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法国《解放报》和法国《新观察家》周刊驻中国记者秘密访问自焚藏地

唯色注:汉人作家丁一夫在文章中写到,“至今為止,全世界還沒有一家媒體到達任何一起自焚的現場,沒有一個記者采訪過任何一個自焚者的家庭和朋友,沒有發出過一篇有關自焚者的詳細報道”,这句话是不属实的。 

事实上,历尽艰难去自焚藏地采访的外国媒体有法国《解放报》与法国《新观察家》周刊、美国时代周刊等。而且法国《解放报》与法国《新观察家》周刊的记者两度去采访。一次是今年4月去青海省同仁县自焚藏人索南达杰的家乡,都各有翔实报道和珍贵照片。我在博客上发过推友 @Zoe_xuan帮助翻译的法国《解放报》到自焚藏人索南达杰家乡的采访报道。第二次是今年11月底去青海省同仁县自焚藏人当增卓玛的家乡,原本还要去另一位自焚藏人的家乡,但被村口的拿枪便衣驱逐。 

而美国时代周刊记者去年赴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即去年8月15日灵雀寺僧人次旺诺布、11月3日甘丹曲林尼众寺尼众班丹曲措自焚牺牲之地——采访,发表长篇报道<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 

还有澳洲ABC电视台驻北京记者突破军警封锁,进入自焚藏人多达30人的阿坝县和自焚藏人多达12人的夏河县,采访当地藏人对自焚族人的沉痛感受,介绍了藏区军警遍布、藏人被严密管控的现状,提供了非常重要和宝贵的记录视频:Rare footage shows extreme measures of Tibetan protestors这里可以看到解说的中文译文。

另外,纽约时报从达兰萨拉报道<为什么格尔登寺成为自焚藏人的中心?>,英国卫报从达兰萨拉报道<一位藏人少女悲惨的自焚之路>,披露了自焚藏人扎白和才让吉在自焚前留下的遗言。 

以上我举例的是仅我所知的和记得的外媒对藏区自焚藏人的报道。其他外媒应该也有报道,因为语言、文字不通,原谅我一时找不到。总之,仅我所知,在中国政府严密封锁全藏区的事实面前,这些外媒为去铁网下的藏区采访高压下的藏人,已经是竭力的了。 

在此,转载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发表的法国《解放报》与法国《新观察家》周刊去自焚藏区秘密采访的两篇最新报道。

法国《解放报》2012年12月12日关于藏人自焚的特别报道,图1为今年10月23日在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自焚牺牲的58岁牧民多杰仁钦在自焚时的照片,图2为今年11月15日在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自焚牺牲的23岁女青年当增卓玛生前去拉萨朝圣时的照片。

法国《解放报》2012年12月12日关于藏人自焚的特别报道。图为记者菲利普-格朗热罗去同仁县扎毛乡果盖里仓村自焚女青年当增卓玛家里,给她父母拍摄的照片。


藏人以自焚抗议北京的同化政策

作者 瑞迪
发表时间 2012年12月12日
转载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

中国政府试图以强硬的刑事指控策手段,应对境内藏区近期增速发生的自焚事件之际,《解放报》驻京记者菲利普-格朗热罗(Philippe Grangereau)走访中国藏区,试图了解促使藏人选择如此惨烈的方式表达抵抗的原因。《解放报》周三发表了格朗热罗的长篇报道,指出,越来越多的藏人以自焚,来抗议北京政府推行的同化政策。

文章写到,自2009年2月的第一起自焚事件之后,近百名藏人以汽油和火柴结束他们的生命。其中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有牧民,有新婚者,有僧人,有父母。文章指出,藏人眼看着他们的世界在消亡,这些自焚举动似乎是为了延缓这种进程。一名藏人教师向《解放报》记者表示,汉人想根除藏人的语言,藏人的文化,藏人的信仰、藏人的历史,藏人的尊严,要将藏人同化。如今,80%的藏人都明白了汉人的这种意图。

