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绪语

围绕大会的权斗很精彩,中共十八大会议本身却是沉闷已极。国内虽仍有一部分寄望于自上而下的改革的人士百般寻找大会的所谓亮点,但是除了习近平会后的讲话激起一层涟漪之外,实质性的内容委实欠奉。胡锦涛的裸退,结合常委会中前朝遗老的绝对多数,只能解读为自身权斗的彻底失败,而不是什么创立新规。

十八大前后,曹海波、李必丰、翟小兵、陈克贵等案子的处理方式,显示了现政权对于政治异议的极端高压手段并未有任何改变的迹象。此时欢呼什么视频反腐、重庆平反之类,实难逃孤陋或捧哏之讥。诸如“不走邪路”、“空谈误国”的说法,已明白无误地将党国的意志和底线昭告于世。对他们丢掉幻想,必须是改变现状的第一步。

二、话题

中共十八大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张峰: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讲,“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所谓封闭僵化的老路就是指改革开放前的传统社会主义路子,当然也包括苏联模式社会主义的路子。改旗易帜的邪路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完全放弃社会主义的旗帜,走资本主义的路子。还有一个也是指我们不能照搬现在在一些西方由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发达国家所主张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因为这不适合我们中国国情。

吴敬琏:从十八大作出的判断和决定看,重启改革这一步已经迈出去了,接下来关键在落实。

吴稼祥:你能想象美国离任总统,替新任总统做国情咨文么?凡是今天失望的人们,想想这个。别人结婚,自己上床,那一定不是在洞房里。

:十八大之后的反腐败第一枪从徽博上打响,而且干净、利落,两三天就把一名正局级区委书记拉下马,意义十分深远。微博反腐败在合法化、程序化,已对官场产生实质性压力。它未来的反腐作为更有着十分辽阔的想象和实践空间。这意味着中国的反腐败格局有可能出现质的重组。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十八大之后中国不太可能出现深层次的政治体制改革,但7个政治局常委中有5个将在5年后退下,中国的政治改革极有机会在5年后出现。

张健:这应该是底霜和染发剂使用量最大的一届常委会。

全国政协副主席郑万通:协商民主比西方民主只讲竞争好。

莫之许:空谈误国翻译成英语叫SHUTUP,广东话叫你收声啦,主要针对体制附庸的公知政改言论,而非针对毛左老路和西化邪路言论,所以各路公知要小心了,再不知趣,当心被塞马粪。

张健:打车回家,司机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第一步是赔偿九月被砸日本车的主人。

北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类的说法,可能比较清晰地显示了习近平的执政路向:对内打民生牌,对外打民族主义牌,民生日艰时不排除挑动民族主义情绪转移矛盾。

何清涟:习即位后三讲话,一是面包;二是反腐(短板是能否反Princelings,根源是制度的腐败再生机制);三是国家复兴(),此乃重塑政治合法性的三招。强调国家、民族高于个人(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非民强(有个人权利)而后国盛。

-怪鳥-:以复兴﹑崛起来维系向心力是帝国主义时代的政治动员手法。今天的世界,是法治﹑人权﹑平等﹑自由这些具有普世意义的伟大的政治观念主导的世界。一个具备基本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气的权势人物,不应该在虚妄的﹑国家至上的喧嚣中沾沾自喜。

北京崔卫平:看到报纸上花许多篇幅谈“这十年”,也发表个看法。这十年,是觉醒和抵消的十年。一方面公民意识大幅度提高,人的尊严感在增强,公民行动越来越不可抵挡;另一方面,有人尽量抵消社会及个人所有这些努力,打击和压制公民的首创精神,重新将社会变得死气沉沉。

但斌:和几位中欧校友聊天。大家都对十八大之后充满希望,但听了讲话又有忧虑,担心改革无突破。我们这些人可以说是中国的中产阶级,一代人生长的环境造就对祖国充满深深的热爱,不愿社会动荡,期盼用改良的方式让国家变得更加美好。中国人应该有理由也有能力让这片土地变得平等、自由、美好和幸福!

