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失调

 

编者按你是不是恨不得杀死那个宿舍里在熄灯之后依然玩电脑的家伙?你是不是觉得上周六是世界末日这种说法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你明白KFC的炸薯条是对身体有害的食品吧?然而事实上,可能在宿舍熄灯后你也同样在玩电脑,你有时候也害怕上周六真的是世界末日,面对喷香诱人的薯条你也忍不住大快朵颐。这些情况都可以用认知失调来解释。本期百科将联系生活谈理论,是减肥者与拖延症患者的福音,同样也可帮助解决论述当中因认知带来的一些分歧。

 

 

本词条在以下文章中被使用

(1)<摇光>身份的焦虑——认同感的缺失

(2)<摇光>人人政治动物

 

 

词条解释

认知失调理论是认知一致性理论的一种,它是指由于做了一项与态度不一致的行为而引发的不舒服的感觉(侯玉波《社会心理学》)。

 

 

目录

1. 概述

2. 认知失调产生的过程

3. 人际交往当中的应用

3.1 自我认知失调

3.2 对他人的认知失调

4. 末日之后的认知失调

5. 参考文献

6.延伸阅读

 

 

1. 概述

认知失调理论最早是社会心理学家, 里安·费斯廷格于1957 年的《认知失调论》一书中所提出的。在费斯廷格看来,认知是认知结构中的“要素”, 一个要素即一个认知。它们是一个人意识到的一切。它们可以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自己的心理状态、人格特征的认识, 也可以是对外部客观事物的认识。总之, 它可以是事实、信仰、见解或别的一切事物, 比如我自己能够认识到深夜不睡觉玩游戏影响室友休息,这样做是不对的;若某种事实尽管存在, 但个体并没有意识到, 比如我并不知道我的行为会引起别人睡不着,那就不能成为一个人的认知。任何两种认知或者是一致的, 或者是不一致的, 或者是不相关的。只有在两者既相关, 又不一致的情况下, 才能导致失调。接上一个例子来说,我的认知是深夜不睡觉玩游戏影响室友休息,这样做是不对的;但实际上我因为觉得玩游戏很爽,还是玩游戏,这个时候就出现了认知失调。

但是, 后来的很多研究, 包括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阿伦森( Ellio t Aronson)等人的研究都发现, 并不是所有的认知不一致都会令人同样地不舒服, 认知失调最强烈而且最令人不舒服的情况, 是一个人的行为威胁其自我形象时。它之所以令人不安, 正是因为逼迫我们去面对我们的看法和行为之间的差距。所以。后来阿伦森等人将认知失调定义为: 因为做了一件和自己习惯的而且通常是与正面的自我概念不符的行为而产生的不舒服行为或感觉。[1]

 

 

2. 认知失调产生的过程

在态度与行为产生不一致的时候,常常会引起个体的心理紧张。为了克服这种由认知失调引起的紧张,人们需要采取多种多样的方法,以减少自己的认知失调。以减肥为例,你很想减掉身上的赘肉,从一个土肥圆变成白富美或者高富帅,但当你和你的好朋友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作为一名资深吃货,这时候你减肥的态度和你减肥的行为产生了矛盾,引起了认知失调。我们大概可以采用以下几种方法减少由于减肥而引起的认知失调:

(1)改变态度:改变自己对减肥的态度,使其与以前的行为一致(我是个吃货,我喜欢吃东西是我的天性,这次好不容易跑这么远来吃XXXX)。

(2)增加认知 如果两个认知不一致,可以通过增加更多一致性的认知来减少失调(吃东西是一种幸福,人活一张嘴,况且这次吃完下次不吃也没事)。

(3)改变认知的重要性 让一致性的认知变得重要,不一致性的认知变得不重要(比起节食,锻炼身体显然更有效也更长久)。

(4)减少选择感 让自己相信自己只所以做出与态度相矛盾的行为是因为自己没有选择(人生已经如此地艰难,我干嘛还不吃捏)。

(5)改变行为 使自己的行为不再与态度有冲突(555,下次我一定要少吃,再吃就成死胖子了!)。[2]

 

 

 

