打电话要我本周日晚再去酒店,周一要统稿;杨金海也发来信息,“请操心,把任务完成好,与武锡申联系。我去重庆开会,周日回,拜托!”我仍旧以前的态度回复,“杨老师,武锡申已与我联系。祝您开会愉快!”一副没事的样子。现在的我,就是这样,不惹我,咱们都好好的,既往不咎(最起码表面上如此);把我惹火了,随时可以微笑中走向毁灭!

怕他们再有什么把戏,我虽然口头答应周日去北京会议中心,但到时候我就会变卦的。随即,给衣发了信息,将我的工商银行卡号发给他,告诉他下周一(9月3日前)到账。

互相不要一步步紧逼了,都安然一些时日吧。

我也很累,衣老师更累。

下午5点半左右,衣老师打来电话问我干什么,问我情绪好点没。我说,没有什么好不好的。他说周末这两天想想办法。

拿到这笔钱,我也心理平衡了,他有别的女人由他去。他的意思是,这笔钱是必须要给的,但不是分手费,不是让我离开,只是为让我心里好受些。我问他要,竟然为自己找了很多借口,给他说“就当是我敲诈吧!”潜意识里,我既想要他给我物质的东西,又担心他拿不出来(有老婆管着,现在怕也捞不到很多),他会因此为难。可能事实也如此,他说自己没有,要找两个朋友帮忙。他给我这笔钱,还不如送给领导,为他升迁所用。可眼前,我也不能心软(这两天我不能接他的电话,只要听到他的声音,被他一哄,我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只有这样,我们在未来才能相安无事,我才能不被不断找麻烦,也才能有保障。

写到这里,觉得他很可怜也很可气。贪色,贪感情,一堆女人摆不平!

人都是自私的,即便不是为了金钱做他的女人,但一旦觉得自己亏了,失衡了,便要找个平衡才好。这也便是为什么官员要贪污,容易出问题的一个根源。就算是高官,他的个人物质享受与消费都是有限的,不足以让他一步步为了金钱去尝试各种事情(索贿、贪污),有时真是破财才能消灾!男人玩女人不是件好事情。
我一步步沉沦着。

9月1日

昨天是周五,下午下班前他给我电话,说了一会,我没有喜、也没有怒。

今天是周六,中午3点多钟,衣打来2次电话,响了很久,我没有接。我给他信息说,有事短信吧。他说不急。我告诉他自己方便接电话,只是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即使现在,他的喜怒哀乐也会触动我的神经,我怕自己再次心软,这次就彻底了结吧,不要再纠缠下去了,无论爱与恨)。他回复“没什么事,我正在外”,我知道他什么意思,在外筹钱。我仍旧忍不住给他说,外面雨停了,但预报的下午、晚上有雨,记得带伞。我是真心给他说这句话吗,还是伪善?是真心,恨与爱始终在一起纠缠着,难以分得清。那会,我正在苹果上看着自己以往在情吧发的帖子,看着看着哭了,原来有那么多的东西可以回忆。他说,人的痛苦和欢乐都因有记忆。

9月2日

下午4点多发信息给他,问钱筹好了吗?他说让我放心,自己正在外,明天等电话,我说好。

尽管我不忍心这样做,但过往的一切证明我和衣老师之间是彼此不信任的,眼前拿到手里的才是最真实的。不知他会安排一种怎样的见面场景?无论怎样,我平静面对。

9月3日

周一,上午10点过收到一个陌生号码13341029881的信息,“常女士,正在办理,麻烦把开户行具体名称发来,谢谢”,看语言、标点,我知道是他换了个别的号发来的。我下楼,去问了银行的具体开户行是什么,给那个号码发了过去。回复,“收到”。
回到宿舍,我突然感到胃部一阵阵抽空,头有些眩晕。仅仅是因为没有吃早饭的缘故吗?34年来,我没有得过意外之财,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的事情。这次,我可能会得到一大笔钱,但不光彩,也不高兴。我眼前不这么做,不给他一个教训,下一步我还会麻烦不断。让他知道我不是笨蛋,不是手软,而是以前一直以一种弱弱的方式在爱着他。

