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写给刘霞――荒谬时代的弱女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0日 )

刊于香港《明报》

12月6日下午,突然在网络上看到已失去联系两年之久的刘霞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的视频,镜头前的刘霞是如此孤独无助,两年来无尽的煎熬,折磨,等待,在她抽泣的眼泪中流露无遗,亦冲垮了人的心防。此际有慵懒暖阳跳跃在窗户上,我却心酸无比,眼泪也随之涌了出来。

记忆中的刘霞不是这样憔悴的,不是这样忧伤的。

五年前最后一次见到她,在同样的冬日暖阳下,她把她的画作和摄影作品一张张摆放开来让我观赏,然后微笑着看着我说:“艾未未来看到我这些作品时,对晓波大叫你家媳妇是个大才女哩。”记忆中这一幕如此的清晰,似乎只要我再敲开那扇门,又会听到她那满是孩子气的得意声音。

在那天,晓波与我天南地北瞎聊天,她安静地坐在一旁,眼中只有晓波,他便是她的世界。我和晓波谈兴正浓,半夜三点时她张罗好了夜宵给我们吃,然后才去休息。这一幕是我最熟知的他们的生活的场景,晓波是个夜猫子,早上六点后才休息,有多少个夜晚我和晓波通过网络语音交流时,都会在耳机中听到她叫晓波吃东西的声音,照顾好晓波,这便是她简单的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

晓波被判刑那天,我打电话给刘霞安慰她说:“霞姐你不要担心,如果让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见你,那是我们这些朋友的耻辱,也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她依然很平静地说:“我相信他,相信你们,我等着他。”她理解他的丈夫,理解他“不是在监狱中,就是在往监狱的路上”的选择,然而,无怨无悔。

2010年5月,晓波被移送锦州监狱,刘霞获准每月可以探监一次。刘霞知道,晓波的牢狱生涯中最开心的是在她探监的时候,如同晓波狱中给她的书信中所说的“你的微笑,就是阴雨连绵中的一柄红伞”,即使北京到锦州的距离大约五百公里,路途劳累,她仍坚持着,并且从不让晓波担心她在外面的情形。而晓波夫妻的朋友们也自发组织了“陪霞姐探监志愿小组”的接龙行动,每次安排两三个朋友陪她去,不让她孤独上路,大家争相报名,一年的陪同探监安排很快就排满了。

然而,能给孤独的刘霞带来人间一小点温暖的火光也很快被无情的风雨扑熄。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没有人会想到,一个政权会以最野蛮的方式对一个弱女子发起了战争。即使是在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宣称出“法律不是挡箭牌”这句连点遮羞布都不用的流氓名言时,也没有人能知晓等待刘霞的竟然是什么样的命运。

刘霞完全被软禁起来,电话、网络被切断,每周只获准在严密监视下外出一次购买生活必需品,以及探望她的父母,偶尔能见一下她的一位在体制内工作的闺蜜外,再无任何自由。她身为这个国家的公民,人身自由却被非法侵犯和践踏。她成了另一种形式的政治犯,晓波在有形的监狱中,她在无形的监狱中,同时为这个荒谬的时代而承受苦难。

长期的软禁生活使刘霞的身体大不如前,眼疾、背疾、失眠、神经衰弱等疾病不断折磨,身心严重受创。软禁生活亦让刘霞本来就简单的生活更加简单,几乎一顿饭两包烟就过一天,或者看下书绘下画打发时间,或者看着她亲手为丈夫拍下的照片思念着他们相聚的每时每刻,或者独自倚在窗户抽烟,沉默仰望仅属于她的这一小片天空。她的世界只有她的丈夫,而这个政权的世界却依然容不下一个弱女子。

她现在生命中最快乐的事情是每月一次的探望丈夫,尽管被严厉警告不能谈论除了家庭之外的事情,但是只要她牵起丈夫的手,所有蒙受的苦难就有了意义,因为她知道她是他超越高墙穿透铁窗的阳光,而他亦是她漫长暗夜永不熄灭的篝火。强权践踏不了这亘古的爱意,正如晓波在法庭最后的陈述中向刘霞深情诉说的:“我的爱是坚硬的、锋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碍,.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他们的坚持打动了无数人,一位网友看了刘霞的美联社采访视频后在twitter上很感慨地说:“我又相信爱情了”。

然而,他们对理想的执着,对爱情的坚守,能打动无数普通人,却打动不了铁石心肠的强权。当代表了人类精英中的精英的134位诺贝尔奖全部学科得主联名呼吁释放刘晓波时,强权宣称这是干涉了内政;当美联社把刘霞的哭诉传播到了全世界时,强权推说不知情。指鹿为马,装聋作哑,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社会的现实。

在这个国度,只要一天自由还没有来到,我们就与刘晓波、刘霞同受煎熬,每一个坚持良知的人都可能是下一个刘晓波、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e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所以,还刘霞自由,还刘晓波自由,即就是还我们自由。 (博讯 boxun.com) 2600958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