南朵:强人当道的政治体制之下,媒体和大众习惯注目于为数不多的顶层人物,然极权之下,他们大多丧失鲜明的个人性,仅存不多的几张政治面相而已。对于刚刚履新的总书记,人们乐于在只言片语中寻觅符合内心期冀的信息指数,在其身体语言和声音作派中揣度符合明君的外在要件。但常识告诉我,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十八大代表何桂琴:我们固原团8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媒体开放日会场上遇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固原团一个代表哭得不行””10号早上,我们代表团又出现了一次流泪,而且达到一个更高的高潮,所有在场的代表在说的过程中一直在流泪,大家都很激动,用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任志强:不改就没有十九大。

星河, 任建宇与劳教

任建宇:劳教并非教训,而是经历:被刑拘那天是我公务员转正公示第一天。给我戴手铐都没感觉,麻木的。按手印时,因为慌乱,几次都按不成。女友写信给我说:“无论何时你对我说我们结婚吧,答案永远是:Yes,I do”。自由需要争取,个人坚守权利才能令社会更自由。这是我不撤诉的一个原因。

重庆劳教委:任建宇不是清白的,是有问题的,应该被劳教。

剑影秋歌一世:重庆劳教委太有趣了,既然认定任建宇应被劳教,为什么要放人?既然认定任建宇不清白,那么到底具体不清白在哪里?

苏小和:劳动教养制度不废除,某些组织里的人,从上到下,每个人都是历史的罪人。不管你们在台上说得多么动听,每个人都犯有反人类的大罪。你们愧对父母,愧对人类。

斯伟江:劳教所中,许多人和上诉人一样,或因言获罪,或是轻微违法,却被长时间身陷囹圄,父母难得一见,情人相隔铁窗。我们碍于知识或者恐惧,不知或不敢起诉,却成为恶法剥夺我们自由,堵塞我们正名的理由;任建宇案,本应该成为他们的希望,而不应该成为劳教所其他人的噩梦。

赵士林微博:任建宇案有两点值得高度关注:1羞辱法律的劳教制度何时取消。2因言获罪的万恶行径如何追责。

于建嵘:为什么要彻底改变甚至废弃劳教制度?1、劳教制度违反宪法和立法法,以行政法规为依据,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2、劳教制度赋予行政部门单方面可以长时间剥夺人身自由的处罚权,缺乏制衡;3、劳教制度成为了地方党政随意滥用、打击迫害上访民众、制造冤假错案的工具;4、劳教制度导致国家合法性快速流失。

章文的文章:经由任建宇劳教案,再次确认以下无可置疑的普世原则:主权在民,政府是民之仆人,公民天然拥有批评政府的权利,不受任何法律阻止和事后惩罚;国家政权是公民通过选举产生政府而形成的,政府如果辜负人民委托与信任,必须下台失去政权,而换新人组建政府来执掌政权,因此国家政权是可以且必须可以被颠覆

马怀德:十几年前就认为现行劳教制度有违立法法必须改革,作为特定违法行为人的收容教育制度必须有法律依据,且对象期限方式程序均要受到法律限制。一废了之固然轻松,但没有法治思维和制度约束,最终定会生出新的变相的"劳教"!斧头可能成为凶器,但不必销毁天下的斧头,关键是管住拿斧头的手。

莫之许:别说废劳教不大可能,就算废了,就没黑监狱和法制学习班对付访民了吗?就没软禁和73条对付异议人士了吗?废除收容遣送确实惠及了外出务工人员,废劳教也可能惠及一般治安违法人员,但我不认为是权利进步,而只是执法重心的调整。

人民日报:有明白才有清白,有公正才有公信。如今任建宇恢复自由了,但当初为何失去自由,依然缺乏明确说法。如果说发表“负面言论”涉嫌犯罪,那么当检察院不认为犯罪时,有关部门却通过劳教制度限制其人身自由长达一年,是否合理?公民的基本权利如何避免“扣帽子”式的威胁?

李和平律师:劳教制就是局部奴隶制,要坚决废除。

河南平坟

秋风论道:若有新政,请从这两样开始:停止强制计划生育,禁止政府平坟。自由地生育,葬之以礼,祭之以礼。这是两大天赋人权。这两个权利若被剥夺,人就不是人,其他人权根本无从谈起。

刘晓原律师:人家的祖坟在清朝没有被平掉,民国时代没有被平掉,"文革"时期也没有被平掉,但到了"和谐"年代就要被平掉。难道是祖坟的存在影响了社会"和谐"?