我和他,我亲爱的、亲爱的衣老师,还有未来吗?我们的未来会是怎样的一种模式呢?他恨我吗?我还能够再见他吗?现在的社会中,有很多小三、情人拿着男人给的钱,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我,即便是几分钟后这笔钱到账,我却觉得有一万个不忍心,也许我没有习惯花男人的钱。尤其是在这样一种境况下。我的心理始终处在一种复杂的矛盾中。

10:51,那个号码发来信息“常女士,你的账号与名字不符(机器显示),你再仔细核对账号,尽快发过来”,我又发了一遍账号过去。对方还是说网银无法转账,因为我这边的账号和名字不符合。后来又让我将另一张工行卡的账号发过去。我本来还在犹豫这笔钱要不要的,见他这样子,我又起疑心了,下定决心一定得拿到。我给衣老师说,钱可以不要,但是我们今天必须见面。衣老师说别急,他去和朋友一起处理。后来,在中午1:40左右,我查网上银行的时候,发现账户上多了100万,在海淀万柳支行转的帐。好,这也算是他给我的一个交代。

2:30多,我们在山水宾馆见面,他开的房,608,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15次。见面后,给我说自己这些年既没有那么多的女人,经济上也没有问题,当年父亲去世有人写信到中纪委告发,最后还是组织相信了他,等等。说这次是向自己的外甥借的,等等。

他说自己在洛阳那次看到我时,心里“咯噔”一下,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他说自己现在是爱我的,说和家里的都没有说过这个字,等等。他很累,我带了点面包给他吃。之后,做爱,同时高了,又聊了一会。他一再强调我在编译局遇到的这几件奇奇怪怪的事情,都不是他在背后操纵。我不再追究,不再解释。人的智慧,不是显示说多少话,而是表现在做事情上。

我给他说:“现在的常艳已经不是过去的常艳,我能把衣俊卿弄到要哭的地步,证明我从来就不笨,只是不愿意与人为难,不愿意把心思用在这些地方。”问我下一步我们以一种什么模式见?总开房也不好,况且快开十八大了,怕宾馆都进不来了,等等。我没有立刻表态。他或许是通过这个来试探我对于这笔钱的打算。我即便有打算,也不会全盘给他讲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到心里有数就好了。

谢谢这么多的事情给我的历练,我成长了,连衣老师在心里也不得不承认,我不再是那个任由别人摆弄的、只会流眼泪的常艳了。我的眼泪,只是用来冲刷尘埃,不是用来祭奠伤悲的!

9月4日

下午给他发信息,问他那笔钱怎么办?要不我买房付了首付,写我和他的名字,要不买了黄金做投资。征求他的意见。他说在会上,回头谈。

9月5日

早上8点半过,他打来电话,我没有接。我打过去,他问我起床没,我说起了。他说那笔钱给我了就由我支配,但先不要买房,更不能写两个人的名字;我说这笔钱给了我,我也觉得烫手(怕来路不正),他说这是他和我之间的事情。

他还说自己最近胃肠功能紊乱(前几天也确实够折腾的,但此处他说这个的潜台词我是明白的),问我怎么样?告诉我他要去长春作报告;问我课题做得怎么样了?博士后的报告写得怎么样了?我说自己想回家呆几天。他说回来有资料吗?说自己一会要去开会,关于“理论中国”网站的事情。

9月份

9月1日

15:13 他打来电话,我没有接。

15:18 我:有事短信吧

15:21 他:不急

15:21 我:我方便接电话,但不想听你说话

15:23 他:没什么事,我正在外

15:24 我:这会儿雨停了,但预报下午晚间有大雨.记得带伞

15:26 他:谢谢

15:32 我:我正一篇篇的看自己在网上写的帖子,看着竟哭了,才发现一路走来有那么多东西值得回忆

15:39 他:人的痛苦和欢乐都因有记忆 9月2日

16:16 我:怎么样了,钱筹好了吗?

16:18 他:明天等我电话,放心

16:18 我:上午还是下午?

16:20 他:争取上午,我正在外

16:19 我:好

9月3日

10:07 13341029881发来信息:常女士,正在办理,麻烦把开户行具体名称发来,谢谢

10:08 我发给13341029881:稍等

10:16 我发给13341029881: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丰汇园支行

10:16 13341029881:收到

10:51 13341029881:常女士,你的账号与名字不符(机器显示),你再仔细核对账号,尽快发过来

10:53 我发给13341029881:常艳 6222…8857

11:08 13341029881:我想问您,是在电脑上用网银汇,还是在柜台转账?

