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時務 | 滲透港大抗學聯 專上同盟︰新紅色學生組織

文 / 孫賢亮

香港各大專院校的學生組織,近年多次傳出有親北京人士或組織想滲透進去。而作為龍頭的香港大學,其學生會在近十年來一直疑遭親北京的「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HKTSA)滲透。

據本刊調查發現,專上學生同盟的最終目標,是要與一向以爭取民主自由為宗旨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分庭抗禮,甚至成為全港規模最大、最有影響力的學生組織。

專上學生同盟的創辦人兼理事會主席王耀瑩,在大學校園促成各種內地交流與實習計劃等活動。有批評認為這會淡化大學生對當權者和社會的批判意識。

他在今年 3月曾介入特首選舉中,希望可以左右選舉結果,不過最終因「押錯注」收場。

今年 3月 8日,正當兩名特首候選人梁振英與唐英年爭持不下之際,32歲、曾任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的王耀瑩,在《信報》以《一條誤導中央的「左」傾投機路線》的文章,痛陳梁振英競選團隊,以及挺梁人士不斷誤導中央,並「懇請中央對唐、梁還是流選,在作最終決定前三思」。

港大學生會的「黑金聲明」

4天後,港大學生會突然豪花 38萬港元,在八份報章刊登標題為《有關「黑金政治」的嚴正聲明》的全版廣告,在批評梁營人士之餘,還要求北京介入「黑金」選舉風波。廣告一出,立刻引起輿論譁然,七所大專院校學生會迅速發表聯合聲明,批評港大學生會只針對個別候選人的作法,並質疑「要求中央介入」之說。

負責起草這份廣告聲明的,是港大學生會時事委員會。本刊調查發現,時事委員會骨幹成員黃柏榮和梅懌熙,均是 TSA的核心成員。而港大學生會會長陳冠康,及譚振聲、張楚晞等委員會成員,也與 TSA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在「黑金聲明」事件後辭去港大學生會外務秘書職務的趙希彤指,時事委員會在 3月 10日才為刊廣告事件召開緊急會議。他在會議上曾反對聲明內「要求北京介入」的說法,不過卻遭大多數人否決。他說︰「我相信這份聲明是早有預謀的,打擊梁營的背後,其實是希望選舉流選。方便他們所支持的、被視為是北京『特首後備人選』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上台。」結果梁振英最終當選為行政長官。

趙希彤分析,王耀瑩以及 TSA,由於在特首選舉中「押錯注」,「導致自身在建制派中的地位下降,轉而變本加厲,做出『激進』舉動來證明自身價值」。

譬如今年 9月,港大學生會批評首席副校長錢大康與學生事務長周偉立,因突發情況而對入宿安排作出調整,並發起罷免 2人的公投。是次公投不僅在校內遭到普遍反對,校外更有數千位港大校友抵制。最終因學生會所準備的選票被指有兩個版本,公投有違規之嫌而不能成功。

「港大學生會今年來經常逆民意做事,是因為滲透的勢力在去年成功修訂了學生會憲章,大開方便之門,導致學生會多個重要職位都被佔領,連出缺多年的榮譽秘書一職也由 TSA核心成員沈顯龍擔任。」趙希彤指,原本應互相制衡的幹事會和評議會,卻被同屬同一陣營的人士同時控制,讓學生會淪為「一個獨裁的組織」。

港大學生會成 TSA基地

港大學生會被 TSA「攻陷」並非一時之役。港大學生刊物《學苑》副總編輯周永康稱,TSA滲透港大學生會至少已有 10年︰「本來 TSA只是不想港大學生會發聲,誰料道後來卻被用來執行政治任務」。

TSA核心成員立場有一定傾向性。港大學生會幹事會前內務副秘書成曉宜亦指,目前擔任 TSA理事會司庫的潘奕祺,曾經在 2009年的學生會競選活動上,強調自己在六四問題上「沒有看法」。而陳一諤則不斷強調愛國與責任。

陳一諤後來成為學生會會長,並在2009年 4月、也即上任會長僅 2個多月,就因在論壇上發表被指淡化中共「六四」屠城責任的言論,遭港大學生以公投方式,罷免了他的職務。當年陳指中共鎮壓「可能有點問題」,又指學運領袖柴玲是「走佬學生領袖」。

與成曉宜共事了一年的港大學生會幹事沈顯龍與梅懌熙,一年後聯同黃柏榮,組成「尚風閣」競選新一屆學生會。成曉宜說:「雖然一起工作了一整年,但他們競選的策略竟然是大肆抹黑我們這一屆的舊莊,指我們貪污。而且,他們從不出席會章所規定的諮詢大會,逃避所有選民的提問和質疑。」最終「尚風閣」競選失敗,2010年港大學生會出缺一年。

三人雖然未能當選,但據 TSA十周年特刊所指,沈顯龍、黃柏榮均成為2010年 TSA的地區主席,而陳一諤則成為地區的副主席。

TSA成學生會出局者同盟

於 2001年成立的TSA,可謂是港大學生會幹事會的「出局者同盟」。2001年在香港大學就讀工商管理學士的王耀瑩,曾連續兩年組建學生會候選內閣「和風閣」,不過均競選落敗。其中在 2002年競選中,他因為公開支持時任特首董建華連任,和他的高調親中態度,使他雖在僅有一個候選內閣競選的情況下,也因反對票高達八成而落敗。