王维嘉: 平坟说到底是因为土地不是私有的。没有神圣不可侵犯的个人权利,既保不住儿孙们不被污染的权利,也保不住祖宗安息的权利。中国人没有宗教,祖宗就是宗教,这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国务院明令禁而不止,可见有多大的利益。

翟春阳:平坟的本质其实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专政”与“革命”是其中关键词。平坟是以“革除陋俗”的名义,而“专政”则是平坟能够实行的条件。“专政”之下,死人也无法幸免。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从反右到文革,从强拆到平坟,其本质都是暴力运动!暴力的目的,是制造恐惧。每一次斗争运动,都是一次恐惧训练,以让人民内心颤抖着屈服,以至成为恐惧的奴隶为追求目的。

云水禅心看世界:挖祖坟一直是对人的最大侮辱和惩罚,平坟扩耕突破的是做人的道德底线。赢得的是眼前利益,给后人所造成的危害同样是难以估量的。

三、微言

政论

NUS张军:当下天朝,如果没有政改,一切关于市场经济的谈论都是瞎扯,一切提振经济的招数都是画饼充饥、饮鸠止渴。而政改,除了有步骤的“四放”—放人、放言、放党、放选,其它都是浮云。放人就是无条件释放一切良心犯,放言就是依宪法切实保障言论自由、放党就是允许反对者自由组党、放选就是最终的民主选举。

王晓夏:事实证明,指望和幻想一元环境下的执政党主动去发动一场旨在削弱其权力和权威的闵珠改革是根本不可能的,放弃幻想吧!

胡德平: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以为,党和国家面临的两个最基本课题,第一个仍旧是下定决心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包括经济体制的进一步改革,也包括政治体制的改革;第二个就是如何进一步落实社会主义宪政法治,依宪依法执政治国。

赵士林微博:说一千道一万,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宪政民主政治,是中国进入现代文明国家行列的唯一路径,所谓左右之争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专制和民主之争、自由和奴役之争、特权和平等之争、文明和野蛮之争、前进和倒退之争、凋敝和繁荣之争、正义和邪恶之争。

朱智勇-:最近各地大员走马换将频繁并有感言,誓言“努力做一个清官”!很难想象欧美国家的政治家会如此讲演,“走邪路”的中华民国马英九总统如果在自己的就职感言中发誓:我将努力做一个清官!可能也会擂到台湾舆论。做清官需要努力,这不是天大的政治笑话吗?!

吴祚来:民生问题背后多是民主问题,钞票到了一定时期,只能靠选票解决问题。

赵士林微博:有感于越南国会立法要求高官公示财产。真反腐还是假反腐,能否公示财产是试金石。不管表决心如何坚定,如何天花乱坠,不敢不愿公示财产,反腐就是假的。公示没有任何技术问题,没有任何国情限制,就看你真反腐还是假反腐。

许小年:改革根本不需要顶层设计,顶层设计的一定是巩固官员权力的,现在需要的是放开,是制度创新,制度创新不是办公室里设计的,办公室设计的都是巩固权力,增加寻租空间的。设计什么啊,放开就得了。

秦晖:说中国是个没有契约的社会,最大问题是政府和人民之间没有契约;权力不受限制的政府,不要为他推卸责任,责任不被追究的政府,千万不要给他扩大权力。政府的权力太大,大到让你死就死,让你活就活;但责任小到可以不管你死活,当然也搞些皇恩浩荡的事情,但总是不搞最该搞的。

杨继绳:这种体制下只有三种人,一种是“适应的人”,不仅主动迎合,还可以创造发明,他们浑地如鱼得水;第二种是“消沉的人”,我惹不起你,就躲着你,消极怠工;第三种人是敢于抗争,力图改变的人,这样的人在我们的文化中是凤毛麟角,但总得有人努力来做,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

理性哲人:国人必须清楚两个问题:宪政民主必须脱离政党领导。一部具有国民政治共识的宪法是宪政民主的基础,而这样的宪法不允许表达政党领导的思想;国民实现在宪法基础上的政治共识,意味着全民公决是宪法产生的法律基础。上述两个原则是实现宪政民主的重要前提。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在改革过程中,逐步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要求不要往前走,维持现状就行,是最大的问题。当前,需要我们怀着一种历史的责任感和历史担当,然后通过一场变革,走上法制国家轨道,实现真正的长治久安。

