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拉萨路上的“科尔厕所”

唯色附言:今天是2013年第一天,贴一篇比较轻松的文章。愿新年里,众生安好!

这张照片转自德文网站。图说(苏晓琴翻译)写到:“与权力同行(图集标题)——不是的,科尔在1987年7月访问西藏时并没有感冒。那条漂亮的生丝围巾是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送给他的问候礼物。据曾经陪同科尔总理的Mainhardt Graf von Nayhauß先生回忆,‘当三名身着民族服装的漂亮藏族女孩上前,想从一把装饰精美的壶中为总理斟上青稞酒时’,科尔却因为‘忙着跟人握手’连看都没看。”
看来,科尔总理的傲慢,不仅仅在于一次也没用过中方专为他定制的大号抽水马桶,专为他修盖的路边厕所啊。。。


拉萨路上的“科尔厕所”

文/


听过一个故事:19877月,时任德国总理的科尔(Helmut Kohl)在访问中国时突然表示要去西藏,这可不是一般的外交活动,因为迄今为止,他也是西方国家唯一访问过拉萨的政府首脑。之前,邓小平与科尔曾聊过个子高与矮的话题。面对身高1.93米的科尔,矮小的邓小平说“天塌下来,我也不怕,因为有高个子顶着”,看上去他们关系不错。
所以科尔一定要去拉萨,“韬光养晦”的中方只好答应,并且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包括考虑到从拉萨的机场到市区当时须得耗费两个小时左右,科尔总理如果途中要方便怎么办?总不能让科尔总理在公路边、在阳光下,被众目睽睽着,进行这一私密的活动吧。于是决定加班加点,立即盖一个豪华厕所。
鉴于科尔总理很胖,据说体重超过110公斤,中方还专门从内地调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号抽水马桶进藏,不知道是不是从科尔总理的故乡进口的。甚至不知道,连修建厕所的工人是不是也从什么工程部队紧急调来的。总之经过快马加鞭的建设,为科尔总理盖的厕所在最后一分钟顺利落成,当科尔总理迈着沉重的步履走下飞机,移驾前往拉萨时,接待他的中方干部们都由衷地希望他在途中使用一下这个厕所。
然而,一路上,科尔总理盯着窗外的风光目不转睛,似乎毫无便意。夏日的拉萨河谷美不胜收,蓝天白云下,长长的雅鲁藏布一如千年静静地东流而去。接待人员计算着距离,小心翼翼地第一次开口问道:科尔总理,您想方便吗?不。科尔总理面无表情地一口回绝。还有几公里了,又问:科尔总理,您想方便吗?不。科尔总理有点不高兴了。眼见着豪华厕所已经出现在视野中,接待人员第三次按耐不住地询问时,科尔总理终于发脾气了,大声喊道:“不!”
这下好了,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再也没人胆敢建议他上厕所,以免酿成外交风波,以至于数日后,科尔总理离开拉萨时也是从那厕所边一闪而过,甚至连眼皮都没抬。唉,科尔总理太不给面子了,这体现中德人民友谊的厕所一次没用上就成了历史,徒留下“科尔厕所”的别名流传于世。
不过倒也没报废,因为有从上到下的各类官员都喜欢领略一下为德国总理专门盖的厕所。他们有没有轮番去坐一坐那大号马桶呢?反正当官的以大腹便便居多,说不定恰好适合他们的臀部。后来拉萨机场的路改道了,这“科尔厕所”领导也用不上了,何况乎年久失修,连大号马桶也失踪了,只好改成蹲式便坑,承包给附近住在“社会主义新农村”里的农民,旅游团路过时向游客开放,一次一元钱。
告诉我故事的人是当时随行的德国记者,如今驻京。他说他后来问过科尔夫人,为什么科尔总理执意要访问拉萨呢?据说当时的访问甚至有可能让中德关系变得微妙,人人都捏了一把汗的。科尔夫人透露了一个秘密,说西藏一直是科尔的梦,他年少时看过哈勒写拉萨的书,无比神往,所以他无论如何要在有生之年去一次西藏,哪怕给中德关系带来麻烦。
哈勒就是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rrer),六十多年前逃到拉萨一住七年的奥地利登山运动员,还曾教过尊者达赖喇嘛的英文。如今拉萨的一些老人还记得哈勒当年爱跳舞爱打麻将,一口流利的拉萨话,是人人喜欢的开心果儿。当然,无数的拉萨之外的世人所喜欢的,是他写的《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这本书。

2012年9月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在拉萨七年的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rrer)。
哈勒写的名闻全球的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31日, 11: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