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帖说司马南微博称受晚癌折磨,来日无多……

   
一人癌症至晚期受痛苦,理当同情,亦应安抚,不料司马南晚癌居然导致许多人的冷嘲热讽,如:

   
“装死”“期待”“但愿”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奉劝司马南先生,如果您老真的来日无多,敬请好自为之,不要为害人害国的事再唱颂歌,积点阴德吧。”

   
“司马南先生 在用毛红歌与癌症搏斗,还是用美国的药物治疗??”

   
“为支付医疗费;还是以医疗费为名要课题费??”

   
“美国的电梯有致癌作用?夹了一下就癌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脑癌,怪不的这厮天天胡说八道呢”

   
“血口喷人,信口雌黄的结果。替法西斯卖力,死有余辜,也是报应。,王立军的吹鼓手和宣传部长,和孔庆东这家伙沆瀣一气。入地狱拔舌。”

   
“这种人渣,早点下地狱吧。”

   
“红歌不是可以治病的吗???死马南怎么不去唱啊???”

    
……

   
疯疯癫癫僧记得司马南说过:“反对我的人很少
不超过一百”事实可不是如此,人得绝症至晚期,仍有千百人咒骂,实在是司马南的生的痛苦死的悲哀。

   
关于司马南晚癌一事,有许多人认为不是真的,“怕被抓进去一顿暴打,赶紧装死。”“这厮油滑得很!可能是故意设套子。”“如果司马南毛左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用来当说谎的道具,这实在没人性了哈”

   
疯疯癫癫僧认为,一种可能性是:司马南可能是胡编乱造,因为此类人历来没有道德底线,没有人类的心理障碍,为达目的历来不择手段,何况是说一下自己得癌症企图逃避些什么重大变故实在是小事一桩,一旦目的得逞后就厚脸皮的自鸣得意计谋高明。

   
另一种可能性是司马南真到了癌症晚期,发出哀鸣之声。疯疯癫癫僧以为,司马南本就没人性,但网友有人性,相信他一下,同情他一下,从尊重生命的角度出发,希望他积极治疗,尽可能康复(司马南不缺钱,他自称家有巨大的客厅,此房价值不菲)。

zt:
   
司马南博客:癌晚折磨着我,知道来日无多。
但假如”世界末日”是真的,我会更绝望,而没有丝毫的庆幸。不忍看,也不敢想,当亲人、朋友、同类、可爱的动物,连同美丽的平凡的花草树木,所有的生命都消失了,”我曾经来过”又有什么意义?认识的不认识的所有朋友啊,你们是否意识到,是在为他人活着?

                                       
来源:凯迪社区    
发帖人:疯疯癫癫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