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名15歲中學生因不是上海戶籍,無法在當地考中考和高考,選擇輟學,留在家中自學。

該名女生占海特公開爭取異地高考權利,多次與父親上訪,但卻成為上海反對異地高考人士的攻擊對象,有滬籍青年甚至揚言「上海不需外地蝗蟲」。

「非滬籍」生占海特已經輟學半年,最近除了在家自學英語、數學以外,還要忙著幫老爸老媽應付各種各樣的騷擾。最近的一次是11月28日,其所在轄區計生委的人找上門,「有人打電話投訴說我們家準備再要一個孩子,他們過來查一下是不是屬於超生。」占海特回憶說。

占海特的爸爸占全喜不得不到居委會去解釋一下。這些無厘頭的投訴讓這個15歲的女孩感覺無奈。如果說生活中的投訴還有父母頂著,網路上的投訴和攻擊,則只有她自己來處理。

其在一門戶網站的簽名中,除了「少年公民、因非滬籍失學、推動教育公平」這些標示其身分的詞語外,還標注有「被禁一月……」

對於她來說,微博被禁已是常事,「要麼是說我涉及敏感話題,要不就是說我被舉報,投訴太多。」占海特說。在她看來,這都是那群「光頭黨」幹的,在幾名滬籍年輕人冒充物業管理員登門威脅後,她就給他們起了「光頭黨」的稱號。

這一切都和她在微博上高調爭取異地高考權利有關。她是第一個站出來爭取異地高考權利的非滬籍在讀學生,也是第一個在微博上和京滬籍人士就異地高考「約辯」,還是為異地高考權利而上訪的人中年齡最小的。

她和她的家庭也因此成為當地反對異地高考的人士攻擊的物件。熱鬧的交鋒背後,是這個未成年的「非滬籍」生面臨的不確定未來。

占海特4歲半跟隨父母來到上海。從幼稚園到小學、初中,她大部分時間都過得開心快樂。上幼稚園的時候,父母堅持沒給她報各種「興趣班」;讀小學時,又被離家不遠的一所公辦小學錄取,讀五年級時,還被選入了衝刺「名牌」初中的重點班。

但在小學畢業時,她第一次遇到了戶籍帶來的煩惱,很多好一點的公立初中都不招收非上海戶籍的學生。她所在的重點班的同學大多考入了市內各名牌初中,作為「非滬籍」生的占海特要?炳筐?恅w分配,就近入讀一般甚至較差的公辦初中,要?玷嚝雈講魽u名牌」初中。最終她考入了浦東一所質量不錯的民辦初中——上海新竹園中學。

進入一所自己滿意的中學後,占海特繼續著自己的快樂生活。前期學習壓力不大,學校和班級裏經常搞一些文化、體育和親子活動,占海特覺得整個班級經常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

在學校裏組織的各種演出、聯歡會中,她和年級裏四個同學組成的拉丁舞組合,每次都必然會登臺亮相,而且是經常作為壓軸節目。她和班裏關係不錯的幾個同學,還創建了一個學生社團,用柏拉圖的《理想國》為社團命名,不少課外好友也加入了這個社團;喜歡參加課外活動的占海特還成為了學校廣播站的第一屆廣播員。

占海特說,她初中的生活整體來說是豐富多彩,而又十分有趣的。但在七年級的時候,一位天津籍的班主任老師提醒她說:「你沒有上海戶口,可能要回老家中考。」

對占海特來說,老家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她出生在珠海,其名字就是取自於「珠海特區」的中間二字。她一直將珠海視為自己的第一故鄉。但在珠海她同樣不能參加中考。真正能夠讓她參加中考的地方在江西——她長這麼大以來待過總共不超過兩個月的地方。自從把奶奶從江西老家接過來後,她更沒有機會回去。

回老家中考這件事她一直埋在心裏沒有告訴父母。其實,她不知道,早在上初中時,教委就給家長髮過一張告知書,內容是沒有上海戶籍不能在上海參加中考。父母在上面簽了字。這件事,父母同樣一直瞞著她。