独立学者2010:权贵结构的固化,造成体制不但和其声称代表的普通民众缺乏关联,和党员中大多数也没有了任何关联,那些被剥夺了正常职业升迁空间的庞大官僚群体,也由此产生相对被剥夺感和结构性的怨恨,客观上导致内部离心力不断强化,官僚机构效率不断下降,内部的力量可能导致体制走向分裂。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互联网上“一地鸡毛”般的“吐槽”、抱怨,凸显了转型期矛盾在积累和叠加。对于渐进改良,民众越来越失去耐心,公知越来越急躁。“农二代”渴望融入城市但不被接纳,在城乡之间进退维谷,个人权利被剥夺感强烈,无根状态更易对现存社会秩序产生推倒重来的期待。

推倒柏林墙:89年6月,东德领导人昂纳克在政治局会议上赞扬了莱比锡申办2004奥运会的热情,并当众阅读美军电台的讽刺报导:“昂纳克以为东德还有可能存活到2004年……”与会众人当堂哄笑,笑美国鬼子太傻比。几个月后,柏林墙倒下。

人心

陈方勇_Frank:认识了一位法国愤青,因仰慕中国文化来北京定居六年了,还娶了位很有古典味道的中国女人。谈起来他却说已开始厌倦这个地方,他爱的中国文化原来只在一百年前,现在也就剩些旧砖瓦了。今早我出门开车,发现停在路边的车胎被扎了两刀,修车的师傅说这是要你换胎呢,要是上路就是要命了。道之不存久矣。

余世存:有居士劝一作家皈依,该走了,该跟这个污浊的世界再见了。作家说,我们也皈依了,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再说,我还有一些未了心愿,还有亲友需要照顾。居士大笑,难道你还想在红尘中打个滚吗?作家说,也许做红尘中的冷眼就是这一生的宿命,缘未尽,心未了。居士感叹,这算什么皈依,还是发心不够啊。

余世存:有年轻人问一学者,为什么很多有理想的人只能生活在社会边缘,默无人问?学者答,因为他们真正展现了文明的秘密。你看檀道济批评陶渊明,今子生文明之世,奈何自苦如此?陶回答是,志不及也。还有更早屈原说的,众人皆醒我独醒,是以见放。……一切当下给予的名声,都不及时间的公正或人的自我规定。

左春和:权力的本性是贪婪的,道德对它无能为力。权力的本性又是卑鄙的,它在每一分钟都有扩张的冲动。在权力的本性中,它并不具有济世情怀和道德自觉,它只愿按照自己的扩张逻辑运转,因此,它排斥和厌恶任何影响自身利益追求的因素,权力扩张的边界直到能够阻止它的地方为止。

北京厨子:最近河南除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省委书记居然亲自在省委食堂吃饭!干部们热泪盈眶地说:书记居然亲自吃饭,端饭……

雷颐:前些天遇到一位从农村来的大妈,谈起亲身经历的大饥荒,痛恨地说那真不是人过的日子,非常然后愤怒地说:都是苏联逼债,鸡蛋苹果用圈量…我无语。我上小学时,老师这样讲过。但这种说法能一直贯彻到农村,我还是没想到。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毛时代宣传、洗脑的力量确实强大。

西门不暗:哄于丹下场,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这是昆曲演出,不是国学乱讲坛。除非主办方卖票时事先告知会有于丹上台这环节,不然观众为何要听你瞎得瑟?演唱会如果邀请嘉宾,也会提前告知观众。这事跟宽容理性没半毛钱关系,但支持于的人跟她有五毛钱关系

梁香禄律师:于丹被轰别扯什么北大的包容性,也别扯学生的礼貌素质。不喜欢就说不喜欢,把真实情感和想法表达出来,这不正是我们这个年代最稀缺的品性吗?如果非要正儿八经讨论这事儿,那我只有两句:轰就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愿这种"轰"在高校里越来越常见。

王荔蕻:这个“可以自由发言的时代”,其实应该说是“可以自由捧哏的时代”——上面怎么逗哏,屁民怎么捧就是了,捧得好有赏~。想自说自话的都送去劳教了——如私藏“不自由 毋宁死”文化衫的任建宇、在广场以行为艺术悲祭五月三十五日的华涌、街头举牌呼吁官员公布财产的肖勇……他们是拒绝捧哏的傻士。

