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一名女性权益专员周一被打死。这样的悲剧已多次发生。阿富汗宪法规定男女平权,但这仍是一个危险的男权社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受害女性的名单很长。她们中有学校校长、教师、律师、警察、电台主播、议员。过去十年,阿富汗已有数十名女性被残忍杀害。凶手是塔利班,或者其他极端伊斯兰分子,甚至是她们自己的家人。

尽管如此,阿富汗社会总体上还是为女性敞开了一道门。母婴死亡率回落,250万女童走入学堂,这是前所未有的。尽管仍为数很少,但毕竟有了女大学生,女职员,女议员。

科菲(Fawzia Koofi)就是一名女议员。她强调,要维护阿富汗女性所得到的权益,必须依靠外国的支持。否则,即便把这些权利夺走,处于”第二性”地位的女性也只会默默承受。

萨玛尔(Sima Samar)是阿富汗人权委员会的主席。她认为,女性权益缺乏制度和政策保障。此外,女性在国家重建中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她觉得,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卡尔扎伊政府,都缺乏改善阿富汗女性地位的政治意愿。

萨玛尔本人持续受到死亡威胁。在过去的恐怖袭击中,她已失去了一些女性朋友和共事者。但她并未因此沉默。”如果一名女性被烧死,谁要负责呢?难道是她自己点火的吗?我们的法律和判决没有为女性提供保护。”

阿克拉米(Mary Akrami)每天都要直面法治的缺失。这位年轻女性所在的救援组织为从家中逃走的女性提供帮助。这些女性有些是因为家人逼婚,有些是为了不再受强暴、受虐待。这些反抗的女性面临生命威胁,因为她们被认为玷污了家庭的名誉。所以,大多数女性根本就不反抗。阿克拉米说,女性并不单单需要识字扫盲的课程,而是需要长期的战略和支持,需要明确的认可,女性也要团结起来。

时至今日,阿富汗仍是一个保守的男权部落社会。30年的战争与暴力,伊斯兰教被当作政治武器滥用,使得阿富汗女性更加无助、越发受到漠视。即便是西方的反恐战争,也更多是把女性权益当作点缀,实质上并无真正的改变。

作者:Sandra Petersmann 编译:苗子

责编:李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