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郑继文先生你好!
郑继文:你好

法广:郑先生,这个星期朝鲜成功发射了所谓的卫星,你怎么看朝鲜发射卫星这件事情?

郑继文:那我想,朝鲜今年四月就发生卫星,但那次是完全失败,让朝鲜相当的没有面子,这次他再次发射卫星而且获得成功,等于是一雪前耻。那当然,他不管是发射卫星,或是某些观察家认为是远程弹道飞弹(远程弹道导弹),但是对朝鲜来说,都是研发整个战略武器的一环。因为我们都知道:不管是运载火箭或是长程弹道飞弹,其实它只是承载不同,它很多推进段和导控其实都是相同的,也因此朝鲜借由发射卫星,事实上确实可以用这次的任务,检验它长程飞弹整个相关的技术。也因此包括美国、、韩国等等对这次事件都抱持着非常不以为然的态度,认为:实际朝鲜对于区域安全是有很大的危害。

法广:朝鲜发射卫星引发周边国家的很大反响,中国第一次含蓄的批评了他,台湾总统马英九也第一次表态说:朝鲜发射火箭造成东亚局势的紧张;台湾和大陆在同一时间,对同一事件表态是比较少见的,你怎么看两岸他们的表态呢?

郑继文:我想朝鲜此举,当然朝鲜自认为他有很充分的理由,毕竟朝鲜面对的敌人是很强大的,包括以美韩为主的联军,过去几年来,每年都频繁在朝鲜半岛或是黄海、太平洋举行各种名目的军演。事实上对于朝鲜来说,他们认为举行军演、飞弹或是卫星射击,对他们自己基于国家利益来讲,或许有他的理由。不过我们都知道,现在是个地球村,一些国家的盲动,事实上会引起区域安全震动。影响的不只是邻国,而且是整个区域的形势。

像这次的朝鲜试射卫星,所牵扯的就是很直接的,像东北亚的安全就受到影响,其实周边国家不可避免都会很大的受到后续影响。就以朝鲜最亲密的盟国,邻国大陆为例,其实对大陆来讲,他最需要的就是有一个稳定的周边环境,朝鲜过去几年来,三番四次的,借由说发射卫星、试射飞弹等等,甚至包括炮击延坪岛、平安舰等等,对大陆的周边环境造成很大影响,甚至美国据此,更振振有词地宣布要重返亚洲或是亚太地区再平衡等等,其实这些情势都是大陆所不乐见的。

因为大陆目前面临诸多问题,特别是经济的形势,还有内部诸多问题,都需要他(北京中央政府)花很大心力,应付内部一些可能变动的因素,朝鲜此举对大陆来讲,等于要分出很多心力来应付外在环境的各种挑战,对大陆来讲这当然是不利(的事件);对台湾来说,试射火箭或是飞弹,虽然没有直接的影响,不过它所引起的区域安全变动,台湾也不可豁免的受到波及,最明显的是亚太地区由于安全形势的变动,经济活动受到很大影响,这是台湾直接受影响的部分,事实上作为国际村的一环,稳定的周边环境或形势是符合各方利益,朝鲜此举对于两岸来说,都是一个不乐见的发展状况。

法广:这次朝鲜发射他说的卫星正好赶在韩国和日本进行大选之前,平壤选这么一个时间是不是也是为了传递某种信息?

郑继文:我想朝鲜此举的主要诉求是要各国重视他们的存在,也就是不管哪一方党政,都要寻求和朝鲜的对话,否则类似这种情势不可避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其实朝鲜主要借由这件事情证明,他仍然是这一地区不可忽视的因素。不管是南韩、日本或者是美国,都必须要正视朝鲜的存在,那未来,他主要的目的还是寻求他的对手国家与他对话、或是相关的利益,比如说:他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美国能承认北韩的存在,而且确保他的国家生存,然后以换取他后续的长久发展。

法广:实际上朝鲜国内经济已经很贫困了,他把这么多的财力压在(军事)这方面,就像你刚才讲的是为了表现他的存在,那么这个目的达到了吗?

郑继文:朝鲜基于他多种因素的考虑,他把国家安全放在施政比较优先的次序,过去几年来,虽然他国内经济状况不好,而且有粮食、油盐等等危机,不过他始终强调所谓的“先军政治”,也就是发展军事还是列为国家发展的优先次序,其实也就是着眼于朝鲜本身所存在的形式非常艰难,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美韩联军在军力上无疑是大大压倒北韩的人民军,所以朝鲜感到面临如此的威胁,因此也通过像核计划、长程弹道飞弹计划,无疑是要获得确保国家安全杀手锏的武器,也就是战略武器,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的经济状况确实不好;不过朝鲜也非常清楚自己在朝鲜半岛的重要战略地位,他的一个亲密盟友—中国大陆是不会坐视他很快的崩溃。在经济上,向大陆索求,基本上还是能获得一定的支持。

实际上,朝鲜非常清楚自己的价值,可以获得的利益,也因此过去几年来,也的确大陆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援助。我们只能说:朝鲜领导当局曾深知自己各方面的价值和条件,在操作区域政治平衡方面,过去一系列的作为证明了,他是非常有技巧的在做,而且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法广:北京对平壤的影响力给人感觉现在减少了很多,平壤如果总是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北京感到不耐,而对他置之不理了呢?

郑继文:基于战略考量,北京绝对不会坐视朝鲜政权垮台。虽然外界普遍认为:包括在朝鲜核计划、弹道飞弹等等方面,似乎发现中国大陆对朝鲜的影响力日益式微,不过我们毕竟知道,像之前,朝鲜领导班子更换,金正恩上台,其实还是要获得中国大陆在政治上很大的认可,从类似加冕仪式似的这种政治动作可以发现,中国大陆对朝鲜的政局和政治影响力其实还是很大的,大陆对朝鲜的影响还是不容忽视的,至于朝鲜各种动作是否能完全忽视中国大陆的意见,我想这是很有保留的。像这次发射火箭,双方是否有获得一定的谅解,这还有待日后的证实。

法广:亚太地区,北部朝鲜在这里波动,南部菲律宾也有一些小波动,不过南部的波动趋缓,那么南北都有波动,对亚太整个区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郑继文: 其实亚太地区,过去几年来,一直是平生波折,变动最大就是朝鲜半岛,陆续有几次危机,包括:天安舰事件、延坪岛炮击、朝鲜发射卫星等等都引起很大震动;过去半年,东海和南海都有安全形势的变动,包括大陆和菲律宾在黄岩岛的对峙事件、日本片面宣布钓鱼岛收归国有等等,都引起很大变动,这些大变动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所以中国面临这么多的主权议题和邻国的摩擦,他(中国)的挑战是很大的。不过从中国大陆过去的因应作为可以看出,总体来说他因应还是得宜的。比如说就钓鱼岛危机来看,借由这次日本在战略上的犯错,成功的把机舰(飞机、军舰)巡视钓鱼台岛周边海域任务常态化,迫使日本政府也必须正视,钓鱼岛虽然他收归国有,可是在主权议题上,它还是有很大的争议。这一部分在未来,日本如何下台阶?如何寻求解决?可能解决的作为就落在日本这一方。

至于说南海地区,我想:由于菲律宾国力比较薄弱,其实对大陆的挑战并不是那么大;反之越南可能是另一个重点,毕竟越南离南海有争议的岛屿或海域很近,而且他本身的军力和综合实力是远大于菲律宾,所以对中国大陆来说,越南可能是一个比较难处理的一个对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