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 | 我为什么要提出“开放力”

作者:郭宇宽 

自序 我为什么要提出“开放力”

郭宇宽

很长时间以来,以“执行力”为口号的各种书特别畅销,还有大量执行力培训的机构和培训大师。任何一个组织都需要执行力,但有些培训,把执行力强调到有了执行力,刀枪不入的地步,就有些过了。

这种书非常和一些老板的口味,这样的企业里常会弥漫一种气氛,就是老板是英明神武的,企业有了问题,就是员工执行力有问题。这种气氛我们中国大陆人应该是似曾相识的,那个时候领袖的思想总是正确的,我们遇到的困难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照领袖的指示办,或者把领袖的指示理解偏了。那个时候的中国是一个封闭的社会,每一个人生老病死都在一个单位里;有些夫妻长期两地分居想调动工作都不行;农民想进城都得领导批准,更不要说出国了;国际上除了阿尔巴尼亚没几个友好国家。现在在世界上有的国家还是这个样子,它的国际竞争力是可想而知的。中国这几十年取得的发展进步,就是就是开放使整个社会的活力被激发了出来。

企业和国家要兴盛不衰,其中的道理,异曲同工。有些企业,视员工为奴才,恨不得上个厕所都要刷卡,把商业领域的上下游伙伴都四面树敌,好处总想一家独吞,这样的企业,领导再殚精竭虑,也会路会越走越窄。

无论个人、企业、国家,路如何越走越宽,越走越顺,我提出了“开放力”这个概念,它就像释迦牟尼说的“断烦恼,证菩提”,学过游泳的人,恐怕就能体会到,不会游泳的人,在水里面,很紧张,拼命挣扎,反而呛水,往水里沉,找到了感觉,身体很放松,反而顺其自然的浮了起来。是可以可以体悟,可以修行,可以成就的。

开放力是一种心态,就像孔子提倡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只有支持别人成功,自己才能成功。这个话说起来挺简单,要做到并不算容易,人的本能常常希望把别人踩下去自己站起来,而不是和别人一起成长。

开放力是一种战略,通过资源共享,使资源发挥最大的效用,并把潜在的敌人变成合作伙伴,成为你事业的利益攸关者,把零和的游戏变成多方共赢。

开放力是一种制度,这种制度尽可能照顾大家的全面发展,海阔凭鱼跃,天空认鸟飞,创造力可以得到发挥,善良的人内心某种骄傲的东西可以自由的呼吸。同时这种制度又强有力的捍卫规矩和底线,保守经过历史检验的价值。

开放力是一种修养,就像胡适在为蒋介石70寿辰所写的文章劝他从一个强势的领导变得“无智、无能、无为”,这并非是说一个优秀的领导者真的没有智慧、能力和作为,而是权力要知道自己的边界和局限。群体潜能的爆发比任何伟大领袖都更有力量。

开放力也是一种理想,现实的世界常常离开放有差距,上世纪的马丁路德金那样期待打破种族肤色的藩篱,半个世纪后,奥巴马才成为第一位非洲裔的合众国总统。中国当下尤其还远算不上开放,千百年的专制传统,造成的画地为牢,一盘散沙,以邻为壑,缺乏信任,不善合作。不仅体现在在社会体制,也全息的投射到各个企业单位组织,甚至在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每一个中国人身上留有烙印,

我把自己的一些点滴体悟和朋友们分享,期望思想观念可以内化变成个人的修养,个人的修养可以辐射,成为组织和企业的性格,组织和企业的性格可以传播,在蓝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最后改变社会的风貌。

在线销售:

当当网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915621

京东 http://book.360buy.com/11134577.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21日, 2: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