11:11 我发给13341029881:电脑网银

11:11 我发给13341029881:那不需要写开户行名称的

11:14 13341029881:显示姓名与账号不符.不是开户行

11:14 我发给13341029881:呵呵,那就不知道了!

11:24 13341029881:那咋办?再试试看

11:29 我发给13341029881:你是哪个银行

11:31 13341029881:工行

11:33,我打这个号码,没人接听

11:33 我发给13341029881:怎么不敢接电话?

11:35 13341029881:现不方便,别急

11:33 我发给13341029881:少给我演双簧了,无聊!

11:48 我:那次我本来想一气之下退站,见你乐得我走,那我就不走了;本来一气之下问你要100万,本来不忍心,见你玩花样,我就下决心了.你是怎么一次次伤害我的?还有一种选择,钱不要了.咱俩今天见面,马上!

12:42 我:常艳 6222…5077

12:44 他:好

12:58 他打来电话,我没有接。

13:46 我:几点,哪见?

13:49 他:我还在与朋友办,稍等一下

13:48 我:已到账

13:50 他:我马上往回返,估计半个多小时,我给你打电话

13:50 我:好

14:33 他打来电话,告诉我在山水宾馆见面。 9月4日

10:18 我:我今天突然在想,那笔钱怎么办?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买房付了首付,写我和你的名字;买了黄金,做投资.哪个好?

11:02 他:我在会上,回头谈.祝开心

11:02 我:如果你对我好,我自然开心

9月5日

8:36 他打来电话,没有接上。

8:37 我给他回过去,聊了10分钟。

下午5点从北京出发,开车走高速,晚上住太原,6号中午回到临汾家中。

9月6日

15:51 我:已回家.你哪天去长春?胃肠不舒服好些了吗?

16:59 他:刚在外开了一个大会.我吃胃药好些了,放心.你那儿天气凉了吧?多保重

17:06 我:一层秋雨一层凉,你也多保重,前一段在外调研忙碌,回京几天也挺折腾.驱车八小时,从京回临.真累

17:10 他:好好调理一下.我这几天会议积堆了,周末都有.开心呢

17:19 我:我爱人那天在电话里听我情绪不太好,就直奔北京了,不过也没弄清啥事.我不放心他一人开长途,所以陪着回来.这段折腾死了,得养一段秋膘.杨这边学术通知12号一起看老师,我也懒得跑回去.刚好那天你去长春

17:41 他:真够辛苦的,这里又下小雨了

9月9日

10:59 他:忙什么呢?我们这里周末也逃不出开会的命,参加一天咨询评审会

11:09 我:在家,回来几天还没下过楼,休息,写东西.周末忙碌并愉快着!

11:12 他:你真能宅得住呀.周末开心

11:14 我:宅着乃人生一大乐事.提前祝我的老师们教师节快乐!

11:16 他:谢谢!同乐同乐 9月11日
上午,发去信息,他很久没回。快12点时说在北师大刚做了一个报告。我给他说自己心情不好,下午又发了好几条,说想回北京。

16:35 我:我想去个陌生的地方,找个最简单的苦力活儿,让自己累到没有一点思考的力气.其实,碰到我,也是你命不好,反之亦然

16:41 他:主要还是心境,都市中我们也可以努力寻求一点安宁,做一些扎实的工作

16:45 我:一个人若能真正把控自己的心境,该是多令人羡慕啊

16:48 我:菟丝花,得攀援别的植物才能生长;我多渴望自己能独立,不倚靠任何人;不知怎的,走到如此境地.也许命运使然,也许性格,也许贪欲,什么都不想放下

17:00 我:轻易许诺的人,往往实现不了;你倒是没给过我什么诺言,我也不盼能有什么;只求日子能像火箭一般穿越,别如缓缓流动的河水,一天天浸泡、消蚀掉人的意志,如那水中河畔千百万的小石子,被打磨冲刷风化

17:13 他:你真的很不容易

17:18 我:也许是庸人自扰,无病呻吟吧.内心里很讨厌自己这样的人.对了,祝贺衣老师,老领导到中办了,祈愿心想事成

17:24 他:努力,事情一件一件推进,祝开心

9月12日

14:55 他:在忙什么呢?

