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嘉央诺布:保护衮顿,RFA得自由

境内藏人冒着巨大危险供奉尊者达赖喇嘛法像、顶礼尊者达赖喇嘛法像。(转自网络)

就在我们之中许多人被此事闹得鸡飞狗跳、浪费宝贵时间的这几周里,图伯特境内好几位大智大勇的仁人志士,为了‘让赞‘,为了让尊者达赖喇嘛回到自由的图伯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必得扛起这神圣的任务,不但要接续他们的自由奋斗,更要保证尊者达赖喇嘛在国际上崇高的令誉、他作为图伯特民族精神领袖与国家元首的伟大地位,不能被政客、投机者为一己之私欲而操纵与破坏。”

PROTECT KUNDUN, FREE RFA
保护衮顿,RFA得自由
作者:嘉央诺布(Jamyang Norbu
时间:2012123
我为<让“自由亚洲电台”得自由!>文搜集材料的时候,找到很多资料,可是没办法放进一篇文章里面。另外,我还看到了一些令人惴惴不安的材料,虽然这些证据更可以佐证我的说法,但我不想放在文章里。
一位偶尔会阅读我博客的教授朋友,看了〈让“自由亚洲电台”得自由〉一文,写e-mail给我,指出我的分析有暇疵(因为我自我审查的缘故)。他认为我的文章引人入胜,“好似侦探小说”,然而,他教训我:“任何好的侦探故事,都必须解释‘动机’以及‘机会’。你的文章虽然对北京的主要动机——利用藏人行政中央,使得自由亚洲电台无法广播‘分裂国土’的讯息到图伯特——分析得非常好,很有说服力。我却对于你忽略‘机会’这一大块觉得很讶异。单单只靠藏人行政中央的话,是没有能力在自由亚洲电台搞出这么大的人事案的,它还需要机会。有头脑的人对你们总理洛桑僧格只用‘迷倒’Libby Liu(借你的话)的方法,就可以达到让自由亚洲电台阵前换将的目的,是不会相信的(虽然我肯定她确实在许多方面都被他‘迷倒’了。)”
我的朋友说得没错。藏人行政中央用了什么样钥匙,才解开Libby Liu的合作之锁,把阿沛晋美开除呢?
在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一篇漫长而详细的政策分析〈中国的全球宣传战以及如何削弱美国的反应〉一文中(China’s global propaganda warfare and weakening US response),顶尖的中国军事与外交政策专家,成斌(Dean Cheng)写道:“美国对策略通讯机构的支持已经不如过往”,“美国策略通讯频道减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广播却大量增加,两者加起来,已经引发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的共同关切。例如加州共和党众议员,佐伊罗芙格伦(Zoe Lofgren)最近写信到美国广播理事会(U.S. 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 BBG),质疑为什么要整合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以及中东广播网,并重复提出共和党众议员达那罗何巴克(Dana Rohrabacher)以及民主党南西佩洛西(Nancy Pelosi)等人曾经表达过的忧虑。”
「整合」并且缩减美国众多的国际广播服务,是一个短视近利的决定,主要是为了减少支出,而且情有可原地,使得诸位电台台长害怕饭碗不保。然而,自由亚洲电台的Libby Liu似乎有很大的野心,她想成为美国国际广播网整合之后的总负责人,所以一直努力地结交权贵,以确保她将来有机会可以晋升大位。
