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方芳报道)1222,山东临沂拆迁受害人王汝兰、魏兰玉、秦玉玲、刘国慧、杨自娥、卢秋梅6人到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老家,看望他生病的妈妈。在距离陈光诚家百米的村口她们遭遇了东师古的十几名“联防队员”和便衣,面对东师古联防队副对长刘长生的刁难,她们6人密切配合智勇双全,看望陈光诚的妈妈后安全返回临沂。
据王汝兰和魏兰玉陈述:当天中午约11点,她们6人到达陈光诚的家乡东师古村村口,发现在通往村内十几米的路边电线杆上有监控摄像头。大家提议:“我们既然来了就不怕监控,干脆大家到监控下照相。”
于是大家聚到摄像头下面,在摄像头能拍到的范围内的各个角度面对着摄像头挥手。这时魏兰玉提醒大家注意,原来在她们刚刚下车的地方有辆银灰色的轿车正对着路口停着,车窗面对着她们几个人。大家心里都明白这辆车的使命,她们中有人高喊:“东师古,我们来了”。
大家继续前行约百米,过了一个小桥,就发现前面村口靠右的墙边有很多人正对着他们看,前面还有一个骑电瓶车的女人不时回头看看她们。旁边停着一辆白色的轿车。走进后大家发现这些人共有18个,其中大部分都站着,2-3个人坐着,他们靠在墙边依次排开约有20 -30远。
当王汝兰她们一行6人走到这些人跟前时,有人问她们干什么的,魏兰玉告诉他们:“我们是来看陈光诚妈妈的,听说老人生病了。”
这时,站在离陈光诚家最近的巷口的东师古村“联防队”副队长刘长生,拦在王汝兰等人面前盘问她们:“从哪来的?哪里人?”
大家不理他继续前行,他就追着继续厉声问:“你们是哪里的?哪里人?”秦玉玲见他追着不放就对他说:“我们是来自天南地北的”,王汝兰接着说:“哪里人?中国人!”
刘长生好像抓到了把柄,拦着王汝兰不让走,说要让她说明白为什么说是“中国人”。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在故意挑起事端。
卢秋梅赶紧拿起手机拍照想留下证据,这下可激怒了刘长生,他暴跳如雷追着卢秋梅要夺她的手机,扬言要将她的手机给砸碎,并示意旁边人过来帮忙。
眼看冲突一触即发,刘国慧高举相机对着众人问:“说是中国人怎么了,是中国人就不能进来吗?”有几人起身要去帮刘长生抢卢秋梅手机的人看着刘国慧手中正对着他们拍照的相机都退了回去。他们中有人说:“中国人能进来,现在连外国人都能进来。”引得众人哄堂大笑,紧张的气氛也一下缓和了许多。
王汝兰、魏兰玉、秦玉玲和杨自娥4人看见刘长生追着卢秋梅要夺手机,赶紧挡在卢秋梅面前和他据理力争。刘长生回头看看没有人帮他气焰也没有那么嚣张了,大家乘机赶紧转入通往陈光诚家的巷子。
在陈光诚家大家见到了因患冠心病和哮喘在医院治疗14天后刚刚出院的光诚妈妈。此时,刘国慧接到远在新西兰的 王宁 先生的电话, 王宁 先生的电话是向陈光诚的妈妈表示问候和圣诞祝福的。
陈光诚的妈妈谈起这些年一家人所遭遇的苦难老泪纵横,情绪非常激动。大家怕时间长了打扰了老人,就赶紧借故离开。
王汝兰等6姐妹在陈光诚大哥陈光福夫妇的陪同下走出陈光诚家,大家刚一出来就被刘长生等6-7人拦在巷子口,停在不远处的一辆没有车牌的轿车上下来420多岁的年轻人,快速从四面把6姐妹和刘长生等一帮人包围在里面。他们的身手和动作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
刘长生等几人拦在王汝兰等6姐妹的前面,刘长生阴阳怪气的问:“你们谁说我姓刘的?”,大家都明白他是要挑起事端。王汝兰反问刘长生:“你不姓刘吗?”。刘长生气焰嚣张的叫嚷:“你说我姓刘,那好,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是谁告诉你我姓刘的?我现在就去找他”。
王汝兰义正言辞地对刘长生说:“看来今天不说出谁告诉我你姓刘的,你是不让我们走了?那好,我就告诉你吧,是你祖宗告诉我的,他说你姓刘,你去问你祖宗吧。问问他你是不是姓刘!”
周围人闻听王汝兰一言都忍不住哄笑,刘长生被气得脸色铁青无言以对,其他人都看着刘长生不知所措,大家乘机赶紧离开。
王汝兰和魏兰玉说:“我们赶紧离开是因为不想招惹是非惊吓到陈光诚的妈妈,给他们一家添麻烦。不然今天我们要好好会会这个恶人。
据了解,当年就是刘长生等3人作伪证帮政府陷害陈光诚的。他作伪证说看见陈光诚指使3哥陈光军让人砸车。其实,当年东师古村民怒砸车事件事发时,刘长生正在淄博,陈光军在临沂,陈光诚在东师古。
刘长生当年作伪证陷害陈光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这样的恶人早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现在居然还这样嚣张。是因为和迫害陈光诚一家的官员张建个人关系密切。
此次被陈克贵正当防卫砍伤的张建伤势并不严重,只是做了简单的缝合手术,此手术就是刘长生做医生的儿子给做的,但出具的法医鉴定却是9级伤残。
此次探视陈光诚妈妈的王汝兰,魏兰玉、秦玉玲、刘国慧、杨自娥、卢秋梅6人,都是临沂市政府实施暴力强拆的受害人,她们每个人都有一部血泪史,维权的历程大都在5-6年左右,无数次的上访和不断的诉讼至今毫无结果。几年来她们被拘留、被关黑监狱、被截访、被殴打和被打击报复等等一直不断,他们每一家和每个人的遭遇都是对临沂市政府暴力强拆、违法行政和当局一贯的残害中国人民及其人权迫害的泣血控诉的活证明。
他们和陈光诚一家一样,都是饱受临沂司法黑暗的受害人,她们说是陈光诚冒死逃出东师古,才让世人了解了临沂的野蛮和黑暗,让她们看到了解决自己问题和冤屈的希望。
秦玉玲:15653990650
杨自娥:13854929904
王汝兰:15969912992
魏兰玉:13954927979
卢秋梅:18669910762
刘国慧:15564215129

图一、左起:魏兰玉、王汝兰、杨自娥、秦玉玲、刘国慧面对村口的监控摄像头(卢秋梅拍摄)

Categorie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