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后政治出现三个20年未有过的特点


进入专题
政治体制改革   
吴稼祥进入专栏)  

  
  编者按:2012年12月16日,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联合主办的“改革新动力——凤凰财经峰会”在京落幕。在当天的“新政满月”闭门午餐会上,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著名政治学者、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著名政治学者吴稼祥,著名经济学家、香港大学经济系教授许成钢等就新一届领导集体上任后掀起的改革新风展开讨论,并展望了未来政治体制改革新路径。
  凤凰网《大学问》陆续推出四人主旨演讲,今天推出第一期:《吴稼祥:十八大后政治出现三个20年未有过的特点》。吴稼祥认为,十八大后中国政治出现了三个20年来没有出现过的特点,“从习总沿着邓小平南巡路线考察,我看到了整个决心:中国改革的第三波启动了”。他还指出,只有选举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并描绘出路线图:划区选点,逐级直选,自下而上,小步快走,由点到面。
  
  吴稼祥:我先介绍下自己,淡出公共视野比较久了。我是北大经济系1977级学生;毕业后分到中宣部理论局;1983年6月进入书记处办公室,邓小平1986年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当时书记处成立了一个政治改革研讨小组,我是副组长。
  先谈一谈十八大后这一个月来的新政,这一个月来的表现,我的主要观点就是“拨乱反正”,基本上可以用第二次“拨乱反正”来形容,是柔性的“拨乱反正”,不是生猛的,因为吸取了过去的教训,改革搞得越急容易翻船。拨什么乱?反什么正呢?
  昨天,我们一位老师讲了个观点,他告诫我们的同学,必须做到县委书记以上,才能考虑做省委书记。这话暗含着批评,连县委书记都没做过,能在上面做决策吗?我绝对不相信,很多问题解决不了。现在提拔的人,很多都是在基层干过的,比如新提拔上来的中办主任,就是从县里上来的。
  再一点,习近平能做总书记,我认为就是最大的拨乱反正。为什么这样讲?首先他的父亲是党内有名的英雄好汉,可以与彭德怀相比,仗义执言,为民请命,两肋插刀,是这么一个人。而他这个人也不是搞阴谋诡计、不是两面三刀、搞交易上来的,是靠自己苦干上去的。这就是自信的最大来源。政治一般都是黑暗、肮脏的,他上去的这条路应该给这个国家、给老百姓最大的自信。就是说,好人也可以从政,而且可以登峰造极。对整个社会风气,会有好影响。
  这一个月我感到很欣慰的就是,坏的政治在减少。为什么网络上一检举,马上就处理,这些都是风格改变了,现在的环境不是老环境了,你要不做,后面在看着你,到底做不做?这一点我认为是风气改变了。
  据我观察,这20年来,凡是假改革都喊着改革,真改革不是很高调。
  现在的政治出现三个20年没有出现过的特点。第一,三十年来第一次出现“天下定于一尊”的局面,总书记一上台就掌握军权,军队的权力是黄金储备,其他权力是纸币,没有军权,其他权力都会通货膨胀。避免出现总书记被免的情况。这一点值得庆贺,改革没有权威是不可能的。
  第二,总理和总书记想法和路线高度一致,而且是总理先把改革的调子说出来,这是非常好的局面。
  第三,老人干政的现象基本结束了。这一点很重要,老人干政,会出现最高名义权威与最高实际权威分裂的局面,最高名义权威做出的任何决策,都可能不是最终的,可能被流产。而且由于名不正言不顺,最高实际权威(老人)不能频繁干政,非要促进危机产生,才出来干预,后果会很严重。
  所以应该说现在的局面是不错的,这是我对十八大的简单看法。
  关于政治改革,我说两句。我们只有一个结论,离开选举都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只有选举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怎么做?我觉得还是用“两试法”:试点和试错方法,也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方法,沿用经济改革的方法,划出特区,从村级开始选举,一年后普及到乡镇一级,再一年到地市一级。其路线图,是20个字:“划区选点,逐级直选,自下而上,小步快走,由点到面”。这样,可以减少社会震荡。
  我透露一个机密,这个事情很多年我没有说,1989年5月19日,我去政策研究室看望一位领导,他和我说了3件事,其中一条说,“紫阳同志跟我讲过,我们的动作太慢了,如果政治改革能够做下去,打算用五年把直选从村级推到地市一级”。他说,他如果出意外,授权我对外公布。他现在健在,我第一次公开说这件事。
  我相信这句话,温家宝也经常说“人民能管好一个村,就能管好一个镇,管好一个县,甚至管好一个地区”,说的就是这个选举。我相信这个观点,习总书记也不陌生。中央政策研究室现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曾经就是1986年书记处政治改革研讨小组成员。
  可以这么说,政治体制改革,是邓小平的遗志,胡耀邦的遗愿,赵紫阳的遗恨,是他们那代领导人对新一代领导人的遗嘱。
  我相信,他们能很好地执行整个遗嘱,从习总沿着邓小平南巡路线考察,我看到了整个决心:中国改革的第三波启动了。

进入 吴稼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治体制改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