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台湾在野的台联党团总召黄文玲近日指出,中国到台投资金额至今年10月,统计为3.32亿美元,但中国三个企业联合进行对高明码头投资案就达1.32亿美元,金额相当庞大,拥有企业30%的股权,对企业是具有控制力,同时也担心发生市场“排挤效应”,台湾经济被中国垄断。

她还指出,掌控港口就等于指控国家的经济命脉,并指责台湾投审会和国安局让投资案轻易过关,等于拱手让中资进驻台湾码头。

黄文玲说该投资案是有史以来中资投入台湾市场的最大投资额,也是首度投入台湾的公共建设,代表“国官 方”正式进军台湾公共建设,这三间集团负责人,皆是中国中央重要干部:中远集团总裁魏家福是中共十六大中央纪律委员会委员,招商局董事长傅育宁是二千名的中共十八大代表之一,中国海运集团董事长李绍德为全国政协委员。

台联党该党指出,若通过此投资案,就等于中国的国营事业投入台湾公共工 程,而因为中国体制是党政军一体,如此以来,也就等同中国进军台湾码头,台湾国家安全将陷入危机,而这是马英九政府“引狼入室”所导致,质疑审查会议中国安局是否尽责提出的意见。该党说,台湾国家安全将陷入危机,因此要求经济部应即撤销此决议。

对于上述台联的意见,一向蓝营色彩重的台湾媒体联合报统系的评论则驳斥说,高雄港在全盛的一九九九年,是世界运转排名第三的货柜港;在民进党执政的八年锁国期间,却一 蹶不振跌到十名之外,转口地位渐被成为世界工厂的大陆港口取代。试想,这些年若有国内资金愿意投资扩建,若有充裕的货柜前来弯靠,高雄港也不至于沦落至今天的地步。

该报社论并反驳绿营指责的“危及国家安全”论地指出,三家中国企合计出资四十亿元,金额其实不多,仅占阳明海运旗下“高明货 柜码头公司”股分的三成,阳明对该公司仍拥有绝对的主导权。更何况,高明码头公司有另一成股分由美国货柜码头公司持有。社论提问,一家中台美三方合资的企 业,何来“国安威胁”。该报指责绿营的危及国安说法是危言耸听、荒谬,也欠缺现代贸易知识、观念落伍。

至于台湾主管此桉的经济部投审会的执行秘书张铭斌则回应说,这项投资案,各相关单位已经进行过审慎评估,涉及国家安全或军事机密的部分,一定会严格控管。并表示,中资入资阳明海运没有控制权。

他说:“阳明海运和几个国际的航商有一个策略联盟合作计划,这部分包括阳明海运、中远及美国的港口集团,他们是一个全球的合作,希望能透过这样的合作把经营量已逐年下降高雄港的排名能往前推近。”

投审会的说法是,台湾政府现在财政困难,希望民间能多参与公共建设,协助基础建设,改善投资环境。

台湾国安局组长许光武表示,经过调查之后,这三家公司具有中国官方背景,但是并不是军方企业。他表示:目前并未查出他们有相关违法、违规的具体事证,必须禁止。

台联党则批评国安局的这项太平论点说,中资拥有阳明海运的30%股权,对该企业就具有控制力,所以中资对高明码头是绝对有影响力,并非国安局此前所言,中资入资阳明海运没有控制权。

对于国安局指三个中国官方背景企业并非军方企业,因此没有国安危险的说法,台联党抨击道,台湾对中国的战略思维是“决战境外”,必须防患未然,不能等到发现违法事证之后才来处理。

台联干事长许忠信向媒体指出,台湾的天然港只有台北与高雄,中国会想投资亏损的阳明海运,就是别有用心。他说,如果高雄港的货柜转运量是在降低,那为何高雄港还要建设第6中心,好让 中资进入投资,为的就是要让中资进入港口,接着中国机器设备进来,中国工程师及其家属也跟着进来,此统战作法,义大利就有前例。

此外,台联的委员林世嘉也向媒体表示,担心未来极有可能出现的军事机密外泄情形,因为高雄港高明码头距离台湾海军基地高雄左营军港只有10多公里。他还说,中国想要得到台湾,用金钱的方式比用武器攻击要划算得多,中国现在正在经由投资对台湾进行渗透。

尽管反对声浪高涨,但日前,台湾总统马英九在接见台商代表时仍然表示,台湾开放中国大陆投资3年以来,只有4亿美元,这不是很大的数字,未来要扩大大陆的对台投资。

原本“在商言商”、“自由竞争”的确是世界贸易中采取的原则。但在台海两岸的政治范畴仍属于敏感地雷区的现状,似乎就不能罔顾国家之安全,一昧坚持民主世界市场奉为圭臬的贸易自由化原则。

不过,看官们还是不禁会问道,在此案上,台湾国安局及投审会等的安全把关机构,是否会因受到马英九政府的两岸和解政策大方向,以至于不易分辨两岸和平共处与安全防御必要性的界线呢?台湾这些国安把关单位是否已经事先在业务及心理上有相关的培训及准备?毕竟在马英九政府热切推进两岸人文、社会、经贸交流的同时,一头热企盼“只经不政”地就能攫货当今世界大财主—中国的资金之同时,这类尴尬的处境及问题是迟早要面临的。

面对一个政治上坚持一党专政,但对外经济却要求同样享受其他民主自由国家特有的 “自由贸易”待遇的中国时,这些从小在太平盛世、礼义廉耻、助人为乐教育下成长的台湾官员、由国企过渡到私企的高管们,在与彼岸交手时,是否具有足够的保护台湾人民权益、安全的警觉心、智慧及能力,这个案子可说挑起台湾人民的神经及疑虑。

因为即使在民族文化、风土人情隔阂如外人的西方国家—美国,即使它遵守民主政体下的自由贸易体制而宽大同等对待专政的中国,但我们也观察到它与中国贸易打交道时,当中国企图企图并购美石油、电讯科技及电子通讯等涉及敏感国防及国际安全领域时,在世界各国中政策算相当自由宽大的美国,其政府的行政系统中早就规划好了防御界线,官员们早已知道如何小心谨慎审核外国投资并购案,知道界定“”范围。

但反过来看看此次台湾官员处理批准中国投资亏损中的台湾阳明海运高雄港的案例,明眼人都知道,在此情况下,放任自由竞争、自由交易,处于产业亏损的台湾阳明海运肯定会遭到“小鱼被大鱼吃的命运”,但被纳税人养的这些台湾主管单位的策略(如果他们有策略)似乎只打算“亡羊补牢”,而不是“防患未然”的预先警戒原则,仍“放任”让一个具有国防及战略性的产业进行让股操作,而且是让其历史上的对手、现今飞弹对准台湾岛的对手—中国进入台湾港口的运营。这也难怪近日台湾岛内连连有发难的声音,质疑主管国安审核单位的判断能力,质疑台湾安全审核机制及系统是否“出现漏洞”。

对本案首先发难的台联,已经扬言,如果国安局不就此案的国家安全问题重新作具体评估报告,该党将抵制、冻结国安局明年度所有预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