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在首个任期内推出了”重返亚太”战略,第二个任期内,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趋势将得以延续,其对华”接触加遏制”的基本政策也不会改变,而遏制中国崛起,会表现得更为咄咄逼人。这预示着中美将进入硬碰硬的时代。

  经过近一番苦战,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本月终於击败对手罗姆尼赢得连任,这让很多中国人舒了一口气,因为相比於罗姆尼的咄咄逼人,奥巴马毕竟不那麽锋芒毕露,对中国的态度尚有转园的余地,而且他的成功连任可以缩短中美新一届领导人之间相互试探的时间,有利於中美关系的稳定和发展。

  专家们普遍预计,奥巴马在新的四年任期中会延续最近几年对华政策的总体基调,对待中国崛起仍然会继续采用”拉堵”结合的两手策略,而其进一步强推的”重返亚太”战略可能使今後四年的中美关系面临更加复杂、更具有竞争性、更难以管理的局面。

  奥连任带来机遇与挑战

  奥巴马获得连任保障了中美关系的相对稳定性,不单他的对华政策将得以延续,同时两国领导之间的私人关系也将得以延续。而这一切,对於中美关系而言无疑是一大和好。

  事实上,中美两国领导层保持及时、有效的沟通对於双边关系的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它有助於双方加强了解,增进互信,避免误判,从而为发展新型大国关系增加新的动力。

  鉴於在奥巴马第一届任内中美双方能,达成重要共识,彼此之间实现了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高层往来势头强劲,因此人们有理由期待未来的四年内中美关系保持稳定,避免许多风险,也就是说,中美关系的危险性大大地降低了,直接发生战略对抗的可能性基本上可以排除了。

  中国国际关系学院美国问题研究专家林宏宇教授指出,奥巴马连任成功总体上对中美关系更为有利。林宏宇表示,”通过上一任期的经验,奥巴马会更成熟地处理中国和亚太事务,尽量减少中美关系之间的摩擦和负面因素,中美关系将会更成熟,20 1 2年对中美两国政坛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年,但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已经成为两国共识,相信奥巴马在第二任期内会在这方面作出更多努力。”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表示,随着中国的崛起,奥巴马再无法居高临下地”指点”中国,他必须将中国视为一个”平等的对手”。奥巴马在执政期间一方面寻求与中国合作,一方面保持竞争态势,因此此次成功连任,对於中美关系而言是喜优参半。

  喜的是,奥巴马比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更有利於中美关系。罗姆尼此前多次对中国放狠话,他曾表示,当选总统的第一天就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对此,金灿荣表示,如果罗姆尼当选,中美关系一定会在未来几个月”阵痛”不断。

  此外,奥巴马当选有利於美国对华政策的延续。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研究部副研究员刘飞涛表示,奥巴马的连任相当於其政策主张也一并”闯关”成功,他在对华政策上不会有太大变化。”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中美合作夥伴关系将继续成为主流。”他说。

  优的是,中美关系老问题尚未解决,新问题又浮出水面。北京的专家均认为,、西藏、知识产权及经贸摩擦等老问题将继续影响中美关系。而随着中国业升级的步伐不断加快,美国在太空、网络及电子等领域也将不断组中国设置门槛。

  而且,奥巴马任内推出了”重返亚太”战略,这一战略的重心就是遏制中国崛起,重新巩固美国亚洲的领导力和影响力,继续掌控世界权力,金灿荣表示,”重返亚太”战略折射出美式罗辑,即中国国力上升势力会危害美国的利益。”为此,美国急迫地寻自己对亚太地区的领导权。这是对中国所走的和平发展道路的误解。

  不过,金灿荣同时表示,美国将采取”求稳防乱”策略,不会轻易触碰中国底线,奥巴马还是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国内,毕竟解决国内经济复苏乏力才是其当务之急。

  经贸由”压舱石”变”冲突源”

  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有一个特殊现象,即奥巴马和罗姆尼在辩论对华政策时罕见地集中在经贸领域,而美中之间本来一直存在着深刻而又敏戚的外交、人权和安全话题被”有意省略”了。

  软化美中关系中传统的外交、人权和安全议题,预示着民主与共和两党在这些传统对华争议话题上的立场趋於一致,这表明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罗姆尼上台,其对华政策都将呈现出”政软经硬”的新态势。

  罗姆尼外交政策团队的重要成员、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阿伦,弗里德伯格最近在《外交》季刊上发文,提议美国在战略和外交上”甩掉中国”。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锋认为,这一观点虽听起来极端,却反映了现在美国外交界主流对美中合作普遍持悲观论的心态。一个在外交和战略领域,看低i美中合作的美国政府,转而倾向於美中经贸对抗、甚至为美中之间局部的经贸和安全对抗做铺垫,这一可能性正在上升。

  过去中美经贸关系被称为两国关系中的”压舱石”,它对於稳固中美关系能够起到实质性的平衡作用。然而,在奥巴马未来的四年任期内,如果美国经济没有明显好转,如果两国未能妥善处理贸易问题,中美经贸关系很可能会变成两国关系的,冲突源]。