得知這個消息後,她的學習興趣開始減弱,成績也在下降。爸爸占全喜得知原委後安慰她說:「不用擔心,到時政策會變的。」當時,呼籲放開異地高考的呼聲日漸高漲,在每年3月召開的全國兩會上,異地高考改革都會成為代表們關注的熱點話題之一。

在家人的勸慰下,占海特的成績慢慢有所回升。轉眼就到了九年級,中考報名的各種文件和表格陸續下來了,但占海特每次都被排除在外。

春節後,老爸開始帶著她到上海市政府信訪辦上訪,信訪辦的人讓父女倆去教委。一位負責接待的教委工作人員不緊不慢地對她說,去讀中職校吧,不願意就回老家。

最終全班只有她一個人沒有資格參加上海中考。參加中考無望的占海特今年5月份提前回家,成了一名輟學少年。

輟學後的占海特,除在家學習高中課程外,偶爾會跟著老爸一起去上訪。去的次數越多越絕望。每次去得到的答覆都一樣,後來多次給上海市領導寫信,轉到教委後,得到的同樣是冷冰冰的格式化的答覆。

但在網路尤其是微博上,占海特開始感受到了自己的影響力。10月21日,其在個人實名認證微博上發出了「約辯」邀請,「京滬非戶籍家長到教育部門上訪,要求開放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屢遭戶籍居民包括年輕未婚居民阻撓……為了正義和真理,本姑娘邀請京滬戶籍人士於10月25日在大沽路100號上海教委辯論,歡迎報名參加。」

這個頗具氣勢的微博「約辯」不僅吸引了眾多粉絲關注,連警察也找上門來,警察擔心辯論當天人多秩序混亂。

在警察與占全喜談話結束後,占海特發微博公告說,「警察叔叔同老爸談話十五分鐘,雙方態度溫和,我在背英語,沒有過多參與談話。警方擔心的是約辯那天人多秩序混亂,我們請警察叔叔放心,現在還沒有一個反方人員報名參與辯論。」

雖然沒有人報名,但在25日當天,還是有一些占海特稱呼為「光頭黨」的滬籍青年出現在現場,並喊出了,「抵制異地高考,蝗蟲滾出上海!上海不需要外地蝗蟲!」等口號。非滬籍家長則高喊「爭取高考權利,教育平等,我們是新上海人」。

滬籍和非滬籍成年人在相互對峙中,15歲的占海特顯得有點局促不安、不知所措。她事後解釋說,「他們一直在罵,根本不是來辯論。」

占海特的出現在引起關注的同時,也引發了爭議。滬籍人士質疑她只是被家長強推到前台,一些非滬籍家長也認為不應該讓一個原本需要享受教育權利的孩子走到前台去爭取教育權利。

占全喜說,剛開始輟學的時候,孩子也曾在私下裏抱怨父母的無能。在初三的時候,一些不準備回老家的非滬籍學生家長就開始改國籍、辦綠卡、辦人才引進證明,即便不是上海戶籍,只要屬於引進人才子女、擁有港澳台或外國護照等都可以參加中考。不過,辦這些資格既要花錢又要找關係。

後來她也慢慢理解了父母的難處,在其寫的最新一篇名為《教育公平,我的夢想》的文章中她寫道,「慢慢地,我才知道,我的父母不僅沒有錯,而且是很偉大。」

占海特說,在家自學時間上比較自由,但也有弊端,就是缺少了同學,沒有同學的環境一個人會感到孤單。但她說,其實現在還好,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生活。在她看來,輟學這半年來,也是她從失落到淡定到自信到勇敢的過程,同樣,這也是一個成長的過程。

占海特有一個目標,要用自己的實力達到和上高中一樣的學習效果,甚至遠遠超過這個水平。「上海教委斷了我的高中路,而我要用我自己的實力和努力戰勝這個失敗的教育體系。」占海特說。

如今,她已經會使用一些宏大辭彙來表達自己的觀點,在《教育公平,我的夢想》一文的摘要中,她用上「十八大報告遺溫未冷」這樣的語句。她在文中還寫道:我希望就地高考政策不要與父母的職業、收入、納稅、房產、社保等掛?u。若是如此掛?u,窮人的孩子何日才會有出頭之日?如何才能通過教育改變命運?

(經濟觀察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