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信力建 

中国人自古以来对历史评价都很在乎,所谓盖棺论定是也。有这样一个故事:《魏书》的作者魏收,虽才华超众却品格不好,他将撰史当成个人手中的工具。在承担了撰写国史的任务之后,他曾经宣称:“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举之则使上天,按之当使入地。”因此,他所撰写的《魏书》被称为“秽史”。这个故事从反面说明历史评价的重要。也就是这个原因,才有所谓“孔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是说法。那么,评价历史人物都要哪些标准呢?在《左传·襄公二十四年》中有这样一段“二十四年春,穆叔如晋。范宣子逆之,问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谓也?’穆叔未对。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其是之谓乎?’穆叔曰:‘以豹所闻,此之谓世禄,非不朽也。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没,其言立,其是之谓乎!豹闻之,“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绝祀,无国无之,禄之大者,不可谓不朽。”今人毛泽东在其《沁园春·雪》中也有云:“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在毛泽东这里,他显然把“立言”看得比“立功”重要,至于“立德”,在他的政治哲学中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如果外贸把这一评价标准进行简化,那就可以将历史上伟人或者牛人归为两类:那就是征服与拯救。

所谓“征服”,大致就是毛泽东所谓“秦皇汉武、 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者流,他们的唯一功勋就是征服世界抢得天下。比如成吉思汗。这个出生在漠北草原上的孩子,从小父亲被仇敌毒死,孤儿寡母被亲朋抛弃,依靠掘草根、拾果子、打土拨鼠来度日,用他母亲的话说,“我们除了影子之外无伙伴,尾巴之外无鞭子”。此外,他是个文盲(终其一生都是如此),甚至不算特别勇敢(他怕狗),也没有有力的追随者,因为争夺一条鱼的纠纷,这个野蛮少年还残忍地射杀了家里唯一敢反抗他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在战乱频繁的漠北高原上,他所带领的小家族处于绝对劣势,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机会。然而就是他,在在三十多年后,他以“成吉思汗”的名字震撼了整个欧亚大陆,由他指挥的蒙古骑兵无情地侵入从东欧到朝鲜的几乎所有文明核心区,建立起迄今为止幅员最为辽阔、也是史上唯一一个横跨整个欧亚大陆的大帝国,被称为“世界征服者”。他及其后继者以总数才30多万人的军队,在50多年的东讨西伐、南征北战中,先后灭了40多个国家,征服了720多个民族,消灭各国军队人数超过千万,征服各民族人口总数达六亿之多,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版图最大、疆域最辽阔的国家——。其稳定时期版图面积超过3500万平方公里,东起朝鲜半岛,西抵波兰、匈牙利,北至西伯利亚俄罗斯诸公国,南达爪洼中南半岛,在北纬15°~60°,东经15°~13°之间。版图最大时期面积超过4500万平方公里,是现在中国版图的四倍还多,占当时整个人类世界的五分之四还多.而现在整个亚洲的陆地面积(包括所有岛屿)不过4400万平方公里。当然,成也征战,败也征战:蒙古统治者最后还是因为内部争权夺利而互相征战,帝国迅速衰落。朱元璋在击败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等其它南方起义军和南方大元势力后,于至正二十七年(1367)开始北伐,在大将徐达、常遇春等的协助下,于至正二十八年(1368)八月攻陷元大都,元惠宗北逃,蒙古在内地的统治结束。

