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唯色:被改写的五世热振仁波切与希德林

毁于文革中的希德林废墟,拍摄于2012年10月21日。


被改写的五世热振仁波切与希德林

文/

《亚洲周刊》第二十六卷
三十五期

从网上读到《亚洲周刊》近期一篇文章:《汉藏不能忘却的爱国情》,作者是该杂志资深记者纪硕鸣。说起来,我们曾有一面之缘。几年前,他在北京采访过我和我先生,以了解西藏的种种状况。只要不是中共的媒体及媒体人,我总以为所写的报道都应是以事实为准。

但这篇文章让我对这一看法失去了信心。或者说,就像我在推特和脸书上所问的:“《亚洲周刊》是一份什么样的杂志?是《人民日报》香港版吗?”这是因为文章充满了共产党及国民党对西藏历史的说辞,完全是改写历史的拙劣行为。

一位藏人学者在脸书上留言说:“什么年代了,还在用这种‘爱国’、‘亲英’、‘解放’之类的category来解释近代西藏历史。估计唯一还信这类文章的人是汉人自己,读的时候在脑子里连反驳都是无聊无味。”我回复道:“这类文章陈词滥调,但读的话,会发现用心很深。而且《亚洲周刊》还是有不少读者,所以这类文章会谬种流传。”

随手拈几段该文对西藏近代历史仿若中共手法的涂改:热振活佛是“因为坚守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的正常关系,而被当时的分裂分子秘密毒死……”;“西藏亲英势力……使用种种阴谋诡计,对热振活佛造谣毁谤……热振活佛从大局出发决定暂时辞职”。

被改写成“爱国爱家”的
五世热振仁波切

而这一段简直就是CCTV播出的红色电视剧的情节:“亲英分子质问热振活佛:‘西藏何以要亲中国?’热振大义凛然地回答:‘一九零四年英国军队荣赫鹏攻入拉萨,军事赔款概由中央政府所付,所以如果不是中国的钱,岂能赎回西藏的身?’”

这一段更是背离事实:“达扎调动三千多名藏军前去镇压,包围了在色拉寺的六、七百名僧侣,并在英国人的指导下,用机枪、大炮向他们攻击…这是西藏现代史上用鲜血书写的极其悲壮的爱国史诗,可歌可泣!”。

《亚洲周刊》处处引述“涉藏摄影家杨克林”对热振活佛及西藏历史的解释,这位既“采访过西藏的许多重要领导人”又“十多次觐见过尊者达赖喇嘛”的杨克林,则又转述前国民党蒙藏委员会秘书、后中共社科院研究员柳陞祺在几年前的回忆,把五世热振仁波切的悲剧说成是因为太热爱中国而“殉国”,可是柳陞祺当年在拉萨写的《西藏政变实录》,披露的却是热振活佛是因当摄政王时结怨,以致被几位贵族假公济私,报仇雪恨。并清楚地说明,藏兵开炮有洋人指挥是“无稽之谈”。

这篇文章最不可容忍的,是把在1959年3月被中共军队创击过的希德林、1960年代初期被设为改造“三大领主”及其子女的“学习班”、文革中被红卫兵和造反派当成广播站和武斗战场、文革后期被中共军队驻扎最终变成废墟的希德林,说成是“热振活佛死后,达扎先派人将他的遗体移至喜德林寺中,后又策划暴徒掠烧了喜德林寺。于是,喜德林寺成了一片废墟”。补充一句,希德林并不是热振仁波切在拉萨的驻锡地,而是热振仁波切在拉萨的修法之处。

文章还提到杨克林要拍摄“热振活佛殉国故事”的纪录片和电视连续剧,并打算修复希德废墟,在里面展示所谓的“民族团结”的文献文物。事实上,这即是企图将希德废墟改造为一个红色景点,向各方游客讲述这样一个故事——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五世热振活佛惨遭英帝国主义分子与藏独分子的毒手之后,他的寺院被藏独分子毁为废墟,如今在致力于汉藏团结、祖国统一的各界人士的努力下,重又恢复原貌——看起来,改写热振仁波切与希德林的工程正在进行之中,改写西藏历史的一个个具体工程仍在继续之中。

2012-11,写于拉萨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并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以下关于今日希德林的照片,拍摄于2012年10月-11月。


延伸阅读:

漢藏不能忘卻的愛國情·紀碩鳴 《亚洲周刊》第二十六卷三十五期 (2012-09-02)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hs&Path=2268715452/35hs1a.cf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7日, 1: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