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有关,现在的税收结构不利于服务业的发展。 接下来,要看政治改革方面有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如果这方面没有大的举动,我认为中国经济很难有继续增长的潜力。公有制为主、特权阶层、金融市场不开放、不公平竞争这些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了。 日报:您是否看好温州金融改革试点? :温州的金融改革说明中央政府关心金融业的效率问题,但有没有大胆的改革,我觉得现在还看不出来,现在有小改小革,我觉得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根本问题就是让私人资本主导着进入金融业,而不是吸收私人资本。结构有关,现在的税收结构不利于服务业的发展。 接下来,要看政治改革方面有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如果这方面没有大的举动,我认为中国经济很难有继续增长的潜力。公有制为主、特权阶层、金融市场不开放、不公平竞争这些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了。 日报:您是否看好温州金融改革试点? 茅于轼:温州的金融改革说明中央政府关心金融业的效率问题,但有没有大胆的改革,我觉得现在还看不出来,现在有小改小革,我觉得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根本问题就是让私人资本主导着进入金融业,而不是吸收私人资本。稳增长要首先开放金融业
  
第一财经日报:稳增长要首先开放金融业 第一财经日报:欧债危机导致中国的外贸出口下滑,经济增长的动力下降,中国如何改变这种现状? 茅于轼:从另外一方面看,这些问题正好是中国改革的机会,出口减少对中国是好事,以前过分依赖出口,我们要减少出口,增加进口,要制造一个逆差,消化外汇储备。同时,增加进口有很多好处,减少国内资源消耗,增加供给,减少通货膨胀。 对付全球危机,我们不能采取老办法,我们老靠扩大投入,而非提高效率。现在社会浪费很大,把浪费取消了经济就上来了。 第一个浪费是资金上的浪费,钱不能物尽其用,非常没有效率,利息率高低差距大,利息率没有市场化证明金融市场是没有效率的,很多钱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这种损失很多人看不到。现在金融业有很多障碍、不自由的地方,造成很大浪费。金融业垄断就是最大浪费。 日报:2008年推出四万亿刺激经济的政策,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推出一系列“稳增长”的组合政策,您认为这一次的政策会解决问题还是带来问题? 茅于轼:20 欧债危机导致中国的外贸出口下滑,经济增长的动力下降,中国如何改变这种现状?
  
08年的对策是增加投入,多发钞票,多搞项目,这不是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一条路,它的后遗症就是通货膨胀,资源浪费。 针对新的危机的解决办法,还靠扩大项目、批项目、增加政府的需求这条路是把问题往后推,没有解决问题。 后果是,表面上看能够维持增长的速度,但是通货膨胀、失业这些问题继续存在,经济结构调整不过来,还是靠投资,内需没有增加,结构就有问题,使得各行各业发展都有问题,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垄断,都是跟整个宏观经济的机会有关系的,机会减少,每个行业都会有困难。 日报:如果要实现“稳增长”应该怎么办? 茅于轼:稳增长就是要提高效率,首先把金融业开放了,金融业开放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效率,因为我们的储蓄率很高,钱用的好,用的不好,差别极大。 民营企业是最有创造力的行业,但是融资难,很多钱用在高速公路、高铁建设上,真正需要财富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你看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就缺,比如医疗、教育,这些行业民间投资就非常不足。服务业发展也跟税收 茅于轼: 从另外一方面看,这些问题正好是中国改革的机会,出口减少对中国是好事,以前过分依赖出口,我们要减少出口,增加进口,要制造一个逆差,消化外汇储备。同时,增加进口有很多好处,减少国内资源消耗,增加供给,减少通货膨胀。08年的对策是增加投入,多发钞票,多搞项目,这不是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一条路,它的后遗症就是通货膨胀,资源浪费。 针对新的危机的解决办法,还靠扩大项目、批项目、增加政府的需求这条路是把问题往后推,没有解决问题。 后果是,表面上看能够维持增长的速度,但是通货膨胀、失业这些问题继续存在,经济结构调整不过来,还是靠投资,内需没有增加,结构就有问题,使得各行各业发展都有问题,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垄断,都是跟整个宏观经济的机会有关系的,机会减少,每个行业都会有困难。 日报:如果要实现“稳增长”应该怎么办? 茅于轼:稳增长就是要提高效率,首先把金融业开放了,金融业开放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效率,因为我们的储蓄率很高,钱用的好,用的不好,差别极大。 民营企业是最有创造力的行业,但是融资难,很多钱用在高速公路、高铁建设上,真正需要财富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你看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就缺,比如医疗、教育,这些行业民间投资就非常不足。服务业发展也跟税收
  