再看斯大林。1917年爆发的十月革命终结了俄罗斯的帝国时代,但俄罗斯的帝国主义扩张并没有随着社会主义政权的建立而终结,当俄罗斯的对外扩张披上了红色外衣的时候,一个怪胎——社会帝国主义便诞生了。斯大林掌权后,开始其旨在恢复并扩大沙俄时代旧有版图的新一轮扩张。在欧洲,向刚刚从俄国统治下独立的民族国家输出革命,企图颠覆其政权,建立亲俄的傀儡。通过建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形式基本恢复了旧有的疆域。在东方,拒绝兑现放弃沙俄在华侵略权益的诺言,并积极向东北和新疆进行渗透,1922年,借口清剿残余白军,苏俄军队入侵外蒙,在驱逐了中国驻军之后再次将外蒙从中国割裂了出去。其扩张行径在二战前夕达到顶峰,强迫芬兰割让了卡累利阿地区,吞并波罗的海三国,伙同纳粹德国瓜分了波兰,侵占了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在外蒙建立了半殖民地性质的傀儡政权。二战结束后,尽管苏联本身已经是满目疮痍,但在对外扩张方面仍然在坚定的前进着。除了巩固和恢复二战前夕和初期的扩张成果并将其合法化外,苏联从战败的德国那里又得到了东普鲁士的一块飞地,在东欧占领地区建立了“有限主权”的国家政权,半个欧洲变成了苏联的傀儡。即使这样,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新沙皇们还嫌不够,他们要建立全球性的霸权,像国际歌里唱的那样做“世界的主人”。苏联全力投入到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的斗争当中去,苏联的军人、顾问和特工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积极的活动着,通过挑拨民族宗教矛盾,颠覆国家政权,扶植傀儡来扩张着俄罗斯的影响和势力。然而,极度膨胀的野心将红色帝国驱进了阿富汗战争的泥潭,苏联的对外扩张在阿富汗达到巅峰的同时也走到了尽头,就像一个充气充到爆炸的气球一样,随着在战争泥潭中越陷越深,在对外扩张野心的驱动下早已不堪重负的国家经济在衰败中走向崩溃。失去了经济基础,上层建筑轰然垮塌,苏联解体了。

希特勒是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以来,企图征服世界并将之付诸实施的第一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人。

当然,还有希特勒。希特勒在掌握德国政权前,曾写过一本名为《我的奋斗》的书,这本书成为了他后来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理论指导,也使他成为了德国人的精神领袖,希特勒在全体德国人中,掀起了征服世界的狂热情绪。德国人在1933年将希特勒推上了元首的宝座,并给予了他不受约束的无限权力,而希特勒则在1938年毫不客气地把德国人绑在了征服世界这辆充满危险而又充满挑战的战车上。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希特勒用让人耳目一新而又威力无比的闪击战,打败了包括强大的法国在内的众多国家,在进攻苏联之前,希特勒己占领了欧洲的14个国家,并且把罗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变为自己的附属国。希特勒认为他通过无限度地搜刮欧洲广大地区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力量己足够强大,而且1940年,德国的军事生产比上年度增长了1/3,他自以为一切己准备就绪。于是撕毁两国互不侵犯条约,下令于1941年6月22日在1000多公里长的苏联边境上发动大规模的突然袭击。对希特勒来说,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另一场战争。是一场思想领域中反对布尔什维主义的十字军似的进军,是一场反对“斯拉夫劣等人”的种族战争,是一场赢得“生存空间”的占领战争。但是希特勒低估了苏联的军事实力,也低估了西方民主国家反法西斯斗争的坚定性,终于使自己陷入两线作战的绝境。占领了除英国和俄罗斯外的全部欧洲领土以及部分北非国家。此时,希特勒却犯下了重大的战略错误:他过早的进攻前苏联(当时德国与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并严重低估了苏联人的战斗力。这一错误的决策导致希特勒被迫两线作战。在西线他试图摧毁英国人的抵抗意志,在东线他试图用闪电战消灭苏联。但是,由于希特勒有限的兵力被分散,战争处于胶着状态。而此时美国人加入了反对希特勒的行列,胜利终于离希特勒而去。

纵观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这些靠征服来扬名历史的所谓“伟人”最后都不免因为其建立的庞大帝国的坍塌而风光不再。原因何在?也很简单,所谓“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

于是便有了另外一种历史伟人的座标,这就是拯救。这类人物在历史上出现,不是为了广阔的疆域众多的藩属和无边的全力。而只是为了拯救人类——拯救其肉体,拯救其心灵。这些人又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政治上的拯救,一类是灵魂上的拯救。

政治上的拯救是指将人们从奴役下拯救出来,成为自由人。比如美国南北战争:这场战争的起因为美国南部十一州以亚伯拉罕·林肯于1861年就任总统为由而陆续退出联邦,另成立以杰斐逊·戴维斯为“总统”的政府,并驱逐驻扎南方的联邦军,而林肯下令攻打“叛乱”州。此战不但改变当时美国的政经情势,导致奴隶制度在美国南方被最终废除,也对日后美国的民间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又比如,1950年的朝鲜战争。这一年6月25日,金日成的朝鲜人民军在苏俄怂恿下,越过38度线突袭韩国意图将韩国变为苏联卫星国的组成部分。随后6月28日朝鲜人民军占领韩国首都汉城,并将韩国国军及少数美军击退至釜山环形防卫圈内。为拯救韩国,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联合国军司令由美国指派。9月15日,联合国军在当时战线的后方仁川登陆,扭转了战争的局势,迫使朝鲜人民军北撤。9月28日,联合国军重占汉城,并越过三八线开始进入朝鲜作战。