14:54 我:赖床上玩苹果.到了?

14:56,他打过来电话,聊了18分钟。
说到中国从来不缺新闻,总有“新”闻压过早先的。如钓鱼岛事件。他说自己昨天下午去了趟郊区,参加一个评审会,马工程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教材评审,所以给我的信息也没有多回复。我说是清华艾四林他们搞的吧?他说是,我说我导师(张新)也参加了,以前听老师说起过。衣老师说张雷声参加了。说里边专门有一节是关于恩格斯晚年的议会斗争的策略,好好挖掘一下挺好的,我说这个材料很多的饿,也不是什么新的说法了。他说那可以和导师联系啊,我说以前也常回人大啊,前两天教师节师门聚会还叫我回去,我说不在京就没有回去,等等。

11号下午就是边流眼泪变给他发了一堆信息,也不管他回复什么,就是自己发泄、抱怨完就完了。他说,女人可以哭鼻子来发泄情绪,可是男人呢?男人也不能哭。其实,女人寿命要比男人长,可能也与此有关吧。听他说到这里,我也觉得他很不容易,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下一步走高了,权利会更大,但压力应该也更大。估计那个时候我要见他,或者说要常常见,会比现在难。那我也愿意、也祈望他能心想事成。今天就发了个帖子,默默替他祈福。

说去长春的行程变了,下周二有个德国人要来局里,等等。

我说自己天天闲在家里,心情郁闷;不过,也许别人还羡慕我吧。他说这就是围城,城里、城外的互相羡慕。是啊,我这么多年说是在上班,但基本上是在上学,或者一年中有半年不用上课,自由散漫。真要是天天坐班,那种机关的工作估计也会让人厌倦。他说以后要是天天搞行政工作,忙忙碌碌的,也没有时间想东想西了。我说自己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差点搞了行政(团委的工作)。

我说自己不下楼,怕碰到人们问我,因为现在这个时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说,就说一切好,别理会。后来他说让我去做美容,我说明天去。

他说北京早上已经微凉,问我这里气候怎么样。我说从窗户上看出去是大晴天,别的不知道,因为我已经好几天没有下楼了。他说话间鼻音有些重,间或有“吸溜吸溜”的声音,我问是不是有鼻炎。他说是,天一凉就这样,严重的时候鼻涕自己就往下流。还说像他现在的这个年龄,最怕的心脑血管疾病,他党校的同学都有出问题的,真怕自己哪天也过去了。我说:“那可不行,你要是出问题了,我(们),不,是我就活不成了!”这句话是脱口而出,不知自己是一时冲动,还是心里真这么想的。但无论如何,他已经在我的心里居于很靠前很靠前的位置,这是毫无疑问的。

最后,他还是不放心我情绪好不好。我说没事,说自己是“神经病”,不用理我,搁那两天自己就好了。其实,只要是他稍微哄哄我,我都会好的。他要去开会了,让我有事随时联系。

每次打打电话,都会心情很好。唉,无可救药的女人。其实,他也在慢慢往里边陷,或者说他也早就陷进来了。

记得前一阵子我总找他麻烦,和他闹的时候。他有一次在电话里说要我珍惜眼前我们拥有的一切,说我以后再也遇不到像他这样的人。我当时心里有点乐,怎么有王婆卖瓜的意思啊?是,我知道他这样的男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的相遇、相识、相处,里边有很多“事业”的、“学业”的因素,有很多人的因素,如果没有这些额外的东西,仅仅是我和他两个人,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一起,更不会产生感情。不知是该感谢这些个婆婆妈妈的事情,各式各样的人,还是什么?总之,不应该有事情的两个人,相遇了,并且好像还“爱”了。

9月3日见面时,他说爱我,说和现在的妻子都没说过。我当时也不愿意去分辨什么真假,即便是假的,他愿意说给我听,我就当真的,以后变了再说,不管那么多。高兴了眼前就行。

9月14日

15:01 他:你那天气怎么样?东北真的有点冷了

15:02 我:大晴天,但也明显凉了.东北穿一件衬衣不行吧?