3. 人际交往当中的应用

3.1 自我认知失调

语言交流无疑是人际交往的第一张名片,正如俗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在言语交过程中,为了实现交际的目的,作为交际主体应该把握好自己的情绪、心理、性格、文化程度、认知水平、语言能力、交际动机等,学会自我控制和随机应对,把握好自我角色,力求话语选择符合自我状况。以长辈身份与晚辈交谈,当然要做到庄重得体,情感关怀要多于冷漠麻木;以晚辈身份同长辈交谈,自然要做到有理有节,谦逊恭敬;同辈之间交谈,话语风格势必会更加注;如果你比较悲催要跟任课老师求情,语气更是要毕恭毕敬,而且表达自己热爱学习的决心。这些都是自我认知的常态或者说是平衡状态下的言语交际风貌。这种认知状态下,言语交际活动自然能够顺利进行,出现交际故障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甚至可能会杜绝交际故障的产生。

但实际上,都会有不少人很难做得到。无论是地位高的人还是地位低的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无论是文化程度高的人还是低的人,在具体语境中多多少少会存在着程度不同的自我认知失调。也就是说,在言语交际中交际主体对自我的需要、兴趣、能力、个性和行为动机等心理状况缺乏足够的认识,没有协调好自我心理预期与言语交际行为之间的关系,使得自我的心理与交际行为之间产生矛盾和冲突。比如, 交际者对自我言语交际能力的评估过于不切合实际,或者误以为自己具有很强的社交能力,面对不可预料的应急场面都能够做到游刃有余、应付自如,并由此使自我处在自傲、自负等心理状态;或者低估了自己的交际能力,并由此产生胆怯、害怕、畏缩等心理状态。这些无秩序的心理状态无论如何是不能满足交际对象的心理期待的,也与交际行为本身的要求不相适应,从而会导致交际故障的产生。[3]

3.2 对他人的认知失调

对他人的认知主要是指个体在与他人的交往过程中,观察、了解他人并形成判断的一种心理活动。这个过程中, 认知主体要对认知对象的外表特征、内心世界作出认知, 不仅要了解对方的物理特征,还要对客体的许多内在特征,如动机、能力、情感、意志等作出判断形成完整的印象。认知客体的外在特征是可视的可触的可听的外显的,看得清,摸得着,听得见,在认知时一般情况下较少出现认知失误。但是,认知客体的心理、情绪、能力、兴趣等是隐性的潜在的内含的,而且具体情境中人的心理状况也是在变化着的、不确定的,所以短时内较难准确把握,有时可能会被假象所迷惑,这样就可能会出现更多的认知失调现象。[3]

比如你经常看经济学或者政治哲学方面的书,在上社交网站的时候,面对一个萌妹子,你劈头盖脸扔一大堆术语,讲社会主义好,或者批判民粹主义;然后你又大黑血型星座党;接着你跟她说卢卡斯陷阱其实不可靠,并列出公式,画出曲线图要证明;这个有曲线的萌妹子也许不会因为你会画曲线而倾慕与你,可能直接“呵呵洗澡去”,甩你一个人在电脑前。这就是典型的对他人认知失调的例子。

 

 

4. 末日之后的认知失调

从电影《2012》上映以来,末日论一直拥有很多支持者,并引起了小范围的骚动。但末日论诞生已久,甚至在宗教典籍当中都能找得末日论的踪迹。而且在以往很多预言家和宗教人士,或者伪科学人士甚至是科学家都提到过世界末日,在一次次世界末日的流言破灭之后,为何人们对末日论仍然坚信呢?

 

其实, 世界末日论的众多铁杆“粉丝”, 之所以在末日论落空后, 依然死心塌地地坚信这个荒诞的“预言”, 正是人们的认知失调心理在背后作怪。因为,一开始人们就对世界终将灭亡怀着坚定的信念, 并为此投入了很多精力, 但最终发现末日论根本没有实现,这引起了人们内心很强的失调感。消除这种由于徒劳引起的失调感也是很困难的, 因为已经付出的努力是不可能挽回的, 即使改变原来的信念, 也无法消除失调感:“我曾经为世界‘末日论’付出了很多很多”与“事实证明这种信念是不真实的”。这时, 人们只好寻求其他方式, 可做的选择是对已有的事实作少许让步。比如说找些看上去还说得过去的理由为已存在的开脱, 或是简单地承认在这次活动中有些小的失误,但总的信念系统是正确的。在对事实作出小的让步的基础上, 以更加坚定的方式信奉原来的信念, 并更加努力地宣传它和维护它, 以此缓解人内心中怀有的失调感。[4]

 

 

5. 参考文献

[1] 邓丽群, 黄代翠,《基于认知失调理论分析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09年3月

[2] 侯玉波,《社会心理学》,ISBN: 9787301055304

[3] 孟建安,《交际故障与人际语境认知失调》,《毕节学院学报》2012年第1 期

[4] 伊人,《“末日论”总有铁杆粉》,《百科新说》2011年10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