当然,政治上的振救只能让人免于做奴隶(所谓“奴其身者”),而只有灵魂上的拯救才能让人免于做奴才(所谓“奴其心者”)。于是,在人类历史上就应运而生了少量拯救人灵魂的先知。

比如耶稣。根据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大约2000年前耶稣由童贞女马利亚受圣灵感孕,生于伯利恒城客店的马棚之中。耶稣基督其后为逃避当时犹太的长官大希律王的追杀令而远走埃及,直到大希律王死后才回到约瑟的居住地,加利利的拿撒勒定居。耶稣成年后从施洗约翰受洗,接受了圣灵。圣灵把耶稣引领到了沙漠中,让他接受了魔鬼撒旦的试探。 此后,约翰因指出当时统治者希律王的不当行为而被抓进监狱。在约翰被抓以后,耶稣进入了加利利,开始传讲天国的信息。耶稣三十岁以后开始通过比喻教导众人,宣扬天国的信息,驱魔和行医。耶稣从门徒当中挑选了十二人成为他的使徒。耶稣宣扬人要悔改,离弃罪恶,遵守十诫、努力祷告、爱仇敌、不论断他人,天国已经近了。耶稣传讲的信息主要有:爱神并爱人如己。耶稣在世传道约有三年。在约公元30年时,由耶利哥城前往耶路撒冷,受到群众的欢迎。耶稣引起了设在以色列各省执政掌权的罗马官员和犹太领袖(宗教律法师)的注意。耶稣声称自己就是神,直接干犯了犹太律法。同时,因为耶稣当时巨大的影响力,很多老百姓跟随他,这引起了犹太宗教领袖(祭祀长和法利赛人)对耶稣基督嫉恨。他们收买了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人犹大,以30块银的价钱和他串通,以亲吻耶稣为号,把耶稣拘捕,并控以亵渎神的罪名。在宗教领袖的压力下,被本丢 彼拉多(当时罗马派驻犹太的长官)判处钉死在十字架上,并随即押往髑髅地的刑场。据圣经记载耶稣死后被安葬于髑髅地附近的一个墓室。三天后复活,并回到加利利与众门徒见面,并于40日后升天。 耶稣给人类带来了两件最重大最要紧的事,是人人所渴慕、人人所追求的:第一、他给人类带来了安息;第二、他给人类带来了永远的生命。这两件大事是人尽了所有的能力也得不到的;但基督从天上来到世界,特要把这两件宝贵的礼物送给世人。

又比如佛陀,他通过“八正道”告诉我们,必须积极面对现实人生,精进不已,切不可放弃精神追求和道德修养。他特别指出,通过精神的专注和统一,可以克服种种内外魔障,如爱欲、忧恼、贪欲、昏沉、怯懦、疑惑、虚伪、自私、追求名利、自赞毁他。在克服魔障之后,达到一种高尚的境界,如清净、纯洁、无污、无垢、柔韧、堪任、稳固、不动。这表明,佛陀十分重视现实人类的生活态度,以为只有在树立正确的人生态度的前提下,才有可能通过修行而获得清净境界。佛陀的人生经历和毕生教导告诉我们,作为人类社会的任何个体,都必须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并在此基础上,为整个人类社会荷担道义。人生的意义在于,从个人做起,完善道德人格,并推己及人,为改善这人性失落已久的世界作出贡献自。我们看到,自上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面临着空前的危机,人类的生存环境日趋恶化,生活的空间越来越狭小。人类的精神失落感不断加剧,却找不到理想的归宿,个个都怨天尤人,却不愿反身自省。是佛陀的言行告诉我们,既不能指望上帝,更不能指望其他。将人类送入地狱边缘的是人类自己,唯一能够拯救人类的也只能是人类自己。只有当社会的每一成员都能自觉承担起责任和义务的时候,这个世界才有希望,现实人类才能获救。

对于政治而言,历史评价一般侧重于其在位时期的制度创新制度建设——比如秦始皇的“郡县制”、王安石的“变法”、慈禧的“新政”等等。中国当代史上很重要的“胡温十年”行将结束,有人说这是“无为而无不为”的十年,也有人说这是“大地氤氲,草木丛生”的十年……这十年究竟如何,在制度建设方面给我们留下可什么遗产,的确是历史评价这一时期的重要尺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