藏人行政中央有办法吸引Libby Liu,让她同意遵照他们指示办事的一大诱铒,就是觐见达赖喇嘛的机会。Libby可能本来就想要接近尊者,想利用她跟尊者的密切交情,让美国广播理事会钦佩不已,因此选她担任美国国际广播网整合后的总台长。Libby的问题是,尊者十多年以前虽然曾经到华府拜访过自由亚洲电台,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其原因,可能与总理桑东仁波切低调却有效的抵制行动有部分关系。极为可能,第一个向Libby Liu提出她可以见到达赖喇嘛的人,是司政洛桑僧格。达赖喇嘛再度拜访自由亚洲电台,只有在洛桑僧格选上总理以后。当时,尊者在洛桑僧格与桑东仁波切的陪伴下抵达自由亚洲电台,后两位利用这个机会大吐苦水,抱怨自由亚洲电台居然允许反对藏人行政中央的人上节目。
当然,尊者单单拜访自由亚洲电台一次,是无法满足Libby Liu的计划的:这样她还是无法向美国广播理事会展现出她与达赖喇嘛的关系密切。因此,藏人行政中央为了她制造了更多机会,让她在达兰萨拉与其他地方都能亲近尊者。事实上,有好几次,不论达赖喇嘛旅行到哪里,Libby Liu与司政洛桑僧格俩都一直尾随。
藏人行政中央用这种办法“酬庸”Libby Liu女士的一个显著实例,是前几天一些图伯特媒体机构所收到的一封信,这封信是由Libby Liu 的副手Kalden Lodoe所写,可能是一封遭泄露的邮件。根据这封信,Libby现在人在印度,她将在南印度得到极为隆重的接待:她不但会在孟戛德(Mungod)的众目睽睽之下觐见尊者,她本人还得到对群众讲话的机会。这些安排,似乎都是为了让她能够向美国广播理事会,显示她与达赖喇嘛的关系非常密切。在这封电子邮件中,Kalden写道:“我将会向孟戛德的定居点官员要求,请他们为Libby Liu 安排一个机会,让她能对前来聆听尊者讲授佛法的群众发表谈话。”
Kalden Lodoe究竟在讲什么?他是说Libby这个女人,要在达赖喇嘛说法讲经的某个时刻,从台上站起来,然后发表谈话吗?我从没有听说比此事对尊者更不敬、更近乎亵渎的事了。然后,在行程表里面,我们看到司政将在24日与Libby Liu在德里的凯悦酒店会面。他到底必须跟这个女人见几次面?有什么事这么紧急?
另一件稍早发生过的“酬庸”Libby的事件,似乎发生在1023日,伦敦列格坦研究所举办的“更繁荣世界的道德观”研讨会上,尊者参与了其中的一场讨论会。司政洛桑僧格为Libby安排在这个场合觐见尊者。根据在现场的一位目击证人表示:“Libby Liu总是被安排坐在尊者的旁边,坐得太近了,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另外,洛桑僧格与Libby Liu似乎还利用此次聚会,顺便讨论了开除阿沛晋美一事。
尊者早已说得清楚明白,他已经从政治圈中退休,也不再处理官方的事,目前一心一意只想灵修,并从事慈善人道事业。结果,政客以及官僚不但跟着他,事实上几乎是穷追不舍,全世界到处跟着跑,只为了跟他一起照相,或者骚扰他,希望得到他的支持,以实现一己之诡计,这样的情形,应该使所有关心尊者的热血博巴感到极为愤怒才对。
事实上,Libby Liu以前跟尊者见面的场合里,她紧坐在尊者旁边的方式,看起来都非常不恰当。我刚好在美国广播理事会的网站上看到几张她这样做的照片(连结在此)。左起第二张照片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甚至到恶心的地步。我不会在此博客转贴这张照片。我想请求所有的博巴跟美国广播理事会连络,让他们拿下该张照片。
我认为洛桑僧格允许这个女人觐见尊者这么多次,只为了从她那里得到一些政治上的好处,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难道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背景吗?在当上自由亚洲电台台长之前,她曾是旧金山的副检查官,与另外一位检查官卷入性丑闻之中(就在她嫁给另一个男人的前两天),此事在旧金山的司法界闹得沸沸扬扬,被称之为“办公室寻欢案”(”Office Whoopee Case”),甚至成为“戴维莱特曼深夜秀”上被嘲讽奚落的事件。你只要在谷歌搜寻 “Libby Liu San Francisco Chronicle”就可以看到当时的新闻报导。
