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会里会外挺忙乱,发现精彩

作者:信力建 

年底文山会海,让人应接不暇,短短半月光景,仅是北京就飞了两次,海南去了一次。前脚从海南回来,后脚就赶往展江在广州举办的媒体监督会议,半个东道主不到场是说不过去的了。所以,凤凰播报组织的名博贵州遵义行,碍于时间冲突,实在是赶不上了,真的只能对凤凰网的友人说声抱歉,下次有活动一定争取参加。开会是双刃剑,累是必定的,然而每次会议都能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重量级的大腕,难得一见的高人,这也累中求乐的动力之一。如果能从这些精英身上得到雪泥鸿爪,或者碰撞出一点思想火花,也会让人受益匪浅,至于那些虚名头衔到是其次。年底众多会议,不管本人参加与否,都值得总结一下,风波、收获、启示、肯定都是万千精彩。

风波

16日至18日名博贵州行没去成,还在遗憾当中,就在网上看到李悔之兄的檄文。原本是旅游加参观的放松之行,一不小心反倒成了一个公共事件,激起网络上的阵阵波澜。悔之兄与遥远,以及王思想家的文章都仔细看了看,首先我觉得悔之兄的指责是道理的,有时候当大家一团和气昏昏欲睡时,就需要悔之兄这般金刚怒目才能起到醍醐灌顶的作用。也正是因为悔之批评得有理,参加遵义行的各位才会随后出来澄清事情经过,又不是官员财产说不清道不明,大家开诚布公说明原委才有助于化解矛盾。

另一方面,对于参加活动的当事人来说,或多或少都会觉的悔之的指责有点过于苛刻,毕竟身在庐山不识真面目,操办一项活动费尽心力,调和妥协,某些时候还必须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最后吃力不讨好,换谁心理都不好受。这就是问题所在,画里与画外看风景有时可能看得不尽相同,旁观者与参与者的视野、体验差距很大,所以评价标准难免会出现一定的误差。

就拿腾讯组织的海南之行来说,杨恒均、五岳散人和孔庆东在文笔峰下居然在一起合影,随后还发布到微博上,估计把绝大多数网民弄得一头雾水。风暴眼中的人还没觉得有何不妥,外面却已经是风雨大作,雷声隆隆了。两天之后,包括浦志强律师、赵楚先生在广州的媒体监督会议上就对此事表达了强烈的不满,浦律师说孔庆东就是一个坏人,台下顿时响起赞赏般的如潮掌声,大家的言下之意是你们两个怎么能和一个坏人同流合污?赵楚之后也指责腾讯,为什么不签约笑蜀,反而签约孔庆东,你们这些媒体到底还有没有良知?跟老李批评郎遥远有点类似,都是旁观者批评当局者。

就腾讯网来说,办一次活动应该有很多顾虑,尤其是来自上面主管部门的压力,肯定会有人在背后下绊马索,问:你请的全是自由主义分子是什么意思?展江在广州主持的监督会也是被打了招呼的,谁谁谁不能来,否则就会怎么样。民间人士要想把活动做成功,必要的策略智慧是必不可少的。更何况一家公司还要考虑商业利益,一个孔庆东加一帮自由主义人士,有多少话题可以炒作,有多少眼球可以赚?就算是提供保护色,孔老师也义不容辞了。毕竟,人家就一个人,你们是一大帮子的人,腾讯的选择应该还是有所指向的。

正因为孔庆东是一个人,在我们这帮人当中就是一个异类,仿佛外星人,喝酒讲话又基本上没有他的份,大家用异样又装作不异样的方式跟他打交道,小心翼翼生怕触犯着他。作为当时的亲历者,那种对他的厌恶痛恨,彼时彼刻都好像烟消云散,你总不能让我们一大帮子人高举旗帜围攻他批判他打倒他吧?那样的话赢了输了都是二。不知道老杨和散人是出于什么动机,找乐子还是找和谐,总之逢场作戏稀里糊涂就合影了,再加上散人以他惯有的黑色幽默在微博上正话反说,弄得大家精神有点不寻常的亢奋。归根结底还是视域不同造成了很大的误会。