入主港大學生會幹事會不成,王耀瑩在 2001創辦了大埔專上學生同盟,也就是今天 TSA的前身。

在 TSA的十周年特刊卷首,王耀瑩指出創立 TSA是源於「對香港學生社運狹隘與失焦的掙扎而另尋新路」。這一句宣言式的陳述,顯示 TSA與包括學聯在內的其他主流學生團體走着完全不同的道路。

2010年 5月,TSA舉辦了就職典禮,並成立了包括大埔、沙田在內共 5個地區幹事會,並在翌年 1月迅速增加到 10個地區幹事會。除了王耀瑩,TSA還集合了港大學生會落選內閣「尚風閣」三子黃柏榮、梅懌熙、沈顯龍,以及潘奕祺、陳一諤等一眾港大學生會幹事會的出局者,組成了TSA「核心集團」。

他們借着 TSA所整合的力量和資源,開始滲透曾將他們拒諸門外的港大學生會。

「嘉賓太右」引發辭職風波

TSA舉辦的學界活動,以在內地實習、去內地交流訪問為主。2011年就職的TSA西貢區主席黎朗謙表示,他籌辦的「職業生涯探索計劃」(Career ExploringProgram, CEP),曾經邀請劉慧卿、梁家傑、涂謹申等泛民主派議員出任嘉賓。活動得到了聯席會議的批准後,並宣傳招募學生參與時,理事會卻以嘉賓名單「太右」為由,要求更改名單或取消活動。雖然他堅拒更改名單,但是「核心集團」最後召集了很多從不出席聯席會議的人,以投票方式通過腰斬活動。

職業生涯探索計劃被喊停之後,同盟的 10區中,最少有 5個地區停止運作,超過總數一半的幹事離開。黎朗謙說:「TSA內部充滿爾虞我詐、朋黨批鬥和暗自設定的政治傾向。」在其Facebook群組內,反對和批評的帖子也不斷遭到管理員刪除。

TSA雖然以地區為單位,但實際上地區並沒有自決權力。黎指︰「理事會和核心集團像是在利用地區幹事來舉辦他們想搞的活動,完成他們預設的目標。」如多次邀請《明報》文化版編輯李炘來做講座,題目便是馬克思、列寧、毛澤東等的左派思想理論。參與的除了同盟幹事外,還有現任港大學生會幹事會主席陳冠康。他曾私底下告訴受訪的同盟前幹事,自己其實並不認同講座的內容。

理事會:「同盟」最高權力機構

TSA的權力架構是由上而下,最高權力機構是理事會,負責領導及任免各級機構、制定主要方針及作出重大決策。現任理事會主席王耀瑩,不僅身兼全國青聯委員,也是菁英會副秘書長和學生事務委員會主席。

香港菁英會成立於 2007年,是由曾修畢國家行政學院、浦東幹部學院和中華文化學院及青年政治學院等中央級培訓院校國情研習班學員,所組成的青年團體。一名曾被菁英嘗試招募的知情人士指出︰「菁英會的成員都是獲得中央信得過的人。這些人不僅與中聯辦有來往,更主要的工作是協助中央政府一些不具實名的辦公室做暗處工作,譬如收風和統戰工作等。」

除了王耀瑩外,前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馮英倫也是菁英會副秘書長。他曾於 2004年發表《七一救港宣言》,質疑以遊行示威爭取普選,引起頗多爭議。來自上海的港大畢業生陳冉,亦曾在菁英會負責籌辦的博鼇青年論壇(香港)中擔任委員。她現任華菁會(出身內地的在港青年專才組織)副主席,早前更獲梁振英聘為侯任特首辦項目主任。

一名 TSA成員指,王耀瑩曾在TSA內部多次提到,「要培養香港未來的政治精英,也希望 TSA可以成為香港最大、最有影響力的學生組織。」他把矛頭直指學聯。除了要為建制派挖掘、收買人才,滲透學生會、掌握輿論導向亦被視為是 TSA的要務。

香港電台政壇新秀節目的嘉賓主持袁智朗,於 2010年受到黃柏榮的邀請,出席了由菁英會主辦的博鼇青年論壇。他說當時「自己和黃柏榮坐的是貴賓席位」,而黃手中的入場券是從菁英會處得來,可見菁英會與 TSA之間的關係。

此外,擔任 TSA秘書長的孫靄雯,同時亦是湖南省青聯委員、新界青年聯會副主席、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助理。理事會另一成員黃冠麟,曾擔任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會長,現任華菁會幹事。

記者曾致電王耀瑩要求採訪,但對方以「每個組織都會有人加入,有人離開,不值得大驚小怪」為由拒絕採訪。記者也曾嘗試採訪陳一諤,但同遭拒絕。

成曉宜認為,港大學生會的現狀正是香港社會的縮影,「建制派憑着手頭豐沛的資源大行其道,不斷蠶食社會的其他領域。港大作為香港高等學府的龍頭,校友又在各行各業佔重要地位,正是被 TSA視為橋頭堡的原因。」

她又指,TSA的成員通過合憲的競選渠道進入學生會本無可厚非,但他們「在參選前並無公開自己的身份背景,而勝選後又倒行逆施,這是欺騙選民的行為」。她慨嘆道,最可悲是,選民根本不留心學生會事務,以事不關己的態度聽之任之,這才是造成 TSA堂而皇之入主港大學生會的根本原因。在各大學校園裏,滲透正潛移默化地發生着,這顯然與香港所面臨的「溫水煮蛙」式的困局相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24日, 4:30 上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