15:05 他:穿外衣还有点感冒了

15:05 我:吃药了吗?那天电话中听见你鼻子不对劲

15:08 他:吃康泰克了,放心.你看书写东西了吗?

15:18 我:看了,每天写一点,国庆前改费论.上午在网站看到一篇“新MEGA对恩晚年著作的编辑”,就去知网下载,然后相关的又下了一堆,光看题目,都觉得想去读.看着熟悉的或认识的或崇拜的人又有文章发表,我有点失落.后一想这一两年中我也收获了很多,只要不放弃喜欢码字的活儿,心静了慢慢做,总会见效的.光心急眼红别人没用.不过,你刚才信息来时,我在读小说呢

15:27 他:好,开心,我们又要开会了.再聊

即使同在一座城市,同在一个办公楼,也未必可以天天说话,更不用说见面了。

他第一个短信来时,我正在读《小王子》,这是他最喜欢的小说。我正好读到“一只狐狸”那一节,这些句子让我瞬间感动了。

“是你为你的玫瑰付出的时间、精力和感情,才使她变得这么重要。”狐狸说。

……狐狸继续说,“但是你不能忘记。对你驯服过的一切,你要永远负责,你要对你的玫瑰负责……”

隐隐约约明白一点他为什么喜欢这个童话了。今天读第一遍,改天再读,还会有新的感触。 9月15日

最近都是他跟我联系得多,到了下午3点多,我想看看他在忙什么,就发了个信息问一下。他回复说上课,问我在忙什么。我看到他回过来的信息又犯毛病(逗号不好好用,我们彼此心领神会的“暗号”)了,我就没有理会。十分钟后,他又来信息补充说,周末顺道回学校(指黑大)上课。我就很奇怪,14日那天两人在短信中交流得很好,我也心情渐好,他又要刺激我不高兴吗?我就给他信息问他这是要干嘛?然后给他连打两次电话。没有接,说上课中,尽快结束给我回电话。17:24,他打来,聊了18分钟。

基本上是我在抱怨,他在赔礼道歉,说可能是自己表达不好,没有故意惹我生气,等等。

还说到其他一些事情:

2012局社科基金,我报的B类,没有批。他说是俞局已给他说过,这一类(读本)报了7项,不能哪个批哪个不批的,所以全不批了,回头局里再另拨经费支持我们做读本。

他说两人碰上不容易,要珍惜。说前两天我还在关心他感冒吃药没,我说他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了,我才没有关心他。我最爱的人是自己,等我的事情办顺当了,我才不会再理他,等等。(我说的才是气话,要是真能做到,我也不会走到今天,如此痛苦。)说完后,我心里很不安,觉得真是太让他难堪了。我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势利眼的人,他说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说我就是那样的人,等等。

他说学校(师大)的事、这边(局里)的事,都不是事。暗示一切都会迎刃而解。我也明白他的意思。世上的事会峰回路转,有时真与机缘有关。因为我想调动的事情,我与衣老师走在一起。这件所谓的“正事”可能解决起来真不是太麻烦了,会水到渠成;而副产品呢?因此我们的交往而产生的一段情缘,会走向何处?我心里没底。既企盼着能与他一直走下去;又暗自明白,走下去是条更辛苦的路,家庭关系怎么处理?但无论如何,我绝不后悔跟他一遭。记得他有一次在电话里和我吵架时说我这辈子再也碰不上像他这么好的人。我当时可能没有太深的体会。现在,我知道了,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不可能再遇到像他这么好的男人了(也许客观上会有更优秀的人出现,但主观上对我而言,他已经是我前世今生来世所遇到的最好的人)。珍惜,顺世,感恩生活。

我的电脑主机被拖走修,半月都没有送回。他说星期一上班后问一下信息技术处的处长。

他告诉我这一段自己的行程,去武汉开第十二届马克思哲学论坛,然后假期回趟家,其余时间都在京。问我去不去开会。我说编译局还有谁去啊,说自己跟着他去怕影响不好。他说我们去开会怕啥。我也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是一直让我低调的吗?反常的态度,有时让人捉摸不透。因为在意,才什么都想来想去。