《解放报》记者随后介绍了他试图走访青海藏区多禾茂的经历。一名17岁的藏族女青年11月25日在那里自焚身亡。记者进入多禾茂的路途很不顺利。这个村庄虽然位于海拔3600米的高原之上,周围群山环绕,但是,《解放报》记者却几次遭遇警方盘查。他们一行只是在夜幕降临后,才辗转进入了另一个藏人村镇。这里的一名23岁的藏族女青年于11月15日,趁父母外出,用摩托车油箱中的汽油,在附近一座空旷的寺庙,自焚身亡。《解放报》记者注意到,她家中墙壁上,张贴着许多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行政中央总理洛桑桑盖的画像。这位女青年的父亲曾经是村干部,并曾经两次得到政府的表彰。一名邻居向《解放报》记者表示,女青年在自焚前,曾长时间的观看电视台播放的藏人歌曲。在长时间沉默之后,这位邻居终于放松了警惕,向《解放报》记者说,自焚者认为,倘若没有汉人,达赖喇嘛就可以返回西藏,那时,一切就会好转。女青年自焚之后,警方两次来家中调查。她父亲说,女儿的献身对藏民族是有益的。

《解放报》记者注意到,普通藏人开始继续藏族僧人三年前开始的自焚抗议方式。一名藏族诗人认为,很多献身者都坚信得到了达赖喇嘛的默许。不过,最近几周自焚事件加速发生,导致当局进一步加强控制。藏人旅行时,如今需要有5种不同的证明。同仁县几乎已经处于军事管制的状态,警察和军队都不够用,当地的公务员至少一半的工作时间是在昼夜监督大街小巷。一名工作人员向《解放报》记者暗示,他担心会发生藏人大起义。

格朗热罗介绍说,在自焚之外,藏人也在以其他方式表达抗议。11月,共和县500名学生曾集会,对一份官方声明称藏人自焚是愚蠢举动表达抗议,他们也要求越来越受到排斥的藏语教学重新进入教学大纲。桂南县一名小学校长向《解放报》表示,学校里近年培养的藏语教师都不再教课,而那些以汉语教学的老师都获得了职位。这是当局所谓“双语教学”的后果。事实上,所有课程都是汉语授课,只有藏语课除外。独立藏人作家唯色向解放报记者表示,2008年发生在拉萨的藏人抗议游行活动让中国政府措手不及。此后,当局认为那些以藏语教学的学校是培养独立人士的地方。唯色指出,之所以有这么多藏人自焚,是因为镇压已经严厉到了藏人不再惧怕死亡的地步。但是,在她看来,这些自焚行动并不是绝望使然,正相反,是出自唤醒藏人觉悟的希望。自焚者忍受的痛苦折磨使他们要传达的信息获得一种巨大的力量。国际社会也许为他们的献身所感动,这当然好,但是,自焚者首先是在向藏人表达心愿。

最近4年,观察人士和记者已经无法前往西藏。原本在北京居住的唯色因为中共18大,而被迫返回拉萨居住三个月。她向《解放报》表示,她看到的是一个处于紧急状态下的拉萨,像一座巨大的监狱。几乎在每个街口都会遇到搜身和安全检查。但这些检查很少涉及汉人,但藏人、即使是孩子,也总是被搜查。那里所有寺庙都有警察和党的工作小组。唯色表示,她曾做过一次记录,步行500米的路途中,她看到了21个警察岗亭,两所大的警察局,三支武警巡逻队。【唯色注:我的原话是:“在小昭寺路,从北到南不及500米的距离,有两个便民警务站,21个警察查证件的点;背着灭火器举着钢叉来回巡逻的武警两-三批,每批5至6人;还有三三两两走来走去的公安……】。她说,人们脑海里充满怨恨,愤怒随时可能爆发,但是,西藏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监狱,任何反叛都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就被镇压。

…………

法国记者采访青海藏区自焚者家属

作者 杨眉
发表时间 2012年12月16日
转载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12月3日联合下发了《关于依法办理藏区自焚案件的意见》,意见指出近期在藏区发生的自焚案件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相互勾连,有预谋有组织策划的重大恶性案件,声称将对策划、煽动他人实施自焚的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对在公共场所自焚行为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责任。那么,藏人自焚究竟是受他人煽动教唆还是出于他们本人的意愿?