我是不敢和孔庆东单独合影留念的,估计他也不会和我这个“汉奸”合影,都怕找骂。我们还是带着社会固有的面具,考虑着大众形象。其实,生活中的人与戴着面具的人是完全两码事,当你近距离接触孔庆东时,也不觉得他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孔庆东说“只要不骂娘都是好人”,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好歹大家都是人,站在普通人的立场上看待彼此,如果他是一个罪人,自然有法律来惩罚;如果他是一个坏人,社会舆论会天天抽他;如果他是一个病人,大家还需担待,帮助他治疗,还轮不到我们来把他斩立决。价值观相同未见得是朋友,价值观相反也未见得不能成为朋友。国外议会中很多政治观点相左的人,电视镜头前打得热火朝天你死我活的,下班之后大家反倒坐在一起喝酒,生活毕竟不是政治。

所以,为什么当莫言在谈新闻审查时犯了很大的错误之时,我的主张却是理解并同情“说书人”。越是在一个怒气冲天的环境里,越是需要理解和宽容,批判武器不要演变成武器批判。

当然,批评和理解是缺一不可的,没有批评,当局者可能会迷糊到底。

启示

除了两起争吵带给我一点反思之外,腾讯新推出的《大家》平台,开始与著名学者、专栏作家、意见领袖与腾讯签约,打算给写字的人付费,让签约作家能够优先为腾讯写字的做法,也带来一点启示:行业规则可能就此改写,免费午餐的时代或将被终结。坏的东西在中国能卖钱,最好的东西在中国居然是免费的。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中国的思想者、作家现在都还在当活雷锋,一面为了理想奋战于公益,另一面为了混口饭吃只能依附于各种各样剪裁思想的体制。思想的高度和现实的矮化让每一个作者有如踩在两匹方向不一的马上,痛苦难受还要担心跌下深渊。如果思想真的能够市场化,首先思想的价值会得到体现,

从更长远的视角看,思想进入市场获取价值,“贷与帝王家”的悲催历史就能被尽快终结,写字的文化人不需要依附于现有的听话体制,也能有独立的生活。挣钱与写字并行不悖,自由和面包兼得,文化人的独立对于社会结构必然会带来更大的冲击。

收获

腾讯所想所做要想获得广泛的收获还为时尚早,而我所收获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通过几次会议,听到一些睿智的思考,比如说卢跃刚先生对于当前改革背景的解析,提出低成本转型的可能性;比如说胡思远先生认为可以以购买的形式完成政治转型,虽然有点异想天开。

还有吴思先生在媒体监督会上对中国当前五个言论空间的分析,理性深刻;媒体人、律师身体力行冲在中国公民社会第一线的切身体会,让听众们振奋不已。希望像媒体监督会这种能够表彰社会良知,鼓舞民间士气的会议能持之以恒办下去。

肯定

年终,我分别领取了新浪网2012年杰出贡献教育人物和凤凰网2012年影响力博主两个奖项,这两个奖项分别是对我事业上、兴趣上的肯定,也是大家对我的抬举,当再接再厉,不辜负网友们的厚爱。

希望

网络拓宽了中国言论空间,让国民有了更多知情权,我觉得这是时代的进步,也给我们每个人继续发挥作用建立了阵地。尤其是知识分子在这个阵地上应该担当起这么一个社会责任,以公民身份利用网络参政议政、打击腐败、推动社会进步的功能,宣传科学和民主,改变国民的思维模式,功德无量。我希望我们每个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这个时代。前途还是光明的,需要智慧的包容。我作为一个企业家,确实需要更多的担当。有资料显示,英国的贵族在一战、二战中都承担了自己的责任。相比之下,现在中国兴起的工商业者或者是企业家,能不能担负起社会转型他们所应该承担的责任,我觉得这是考验,也是看中国能不能发展的考量标准。希望包括凤凰网、腾讯网在内的网络媒体和大家一起朝这个方向努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25日, 6: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