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時務 | 專訪律師李莊: 薄王落幕,重慶翻盤?

文 /趙思樂

11月 15日,李莊向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提起控告,指重慶公安局李莊案專案組、龔剛模案專案組警員徇私枉法。同一天上午,十八大選舉出的政治局七人常委剛剛結束第一次正式亮相。李莊在微博上轉發《控告書》時說:「該開始了。」李莊案第三季「反攻」正式開始。

11月 23日,最高檢約談李莊,答覆「會認真對待」;11月 29日,重慶第一中級法院約談李莊,表示會依照法律程序處理。

然而,在各種細節和內幕鋪天蓋地之時,李莊久久等待的第三季到底所為何事?已經不是律師的他還在為重慶冤案做些什麼?他如何看待案件對中國的法制未來將產生的影響?《陽光時務週刊》特別採訪了李莊。

Q&A 陽光= 李=李莊

陽光:此次控告重慶專案組,您希望達到怎樣的效果和目的?

李:我現在的期望是,第一,讓王立軍和薄熙來的罪惡最大限度地暴露在陽光下;第二,將我當年以「藏頭詩」認罪詐降的意義和真正內幕暴露出來。

陽光:您期待李莊案的官方平反嗎?

李:我的正義無需官方來伸張。現在我沒有律師執業證,來自全國的很多當事人甚至海外華僑要打官司,找我這個沒有證還被判過刑的律師,他們信任我。給我平反真正的受益人是誰?是重慶的政府公信力,是重慶的司法信譽得以修復,他們算的是大帳。

陽光:您希望李莊案第三季的反攻對中國未來的民主法制帶來怎樣的影響?

李:我的骨子裏是講民主、憲政、自由和法制的,但是你用什麼來講?如果我就講重慶黑打,我能夠讓民眾窺一斑而知全豹,達到推動法制的作用。

陽光:您現在除了就李莊案進行控告,還在做哪些與重慶黑打有關的事?

李:我現在手下有二十多個律師,來自不同的律師事務所、不同專業的律師,從全國各地招募來的。我這個團隊是鬆散型的聯合,它不是一個獨立的機構或者說事務所。這個團隊由我來統一策劃,每天我接大量的案件,然後指派律師去做。這個團隊成立的初衷是針對重慶的,因為從去年到現在,找我的案子裏面一百個有六七十個是重慶的。我的特殊經歷和身分都和重慶有着不解之緣,尤其是重慶打黑風暴和聯動執法之後產生了大量的冤假錯案,我是深有體會的。我對那個地方是帶有兩種情感的因素在裏邊,第一,我在那兒服刑 548天,我深知薄王野蠻的法西斯暴政;第二,我對那裏的情況比一般的律師瞭解。

我看案子得有兩個特徵我才接,第一,必須是冤案,其他的管不過來,就先把那些被冤枉的先幫助了;第二,刑訊逼供,我的目的就是揭露刑訊逼供。

這些律師團隊不是免費的,但是我們是優惠的,掙錢不是第一位的,第一位是揭露!儘快地揭露!最大地揭露!

陽光:有一些民眾甚至是律師認為您在李莊案之前屬於律師界的「濁流」,即會與公檢法進行一定程度的互動協商,您怎麼回應?

李:現在誰說我罵我都可以,只要你不要支持唱紅打黑就行,我就認為你是戰友,你天天恭維我、請我吃飯,只要你支持唱紅打黑,我立即跟你翻臉。

但是,事實勝於雄辯,網上說「李莊是潛規則、李莊是撈人的、李莊跟法官檢查官勾兌」,一個案例都沒有,誰都舉不出來。

當年重慶專案組就為了坐實這些事,到康達律師事務所把我十年辦案的材料、財務賬整理出來,43個人組成了 11個小分隊奔赴全國各地,查我辦過的案子的法官、檢察官,查我是否曾經行賄,甚至查我的對方的當事人,最後查了半天,什麼都沒有!我對着公檢法就是強硬,打,拼,死磕!否則我不會今天被遼寧給抓兩天,明天讓河北給關五個小時,後天讓重慶給判兩年。

我可以公開地動員全社會舉報李莊,說李莊有勾兌也好有潛規則也好,歡迎批評,更歡迎舉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24日, 4:30 上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