虽然中国当局全面封锁了发生自焚事件的藏区,法国《新观察家》周刊驻京记者高洁近日得以潜入青海藏区,采访了11月15日在同仁县扎毛乡果戈(音译)村的村庙堂中点火自焚身亡的23岁的当增卓玛的父母,使外界对这些将自己作为火炬点燃的藏人们多了一些了解。

《新观察家》周刊这篇报道文章的标题是西藏:肃静,有人正在死去。文章的副标题是: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就有九十多位藏人自焚,其中十一人在青海,他们必须以生命来捍卫自己的语言,文化和宗教。

记者讲述了前往青海藏区采访的经过,当增卓玛所居住的果戈村离同仁县城相距40公里,但是,记者必须等到天黑以后,才得以悄悄地潜入村庄,采访到当增卓玛的父母。照片上穿着红色皮夹克,佩戴着珍珠项链,头发整齐得盘在头上的当增卓玛看上去象一位赶时髦的年轻人,与那些衣着破旧,走一步磕一个头的佛教徒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然而,11月15日,趁着她的父母去邻村的时机,她在村里的庙堂中用从摩托车里偷来的汽油点燃了自己,是她的一位朋友在事后发现了她已经烧焦的尸体。

第79位自焚藏人当增卓玛生前照片。

当增卓玛是一个富裕的牧民的女儿,父亲曾经是村长,悲痛使当增卓玛的母亲说不出话来。她的父亲用沙哑的嗓子这样介绍说,当增卓玛曾经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她在学校里学习过中文,也十分喜欢同父母一起出门旅游。父亲记得她在自焚前几天,一篇又一篇的倾听顿格伦dunglen歌曲的录音带。《新观察家》周刊记者介绍说,這些歌曲一般都很緩慢,忧伤,令人入迷,歌手一般都是一些年轻的藏人,歌曲的主题大多是远离精神领袖的藏民的痛苦以及为雪国而牺牲的烈士们的光荣。多名演唱顿格伦歌曲的歌手因被指控煽动分裂主义而遭到当局的逮捕。高洁提问道:当增卓玛是否真是因为受到歌曲中英雄主义的激励才自焚身亡?她在自焚前有没有同其他九十多名藏人一样高喊这样的口号?达赖喇嘛万岁!西藏人民自由!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为了防止自焚事件再度发生,当局采取步步设岗,层层封锁的高压措施,尽管如此,当增卓玛自焚的消息在当天就传遍了全世界,从她家灵堂中堆满如山的礼物中可以看出,来她家祭奠的人数不胜数。这些礼物除了许多包的茶叶以及达赖喇嘛的照片之外,还罕见地出现了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的头像。记者评论说,看来藏人已经将宗教信仰与民族前途联系在一起。

同仁县的一名地方政府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 扎西冒着极大的风险接受了法国记者的采访。他说,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藏人的参政意识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要捍卫藏族的语言。任何对藏语教育不利的措施就会引发几千名中学生的示威抗议,这些学生们面对满街的荷枪实弹的士兵丝毫也不会畏惧。我们实在是忍无可忍,几乎巴不得与当局发生正面的冲突。不过,扎西本人也不得不每两天轮流做十二个小时的监视工作,工作的内容就是坐在一辆汽车内监视外界发生的一切。扎西向记者讲述了一个目前在藏区盛传的故事。讲的是一个青海省的一名高官到访一个发生自焚事件的乡村,这名高官问村民:“我应该做什么才能够阻止类似的可怕事件再度发生?”村民们一致回答说:“给我们真正的自由和自治”。这名高官为难地回答说:“这 …….就是北京也不可能给你们这些。除了这些,我还能为你们做什么?”村民们失望地表示:“谢谢,别的我们什么都不需要”。

对自己民族的前途以及文化的危机感在藏族的精英阶层也同样能够感觉到,高洁评论说,北京多年来一直声称要保护少数民族文化,但是,最近几年来,政府的政策似乎正在走向加速将藏人汉化的方向。在青海省的省府西宁,记者走访了一些在大学、出版社以及媒体工作的藏民,西宁的中小学中根本没有双语学校,一名母亲绝望地表示:她的大女儿已经全盘汉化,为了避免小女儿走上同一条道路,她将女儿寄养到有双语学校的乡下,但是,青海省最近刚出台新政策,双语学校毕业的高中生中只有21%的学生可以入高校深造,而汉语学校的毕业生的入学率却为95% 。她说,北京这不是明摆着要扼杀藏人的文化吗?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民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17日, 7: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