对付全球危机,我们不能采取老办法,我们老靠扩大投入,而非提高效率。现在社会浪费很大,把浪费取消了经济就上来了。
  结构有关,现在的税收结构不利于服务业的发展。 接下来,要看政治改革方面有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如果这方面没有大的举动,我认为中国经济很难有继续增长的潜力。公有制为主、特权阶层、金融市场不开放、不公平竞争这些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了。 日报:您是否看好温州金融改革试点? 茅于轼:温州的金融改革说明中央政府关心金融业的效率问题,但有没有大胆的改革,我觉得现在还看不出来,现在有小改小革,我觉得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根本问题就是让私人资本主导着进入金融业,而不是吸收私人资本。
第一个浪费是资金上的浪费,钱不能物尽其用,非常没有效率,利息率高低差距大,利息率没有市场化证明金融市场是没有效率的,很多钱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这种损失很多人看不到。现在金融业有很多障碍、不自由的地方,造成很大浪费。金融业垄断就是最大浪费。
  
稳增长要首先开放金融业 第一财经日报:欧债危机导致中国的外贸出口下滑,经济增长的动力下降,中国如何改变这种现状? 茅于轼:从另外一方面看,这些问题正好是中国改革的机会,出口减少对中国是好事,以前过分依赖出口,我们要减少出口,增加进口,要制造一个逆差,消化外汇储备。同时,增加进口有很多好处,减少国内资源消耗,增加供给,减少通货膨胀。 对付全球危机,我们不能采取老办法,我们老靠扩大投入,而非提高效率。现在社会浪费很大,把浪费取消了经济就上来了。 第一个浪费是资金上的浪费,钱不能物尽其用,非常没有效率,利息率高低差距大,利息率没有市场化证明金融市场是没有效率的,很多钱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这种损失很多人看不到。现在金融业有很多障碍、不自由的地方,造成很大浪费。金融业垄断就是最大浪费。 日报:2008年推出四万亿刺激经济的政策,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推出一系列“稳增长”的组合政策,您认为这一次的政策会解决问题还是带来问题? 茅于轼:20 日报: 2008年推出四万亿刺激经济的政策,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推出一系列“稳增长”的组合政策,您认为这一次的政策会解决问题还是带来问题?
  
茅于轼: 2008年的对策是增加投入,多发钞票,多搞项目,这不是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一条路,它的后遗症就是通货膨胀,资源浪费。
  08年的对策是增加投入,多发钞票,多搞项目,这不是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一条路,它的后遗症就是通货膨胀,资源浪费。 针对新的危机的解决办法,还靠扩大项目、批项目、增加政府的需求这条路是把问题往后推,没有解决问题。 后果是,表面上看能够维持增长的速度,但是通货膨胀、失业这些问题继续存在,经济结构调整不过来,还是靠投资,内需没有增加,结构就有问题,使得各行各业发展都有问题,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垄断,都是跟整个宏观经济的机会有关系的,机会减少,每个行业都会有困难。 日报:如果要实现“稳增长”应该怎么办? 茅于轼:稳增长就是要提高效率,首先把金融业开放了,金融业开放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效率,因为我们的储蓄率很高,钱用的好,用的不好,差别极大。 民营企业是最有创造力的行业,但是融资难,很多钱用在高速公路、高铁建设上,真正需要财富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你看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就缺,比如医疗、教育,这些行业民间投资就非常不足。服务业发展也跟税收
针对新的危机的解决办法,还靠扩大项目、批项目、增加政府的需求这条路是把问题往后推,没有解决问题。 
  
后果是,表面上看能够维持增长的速度,但是通货膨胀、失业这些问题继续存在,经济结构调整不过来,还是靠投资,内需没有增加,结构就有问题,使得各行各业发展都有问题,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垄断,都是跟整个宏观经济的机会有关系的,机会减少,每个行业都会有困难。
  
08年的对策是增加投入,多发钞票,多搞项目,这不是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一条路,它的后遗症就是通货膨胀,资源浪费。 针对新的危机的解决办法,还靠扩大项目、批项目、增加政府的需求这条路是把问题往后推,没有解决问题。 后果是,表面上看能够维持增长的速度,但是通货膨胀、失业这些问题继续存在,经济结构调整不过来,还是靠投资,内需没有增加,结构就有问题,使得各行各业发展都有问题,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垄断,都是跟整个宏观经济的机会有关系的,机会减少,每个行业都会有困难。 日报:如果要实现“稳增长”应该怎么办? 茅于轼:稳增长就是要提高效率,首先把金融业开放了,金融业开放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效率,因为我们的储蓄率很高,钱用的好,用的不好,差别极大。 民营企业是最有创造力的行业,但是融资难,很多钱用在高速公路、高铁建设上,真正需要财富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你看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就缺,比如医疗、教育,这些行业民间投资就非常不足。服务业发展也跟税收 日报: 如果要实现“稳增长”应该怎么办?
  08年的对策是增加投入,多发钞票,多搞项目,这不是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一条路,它的后遗症就是通货膨胀,资源浪费。 针对新的危机的解决办法,还靠扩大项目、批项目、增加政府的需求这条路是把问题往后推,没有解决问题。 后果是,表面上看能够维持增长的速度,但是通货膨胀、失业这些问题继续存在,经济结构调整不过来,还是靠投资,内需没有增加,结构就有问题,使得各行各业发展都有问题,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垄断,都是跟整个宏观经济的机会有关系的,机会减少,每个行业都会有困难。 日报:如果要实现“稳增长”应该怎么办? 茅于轼:稳增长就是要提高效率,首先把金融业开放了,金融业开放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效率,因为我们的储蓄率很高,钱用的好,用的不好,差别极大。 民营企业是最有创造力的行业,但是融资难,很多钱用在高速公路、高铁建设上,真正需要财富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你看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就缺,比如医疗、教育,这些行业民间投资就非常不足。服务业发展也跟税收
茅于轼: 稳增长就是要提高效率,首先把金融业开放了,金融业开放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效率,因为我们的储蓄率很高,钱用的好,用的不好,差别极大。
  