我就是想打电话跟他吵架,所以哼哼唧唧什么事情都一大堆牢骚。其实,电话一打完了,我心情很好。真贱啊,其实听到他的声音,我就什么事情都没了。我说自己生气,他说为什么,不知道。他说难道是你又过生日了,没有买礼物吗?他就在电话里好脾气的说着,我就吵着,我感觉我们好像在恋爱了。

9月16日

上午开车去商场,半路上碰到游行队伍。一辆日产车被扔水瓶子、围堵,距离我隔了一辆车。到商场后,我抽空发信息告诉他刚才的见闻。他问严重吗,告诉我离远点,现在的世界乱。我说已经离开了,并给他说对不起(15日在电话中最后说那些可能会伤他心的话),等回去见面后再解释。他告诉我下午回京,让我多保重,随时联系。
别吵了,也别闹了,好好的在一起,平安、顺利,一起往前走,好吗?

9月18日

8:04 他:莫德罗来了,今天举行新书座谈会

8:37 我:一代总理,很有影响力.祝座谈会成功 9月20日

8:48 他:早上好!去教育部做个报告,关于文化

8:47 我:早安,去吧,我一切好,勿念

8:49 他:祝开心

8:49 我:都要开心

这两天新闻上披露了关于王立军事件的一些最新消息。让我不禁想起2月份与他在一起吃饭时聊到王、薄的情形。世事难料!薄要知道与王翻脸会导致今天的后果,怕也不会轻举妄动吧。本来大家可以吃肉、喝汤各行其是,相安无事的,这下全栽了吧!他是个聪明人,看到这类的新闻,心中体悟更深吧。

静,心静,处变不惊,比什么都重要。

趁这一段时间,调理身心。回头看去,一年来,总体的趋势还是好的,尽管其中小鬼捣乱的事情并不少。“战略”上不要被细节所缠绕影响自己的心情,“战术”上还是要善于从细微处判断人心,但不一定要表现出来自己什么都看明白了。其实,我仍然是雾里看花,却也胜过从前一筹。人,总是要成长的,成长过程中遇些波折也不全然是坏事情。
心态好是真的好!

9月21日

9:52 我:我这里下雨了

9:53 他打来电话,聊了11分钟。告诉我一会去郁金香(局里有个培训会),会后直接就去机场了,去武汉参加第12届马克思哲学论坛。让我十一后回去。我问他是真心想让我回去还是什么?问他想我吗?他说想,让我回去到局里露个面,要不人们还以为是咋了。说没有给信息部说我的电脑的事情,我说不用他说,一个领导不用为一个博士后的电脑操心吧。他问我读本能赶出来吗,我是正在修改尽量吧。通话时,他说起电脑之事,说我别生气。我说,这才不是真正让我生气的事情呢!他说你这把我给绕糊涂了。我说,绕着玩呗!

聊得还挺开心,结果最后我说到一个“锦衣夜行”,我说我现在跟了衣老师了,就不再是锦衣夜行了。怕他误会,就电话后又给他一个信息,解释一下。

10:38 我:解释一下刚才最后我说的“锦衣夜行”,怕你误会.一人大师弟兼老乡(现在中组部)以前在QQ上跟我说:不要总宅着(读博期间我也特宅,大家都知道我成天猫屋里看书、打游戏、逛淘宝),要多与外界接触,为自己积累人脉资源.给我讲山西团省委雷就是在中央党校得某领导赏识,自此平步青云之类.他们认为我若成天躲在自己的狭小天地中就如锦衣夜行,可惜了.我却不那么认为,我的感受:看看书、谈谈情、享受下生活,多惬意;复杂的社会自己能看明白些就是进步,少涉足或浅尝辄止,留一方心静.在我与某人的私人领地中,我被驯服或驯服某人,从这一意义上讲,我就不再是锦衣夜行了.有一天,我给你说在看小说,是《小王子》.读哭了

10:46 他:是啊,不知为什么,我每次读小王子也特伤感,很想哭.这是世界上最感伤最伤心的童话,能触到人心底最敏感的地方

10:50 我:人与人相伴都仅有一程.开心

10:53 他:关键是心相印.快乐!