当然,尊者在此事上的作为是纯洁而白璧无暇的。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亲切的人,他总是极为自然、又有同理心地跟他见到的每个人拉手。然而误会是有可能产生的。我们以前就曾经发生过问题:九零年代,宗教文化事务部(chodon leykhung)不顾图伯特驻日代表处的忠告,安排麻原彰晃跟尊者见面,还让他们一起拍照。后来这张照片被放到极大,就摆在麻原的真理教大堂正中央。后来他因为东京地铁的沙林毒气攻击事件而被逮捕,日本警方以及媒体记者接着在他的庙里发现他跟达赖喇嘛一起拍的照片,结果,梅克劳甘济涌入大量日本记者、电视台人员、还有几个看起来像是警察或者情报干员的人物。我当时就在那里。
谢天谢地,流亡政府官员、我自己还有其他人,用了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反复解释,终于说服了日本媒体,让他们相信尊者与麻原彰晃没有任何关系,而那次尊者在达兰萨拉接见他,只不过是例行接见信众而已,不具任何特殊意义。然而即使到现在,尊者与麻原有关系的大谎言,还是被中共文宣部拿到西方去大作文章,还被雄登信徒拿来反批藏人行政中央。即使你知道你自己行得稳坐得正,还是不够的,而且丑闻一旦爆发,几乎是无法完全消除的。
在麻原事件发生之前一两年,时尚杂志《浮华世界》刊出了一篇语带嘲讽的报导,主要是说尊者出现在一个专为好莱坞名星所举办的宴会。两位阿尼玛卿研究所的同事,Tashing Tsering la, Lhasang Tsering la,再加上我自己,求见尊者秘书处的一位官员,并向他说明为什么秘书处以及流亡政府必须过滤达赖喇嘛接见的每一个人,确保每个人的衣着都得体,还要告诉他们什么才是觐见的合宜的举止,避免造成任何误解。我们也告诉他,西方媒体对于尊者的热忱并不可靠,我们永远必须小心谨慎。我想我当时甚至在《民主报》写了一篇社论。我记得当时有一队妇女冲进我们在梅克劳甘济的办公室,大叫说我们散播关于达赖喇嘛的谎言。
对博巴来说,最重要的事,是要想办法让这次自由亚洲电台丑闻案尽快而且公正地得到解决。目前所有的讨论还是局限在图伯特世界以及我们的支持者之中,我们应该让它尽量保持这样。边巴次仁议长写给众议员罗何巴克的信,除冷嘲热讽之外,还傲慢又愚昧地把副本传给欧巴马总统。这个政客难道不知道寄给美国总统的怪信(特别是从国外寄来的),一律都由情报部门以及联邦调查局予以调查吗?而最近联邦调查局调查的各种案子,不幸地,很容易泄露给媒体。
我认为我们目前可以做的最佳损害控制策略,就是像我前一篇文章所提到的,由议会(排除边巴次仁)进行彻底的调查,不但可以让各方都感到满意,我们也可以制止糟糕的事态继续扩大。而这个调查委员会当然必须完全超越党派,还要作出一份诚实而且详尽的调查报告。每一个跟Libby Liu有关系的人、跟阿沛晋美被开除有关系的人,都必须被传唤到听证会上作证:包括几个主事者,如司政洛桑僧格、Dhonchoe Lobsang Nyendak以及自由亚洲电台的职员Kalden Lodoe,即使是一些次要的人物,如ICT主席与前特使Lodi Gyari,议长边巴次仁,以及自称为司政“咨商顾问”的Kalsang Kaydor Aukatsang也都应该出席。
就在我们之中许多人被此事闹得鸡飞狗跳、浪费宝贵时间的这几周里,图伯特境内好几位大智大勇的仁人志士,为了“让赞”,为了让尊者达赖喇嘛回到自由的图伯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必得扛起这神圣的任务,不但要接续他们的自由奋斗,更要保证尊者达赖喇嘛在国际上崇高的令誉、他作为图伯特民族精神领袖与国家元首的伟大地位,不能被政客、投机者为一己之私欲而操纵与破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6日, 2: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