  虽然奥巴马在今年大选中对华强硬的调门要比罗姆尼低,但实际上无论是从前四年的执政经验还是从历史经验看,奥巴马在对华经贸问题上的强硬手段可能比起罗姆尼有过之而无不及。

  历史上,通常在共和党总统执政期间,中美贸易关系会更融洽一些,而在民主党总统执政期间,中美贸易摩擦会更多一些。原因在於,共和党更多代表了金融集团与大型跨国公司的利益,而民主党更多代表了中产阶级与蓝领工人的利益。

  事实上,奥巴马执政这4年中,在对华贸易问题上采取了极为强硬的手腕,美国商务部向WTO提出了8件针对中国的”非正当贸易竞争”指控,实施了39项针对中国进口产品的”反倾销”和”补偿性”加税案,针对中国的频率和力度远高於布殊政府执政的8年。

  与此同时,奥巴马还於今年稍早前专门创设了一个贸易执法单位,汇集各行政部门资源,以确保中国等国家遵守相关规范。

  专家分析,在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内,美国与中国贸易关系料将持续发生争执,奥巴马政府料继续将对中国一些产品课徵反倾销和反贴补税。此外,奥巴马政府可能会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更多控诉中国案件,且很可能会持续面临美国企业施压,要求对抗来自中国国有和国家支援企业的竞争。

  在美国经济不振的背景下,两国经贸摩擦几乎很难避免。从短期看,美国经济正面临两大威胁,一是今年末明年初所谓”财政悬崖”的冲击,二是失业率依然高居不下。攻口果在奥巴马新的任期开始之初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他的政府很可能会通过打压中国,来转移矛盾。

  这意味着,在奥巴马的下一个任期内,中美经贸势必面临一系列挑战,有合作也有对抗,有摩擦也有妥协,有挑战也有机遇。而究竟经贸关系会成为两国关系的[压舱石]还是,冲突源i,有时就在於双方领导人的一念之差。

  分析人士指出,就中美经贸关系而言,将经济问题和政治、外交问题交织在一起,是极不明智的。遏制中国不仅对全球经济无益,也将会把美国经济推向深渊。两国在贸易制裁上的过激举动可能引起一场贸易战,以此类推,债务危机、财政危机、失业和通膨将自然地把美国经济再次拖入滞涨的泥潭。唯有加强经贸合作,才是实现互利共赢的唯一出路。

  中美关系或进入硬碰硬时代

  奥巴马在首个任期内推出了”重返亚太”战略,但多局限於一些口号,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美国战略重心,东移i的趋势将得以延续,其对华”接触加遏制”的基本政策也不会改变。

  因不再有连任的压力,奥巴马极有可能在其第二任期内,在从伊拉克、阿富汗等地抽身的同时,更加积极主动地介入亚太事务,加大对亚太地区的投入,遏制中国崛起,从而表现得更为咄咄逼人。

  专家认为,奥巴马对华战略已经过四年布局,目前已进入图穷匕见的关键时期。如果说他第一个任期重返亚洲战略还处於打基础、造舆论的排兵布阵阶段,那麽第二任期便可能是刀刀见血、步步进逼的绞杀期,这预示着中美将进入硬碰硬的时代。

  奥巴马在选举中成功连任之後首次出访的地区便是东南亚国家,他於11月17日至20日分别访问泰国、缅甸和柬埔寨,并在访问柬埔寨首都金边期间出席东亚峰会,这表明奥巴马在新任期内要押宝亚洲。

  国际观察家认为,美国总统、国务卿和防长相继访问亚洲,是美国向亚洲国家传达的一个强烈信号。

  然而,正当美国高调重返亚太,中国周边的邻国却趁机”挟美以自重”,加大挑衅中国的力度。事实上,从来没有离开过亚太的美国要加大军事存在,根本目的就是对付中国,妄图从南海、东海、藏南等领海和领土争端中分得一杯羹。无论4月开始的黄岩岛争端,还是9月份激化的钓鱼岛主权之争,背後隐现的美国无形之手都指明了谁才是岛争的”庆父”。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丛培影博士认为,战略中心东移符合美国的核心利益,最终目的是防止大国崛起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现实情况是,美国将中国认定为能够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改变现状国家,必须防范压制中国崛起。

  中国社科院美台问题学者张华博士也认为,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是美国的大战略,美国国内对这一战略具有高度共识,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中的目标就是维持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主地位,不要有任何一个强国将美国从亚太地区”挤出去”。

  所以,如何有效地遏制中国的快速崛起是美国的终极目的,从美国的国家利益角度来说,战略重心东移的这一趋势无法改变,如今奥巴马成功连任,这一进程也必将加快。

  国际关系学院中国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黄日涵认为,面对美国加快战略重心东移的步伐,中国面临的挑战日益增多,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更应该客观地找准自己的位置,积极寻找破解之道,在外交战略上,应该继续努力把搞好周边关系放在首要位置,积极把握周边国家需求,提高外交工作的针对性。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布局并非铁板一块,中国更需要利用好周边国家对於中美两国”两面不得罪”的心理,寻找战略突破口,分化对方阵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