10:54 我:是,不争气,又流泪了

10:58 他:人要不会流泪,就是铁石心肠了,柔情似水

10:59 我:哈哈,流泪为排毒养颜,强身健体

11:01 他:有道理

11:01 我:开心哦

9月23日

14:23 他:你写得咋样了?这次会议年轻人多,大多不认识,请的好多人没来

14:36 我:这个会每次请大家,规格比别的会高.应该能写完

14:40 他:很多人可能审美疲劳,就不来了.我回来了,下周好多会.周末开心!

14:44 我:也许是.周末开心,我这会儿在美容院,左手发信息

他:好啊, 美美开心

9月24日

16:48 他:今晚20:30我们在央视演播厅参加五个一文艺作品颁奖晚会,应该是直播

16:48 我:好,准时收看

16:51 我:读本写得差不多了,明后天校改注释

16:57 他:效率很高,是不是很累?

16:58 我:不累,不过总感觉写得不尽如人意,就这水平了

17:08 他:你占有的文献不少,应当不错.这属于文献性研究.我们要提前两个半小时入场,在央视新址

17:09 我:祝开心

17:15 他:开心!

9月27日

14:49 他:又下雨了,塞车严重.你那儿天气咋样?

14:50 我:我这里大晴天.网上说,好像前天吧北京因雨快成停车厂了

14:56 他:这几天说会堵死,一有雨就更不成了

14:56 我:你这会儿干嘛去

14:59 他:去京西参加文件讨论会,这几天开疯了,排上队了

15:01 我:为人民服务,辛苦了,我代表我自己向您老致礼哈

15:06 他:哈哈,老同志是辛苦,不服老不行.祝小同志开心.我只能开会了

15:11我:小同志在家认真当码字工人,今天累得腰疼.在淘宝上检测了一下复制比,有些地方针对性地再修改一下.虽是编著,但也不能明显抄袭

9月28日

10:35 我:我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写东西到烦躁时就发誓再也不做了,过后又是继续

10:41 他:写作很累,我在外文社社庆上

10:40 我:节前忙着赶场开会,开心愉快

11:28 他:写作也总在途中,昨天已通过你的下一个立项,只能苦中求乐了

11:29 我:有苦有乐才是生活,静心做事 9月29日

13:10 他:节日快乐!长假怎么安排了?

13:14 我:节日快乐!可能要去西安玩,我不想跑太远,主要是哄孩子.你呢

13:19他:昨天开始感冒了,现在的天气有点麻烦.今晚还要参加一个酒会.明天回哈,

13:23我:是不是这段忙的,如果假期有空好好休整一下.假期一过,可能又要忙.忙着累着是好事,照顾好身体是根本,我都不感冒,你都快弱不禁风了

13:29 他:是,我也想假期休息调整一下.好啊,假期愉快!

13:30 我:每天甚至每一分钟都没停止过想你.好了,不说了,我午睡会儿

13:33 他:做个好梦,节后找机会见

我:您老放一百个心好了,别那么没安全感.你若不弃,我便不离(开你).如你曾说过的,你是我(能)碰上的最好的人,我怎会不珍惜?我即便十天半月没个响动,你也在我心里

9月30日

早上8:39收到杨金海祝福短信

淡淡明月淡淡光,淡淡桂花淡淡香;
淡淡问候淡淡致,淡淡祝福淡淡飨。
金海贺君心境恬淡若明月,中秋国庆更快乐!

早上8:45发给杨老师

金秋十月佳节至,
海天一色共明月。
吾心向北遥祝愿,
师恩绵长福康安。
——学生常艳敬贺

给杨还编了首小诗,觉得更应该给他发一首,编了一个,早上8:55发给他

俊秀河山一日还,
卿本才郎入殿堂。
吾寄明月桂花香,
师恩绵长福安康。
——常艳敬贺佳节

9:20又发一条:
刚才那个不好,改为:
俊秀河山胸中揽,
卿乃才郎入殿堂。
吾寄明月桂花香,
师恩绵长福安康。
——常艳敬贺佳节

9:28收到他的回复:谢谢!飞机刚落地就收到祝福,心情爽朗.祝秋高气爽,节日吉祥!

2012年12月23日, 1:0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