民营企业是最有创造力的行业,但是融资难,很多钱用在高速公路、高铁建设上,真正需要财富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你看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就缺,比如医疗、教育,这些行业民间投资就非常不足。服务业发展也跟税收结构有关,现在的税收结构不利于服务业的发展。稳增长要首先开放金融业 第一财经日报:欧债危机导致中国的外贸出口下滑,经济增长的动力下降,中国如何改变这种现状? 茅于轼:从另外一方面看,这些问题正好是中国改革的机会,出口减少对中国是好事,以前过分依赖出口,我们要减少出口,增加进口,要制造一个逆差,消化外汇储备。同时,增加进口有很多好处,减少国内资源消耗,增加供给,减少通货膨胀。 对付全球危机,我们不能采取老办法,我们老靠扩大投入,而非提高效率。现在社会浪费很大,把浪费取消了经济就上来了。 第一个浪费是资金上的浪费,钱不能物尽其用,非常没有效率,利息率高低差距大,利息率没有市场化证明金融市场是没有效率的,很多钱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这种损失很多人看不到。现在金融业有很多障碍、不自由的地方,造成很大浪费。金融业垄断就是最大浪费。 日报:2008年推出四万亿刺激经济的政策,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推出一系列“稳增长”的组合政策,您认为这一次的政策会解决问题还是带来问题? 茅于轼:20
  
接下来,要看政治改革方面有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如果这方面没有大的举动,我认为中国经济很难有继续增长的潜力。公有制为主、特权阶层、金融市场不开放、不公平竞争这些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了。
  08年的对策是增加投入,多发钞票,多搞项目,这不是提高效率减少浪费的一条路,它的后遗症就是通货膨胀,资源浪费。 针对新的危机的解决办法,还靠扩大项目、批项目、增加政府的需求这条路是把问题往后推,没有解决问题。 后果是,表面上看能够维持增长的速度,但是通货膨胀、失业这些问题继续存在,经济结构调整不过来,还是靠投资,内需没有增加,结构就有问题,使得各行各业发展都有问题,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垄断,都是跟整个宏观经济的机会有关系的,机会减少,每个行业都会有困难。 日报:如果要实现“稳增长”应该怎么办? 茅于轼:稳增长就是要提高效率,首先把金融业开放了,金融业开放能够取得非常大的效率,因为我们的储蓄率很高,钱用的好,用的不好,差别极大。 民营企业是最有创造力的行业,但是融资难,很多钱用在高速公路、高铁建设上,真正需要财富的是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业,你看什么东西贵,什么东西就缺,比如医疗、教育,这些行业民间投资就非常不足。服务业发展也跟税收
日报:结构有关,现在的税收结构不利于服务业的发展。 接下来,要看政治改革方面有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如果这方面没有大的举动,我认为中国经济很难有继续增长的潜力。公有制为主、特权阶层、金融市场不开放、不公平竞争这些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了。 日报:您是否看好温州金融改革试点? 茅于轼:温州的金融改革说明中央政府关心金融业的效率问题,但有没有大胆的改革,我觉得现在还看不出来,现在有小改小革,我觉得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根本问题就是让私人资本主导着进入金融业,而不是吸收私人资本。 您是否看好温州金融改革试点?
  
稳增长要首先开放金融业 第一财经日报:欧债危机导致中国的外贸出口下滑,经济增长的动力下降,中国如何改变这种现状? 茅于轼:从另外一方面看,这些问题正好是中国改革的机会,出口减少对中国是好事,以前过分依赖出口,我们要减少出口,增加进口,要制造一个逆差,消化外汇储备。同时,增加进口有很多好处,减少国内资源消耗,增加供给,减少通货膨胀。 对付全球危机,我们不能采取老办法,我们老靠扩大投入,而非提高效率。现在社会浪费很大,把浪费取消了经济就上来了。 第一个浪费是资金上的浪费,钱不能物尽其用,非常没有效率,利息率高低差距大,利息率没有市场化证明金融市场是没有效率的,很多钱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这种损失很多人看不到。现在金融业有很多障碍、不自由的地方,造成很大浪费。金融业垄断就是最大浪费。 日报:2008年推出四万亿刺激经济的政策,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推出一系列“稳增长”的组合政策,您认为这一次的政策会解决问题还是带来问题? 茅于轼:20 茅于轼: 温州的金融改革说明中央政府关心金融业的效率问题,但有没有大胆的改革,我觉得现在还看不出来,现在有小改小革,我觉得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根本问题就是让私人资本主导着进入金融业,而不是吸收私人资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