民听

龙兄:“贵州5名流浪儿童据说为避寒躲进垃圾箱被闷死,让人想起一釆访片段:2011年5月26日,中国湖南怀化新晃县田家小学。记者:中午不吃饭你饿不饿?小姑娘:“饿”,记者:那你会怎么办?小姑娘:“唱歌”,记者:唱什么歌?小姑娘:“祖国祖国我们爱你”……

左春和:他们说,我们的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可以随时为国家作出牺牲;他们又说,我们的人民素质太低,还不能实行民主。

杜楠爆料:问一个美国人,喜欢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答:喜欢中国共产党!问:何出此言?答:中国大量买美国债券,让美国人得以维持高保障高福利,中国富人如官员和企业家都在向美国源源不断转移财富,让美国人得以维持高收入低物价。这些,民主党和共和党能做到吗?

殷晓耕:44岁的陕西汉子蒋卫锁为了良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曾经凭一己之力让三聚氰胺毒奶大白天下的他,终于没有逃过黑暗的报复!他的死,是中国的耻辱!是对正义公理的挑衅!是对良知的强暴!65年前闻一多先生为了民主正义献出生命,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正义却依然要以生命为代价,这是怎样的一种残酷?!

云水禅心看世界:专家说:美国打伊拉克、利比亚为了石油。照这个理论:越战美国是为了香蕉;韩战美国是为了泡菜;封锁古巴是为了雪茄;出兵阿富汗为山羊;打蒙古是为小肥羊;打俄罗斯为了伏特加;打德国是为了啤酒;打日本是为了饭团;要是有一天打中国,那一定是为了入党。

泰祺刘庆梅:前些日子去北京,一朋友的朋友闻讯找我,他曾因颠覆政权罪而入狱10年,今年才34岁,找我是向我咨询如何在创业,因为出狱后找份工作,很快会被雇主解雇,只好创业,他的故事跌宕起伏,让人唏嘘不已,我和他聊到凌晨两点,恨不得把知道的全部告诉他,但和社会隔绝太久,困难重重,我告诉他上帝是公义的。

冉云飞:雷政富被搞掉,不要轻易说是网民的胜利。网民力量在现有制度下没有想象那般大,其实这更与给新的重庆主政者送礼,让出一个提拔位有关。网民搭了个顺风车,官方得了个顺应民意的好名。

:苏联人民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拥有了民主的权力,罗马尼亚、波兰…整个东欧的人民也是一夜之间就拥有了民主的权力。民众的素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一夜暴涨,他们做的只是把低素质的执政党赶下了台而已。信奉民主素质论的国家,恰恰都是政党素质最低的国家。他们才是民主真正的障碍。

中央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我有一次到地方去,人家说今天是我们的十五阿哥接待你,后天是十二格格接待你。我都没听懂,原来是他们的秘书长有十几个,男的秘书长叫阿哥,女的秘书长叫格格。4年前公务员是600万人,现在是1000万人,每年涨100万人,速度惊人。老百姓再勤干,官太多也养不起。

冉云飞:1928年8月工农红军宣:“你想发财吗?你想不交租吗?你想分财主的东西吗?你想睡地主家的小老婆么?跟着红军走吧! ”84年后,梁稳根说入党后老婆都要比别人的漂亮些。六十三年吻根,八千多万入裆。

官话

胡锦涛: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习近平:物必先腐,而后虫生;空谈误国 ,实干兴邦。

习近平:复兴是最大中国梦。

李克强: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改革目前已进入攻坚区、深水区,下一步的改革,不仅是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更多方面的改革是要打破固有利益格局,调整利益预期。

汪洋: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的战略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的话,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包括我在内都是改革者,不然的话没有今天。

张高丽:今后,如果有人打着我的亲属、朋友或身边工作人员的旗号来办事,无论是真是假,还是三句话:一不要接待,二不要给情面,三决不允许给办事。

郭金龙:让党员成为群众眼中好人。

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我的财产生命都是党的;生1000次都希望在中国;中国的女孩子更爱共产党员。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在《人民论坛》撰文指出: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等理念是“人类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破坏法治的最大危险往往来自公共权力,要通过宪政路径吸纳、整合、表达民意,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处理改革、发展中的棘手问题。

山东临沂市政法委书记李洪海: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嘛,上访的人有几个是精神正常的?这些人死得越多社会的负担就越少。(李洪海面对记者采访,问及17岁女高中生王琳芳因转帖被抓折磨致死,和上访人张建国离奇死亡的问题时,他放声大笑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