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感谢政府”不是应有的现代政治图景

作者:苗蛮子

因为在东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网站留言问房贷的问题,两天后受到工作人员电话回复且详尽又专业的“礼遇”,东莞某网友一时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遂将此事发上微博,提出表扬。这事经媒体报道后,东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表态称,该部门对市民咨询和投诉极为重视,有专人负责管理监督,要求有问必答。

在我们这个据说被称之为礼仪之邦的国度,对于来自别人的帮助,理所当然要说声感谢的,而且这样的感谢场面,往往洋溢着“泪的欢笑”。然而,东莞这位网友的微博表扬,我实在感受不到丝毫的喜感,反而有一股浓浓的酸楚味扑面而来。

类似于这位网友的微博表扬,显然已不新鲜。前些年,一位被困于矿井下的工人获救后所说的“感谢党和政府”,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热议,并在此后一段时期里几近于一个贬义词。然而尽管如此,类似的声调,却不时见诸报章,至于人们的态度,显然是芜杂的,而且其中还夹杂着权力者的怂恿与暧昧,这一切足以说明我们仍有老调重弹的必要。

对于政府行为,现在社会上流行这样一种看法:政府或官员不作为,毫无疑问该批评;但政府部门或官员工作做得好,则应不吝赞美之词——至于理由大致有二:一是据说能起到激励乃至榜样作用,营造一种所谓“干事创业”的氛围;二是据说给被表扬者一种无形的压力,使其化压力为动力,能够不断地创造出佳绩来。

单从社会心理学或“人”的角度来看,对干得好的官员说声“谢谢”,似乎也没什么大碍。然而,我们尽可以对诸如饭店里的服务员表达感谢,但“感谢”这两个字眼,实在不适用于政府及其官员身上。

现代政治学视野下,对于政府的一切行政行为,我们找不出任何感谢的理由。这并非我苛刻和心理阴暗,而是基于这样一种政治常识:现代社会的政府,是由于民众让渡出自己的部分权力,并出资供养起来的。这种权力生发关系,决定了政府与人民之间是一种“公仆”与“主人”的服务关系。因而政府的主要职责在于:充当公益的“守夜人”,保护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并及时主动提供高质量的公共服务,以满足公共利益的需求。

现代政府的这种角色定位意味着:政府部门的工作无论做得有多好,都被视为理所应该。这至多说明政府切实履行了其应有的职责和义务,而根本不需要任何夸赞和粉饰。政府所要做的,只能是不断改善工作,尽一切可能为民众提供高质量的公共服务。若非要表达感谢,感谢的主体,也应当是政府而不是民众。这既是因为政府并不天然地创造资源,其所支配的各种资源无不来自于民;也因为政府的存在,是以民众的支持和拥护为前提的,倘若离开了民众,则政府无权可用,无资源可支配,无对象可管理。

显然,一个宣称权力取之于民的现代政府,它所需要的恰恰不是民众的感谢,而是诚恳地接受民众的监督。不难想见,在一个健康有序的社会里,官民之间的关系应当是这样的:政府官员如履薄冰地尽心履职,虚心接受民众的监督,时时担心服务不周而饭碗不保。

而无论是“感谢党和政府”,还是“感谢领导”,无不都是对主仆角色的颠倒混淆,这显然不是现代社会应有的政治图景。政府部门做了点分内之事,民众便感激涕零、感恩戴德,这固然说明古时“皇恩浩荡”的奴仆意识在一些国民潜意识中根深蒂固,但更多的恐怕与一些政府部门“脸难看、门难进、事难办”的衙门做派有关。一个人被别人欺负惯了,突然受到了礼遇,由此而感到不适从,这也完全符合心理学逻辑。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东莞这位网友的“微博表扬”,与其说是对某个职能部门工作的肯定,不如说是对现实普遍存在的衙门作风的另类控诉;它在某种程度上不啻于一面“哈哈镜”,照出了某些部门的种种不堪。因此,作为职能部门,即便在分内工作干得好的前提下,面对民众的表扬,也不能沾沾自喜而乱了方寸,更多的应该是躬身自省、歉抑自持——既要反思实际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更要读懂“表扬”背后所蕴藏的悲催。这才是权力者应有也必须有的姿态和本色。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上面所说的现代政治学视野下的官民关系,更多指的是一种应然,而非实然状态。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所谓“人民当家作主”、“官员公仆说”等等,很大程度上还只是纸面上的空洞说辞。因此,有些人将“百姓表扬官员”看成是主人对公仆的奖赏,则恐怕有些矫情了。想想看,现在有多少官员真正把百姓当成“主人”?更关键的是,我们又拥有了多少做“主人”的权利?

不必讳言,即便到现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还是处于鲁迅先生所批判的“奴隶的时代”,我们并没有争取到多少“主人”的价格。民众“主人”尚未坐稳,甚至还只是“奴隶”,便急于对官员歌功颂德,这只能让权力者窃笑不已!即便哪天真的坐稳了“主人”,也不必对干得好的官员表扬,“毕竟世上一切的权贵和官员不是小孩,他们不会脆弱到稀罕掌声的地步”;倘若天真地将手握权力的官员当成小孩,恐怕只会宠坏了那些官员,这对于当前依然骄横的权力来说,更是如此。

什么时候,我们的人民不需要热泪盈眶地“感谢领导,感谢党和政府”;对于干得好的官员,民不以为奇,官视之为平常,更不以为傲,那时或许才算得上真正的和谐社会,民众也才称得上“坐稳了的主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21日, 3: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