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目击者,贵州毕节的一位门面房老板李起国11月19日晚告诉记者,3天前,他们曾亲眼看见这5个孩子的遗体被拖车运走。“不是殡仪馆的灵车,而是用垃圾车拖走的,把垃圾箱的盖子一盖,直接就拉走了”。 李起国说,那一刻,他觉得,孩子们的遗体被当做了垃圾……。此外,尸检结果显示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其死亡的垃圾箱内,还有曾用木炭生火取暖的痕迹,而这5个小孩子头天最后的那顿晚歺,竟然是共同分享了一碗价值两块钱的白米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是网民们不约而同提到的一句话。

《新京报》上作者杨耕身的文章感慨说,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呢?试想一下:在那个寒冷的雨夜,那5名孩子是怎样蜷缩在那个“近一人高、长约1.5米、宽约1.3米”的垃圾箱里,并且相互取暖。而在那个密闭、狭窄的空间内,这5个孩子由于吸入了过多的一氧化碳,开始渐渐失去意识之时,他们是否也曾与丹麦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有过相类似的梦境呢?但愿在天堂里,他们能够像所有幸福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请在天堂和卖火柴的小女孩团聚时宽恕我们”,这是“童话大王”郑渊洁微博中的一句话,结果这条微博一天之内竟然被转发了近14万次。

郑渊洁在微博中写道:11月15日是值得中国人民永远记住的日子,贵州五名7至13岁的孩子,为避寒躲在垃圾箱里点火取暖,而窒息身亡。虽然你们在垃圾箱里离开世界,但你们不是垃圾,未能对你们尽到呵护责任的成年人才是垃圾。冻死儿童就是冻结未来,请在天堂和卖火柴的小女孩团聚时宽恕我们。当“三公消费”成为天文数字,“对外援助” 也成为天文数字,“官员贪污” 更是成为天文数字时,可为什么就是没钱解决升斗小民的日常生活之需呢?这是发展方向的本质问题,也是检验执政党的试金石。

与此同时,博客中国专栏作者杨恒均的文章说,《卖火柴的小女孩》是丹麦作家安徒生于1846年所写的童话故事,曾有丹麦朋友告诉我,这篇文章在丹麦的学校里并不作为课文,而我在美国和澳洲从小学一路读上来的儿子们,也是从课外读物中才知道安徒生的这篇童话的。但这篇文章在中国的知名度,却由于其被收录进人民教育出版社六年级《语文》的课本,几乎已经达到了无人不知的程度。可以说,它也肩负了对中国几代人的意识形态“启蒙”工作,1949年之后的好几代人,大多都是靠这些文字了解到所谓万恶的“资本主义”的。

而这些文学作品又是如此具有感染力,以致于网友杨佩昌回忆说,小时候看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同情那位外国女孩苦难的同时,也庆幸自己生活在伟大的新中国。尽管当时肚子饿得咕咕叫,但依然坚信我们比外国孩子更幸福,不过,这种幸福感随着阅历的增多反而逐渐减弱。杨恒均的文章又说,据一位朝鲜朋友告诉我,《卖火柴的小女孩》也是北朝鲜小学生们必读的课文,老师在阅读这篇课文后,都会含泪提问朝鲜的小学生:那个小女孩在火柴微光中幻想和奶奶飞到一个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也没有痛苦的地方,请你们告诉我,那是什么地方呢?这时北朝鲜的孩子们都会幸福地异口同声地高呼:金爷爷领导的社会主义朝鲜!

诸位,这就是文学的力量,这就是文字的力量,文学始终是启蒙的最好工具,当然也是蒙骗、愚弄大众的最好手段。一个在世界范围内人均GDP 最高、社会福利最健全的国家,文学作品里所描述的一个半世纪前的悲惨景象,竟然能让一个世界上最穷,前些年还活活饿死了上百万人的国家的孩子们感到幸福,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此外,不妨想象一下,如果你把那个洋娃娃似的丹麦小女孩换成满脸尘土的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小孩——小男孩,不是一个,而是五个;再把那雪白的北欧城市背景换成脏兮兮的中国垃圾箱;把那小小的引人遐思的火柴光焰换成燃烧垃圾取暖;把美人鱼的故乡丹麦换成中国南方一个灰蒙蒙的小城——贵州的毕节市……;故事还能具有这样的感染力吗?

更重要的是,它还能够进入我们自己的课本,感动、教育、“启蒙”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吗?卖火柴的小女孩同垃圾箱里的小男孩虽然相隔了整整一百六十六年,一个是一个半世纪前的文学大师虚构的童话故事,一个是不久前实实在在发生在中国的真实死亡事件;一个通过课本与各种形式的儿童读物流传世界,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不发达国家与地区,一个就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们身边。《卖火柴的小女孩》这种煽情的悲惨故事让作家安徒生名垂千古,但我们那位第一个爆料垃圾箱里五个小男孩死亡的中国人,曾担任当地报社记者的李元龙,却被当地警方带走,一度下落不明……。

文章作者曾经写过一篇流传甚广的博文《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当现实中的荒唐与离奇超越了作家们的想象的时候,好的文学作品将会很难出现。如果这件事不是出现在现实中,而是出现在某位中国作家的小说里,一定有人会指责他荒唐,甚至有人会说他故意抹黑我们的和谐社会。当然,我敢肯定,他的小说也不能出版。由此可见,在一个不能自由描写苦难与灾难的国家,那些苦难与灾难都会在现实中一一出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