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的小三,关侬啥事体?:

公众人物和他们的私生活

 

 

 

这是一个香艳的网络时代。

几个月前,韩寒被爆美满家庭背后实有第三者,之后又发文希望妻子与小三和平相处,引起了社会热议;接着,万科老总王石的婚变又让网民们热闹了一番。香艳的高潮也许出现于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12秒的不雅视频上。这段视频不仅使他被革去职务,还令自己遭受了数万网友尖刻的嘲讽和恶搞。

几年来,随着微博在中国的红火,媒体给我们带来了公共话题讨论的便利。然而,现在它似乎已经将讨论范围伸向了“成年人在自己房间里的事务”。我们真的可以热热闹闹地谈论着他人的婚姻问题、甚至男人的尊严问题吗?这是不是对个人隐私的侵犯?我们可以这样曝光身边的普通人吗?如果不能,那么曝光普通人和曝光公众人物有什么区别?在这些问题上,人们似乎分为了旗帜鲜明的两方。本期七星视点中,我们搜集了双方具有代表性的一些观点,希望通过观点的比较,您能找到自己的答案。

 

观点辩论

 

正方:认为公众人物应该被曝光并接受监督
反方:认为公众人物的隐私应该受到保护
 

辩论角度一:当事人的身份

 

正方一辩:@宫本陶子作为名人作为以后想出名当明星的人就要经得住各种曝光爆料考验,那么多明星的穿着家庭一举一动都被媒体和各类杂志曝光,别人怎么没有出来这样指责,作为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会被关注,媒体不曝光就没新闻,要出名就只有承受各种压力。

队友补充:@大夫山人围脖你既然是作为公众人物的名人,在收获社会地位与关注的同时,就必须做好个人隐私被曝光的准备!世间的事哪有两头得利,样样都占便宜的?!

反方一辩:@从容吕俊媒体炒作王石的私人生活是不是有点过界了?他不是政府官员,也无义务充当社会道德楷模。曝光他的婚姻和财产是否践踏了他的人权?如果每个人都不去尊重别人的权利,为了小利就轻易地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去侵犯别人,最终每个人都会成为这种丛林法则的牺牲品。
 

 

曝光私生活是否合理,取决于被曝光人的身份吗?这是争论双方的第一个争论点。从经验来看,媒体曝光的目标大致集中于两类人物上:一是政府官员,二是公众人物。对政府官员的舆论监督已经获得普遍的认同,那么,对公众人物,同等程度的监督又是否适当呢?

我们可以把公众人物分为两类:一是由于自身的职业、地位等在社会具有广大影响力;二是因卷入某一热点事件中而被人们关注。一般认为,前一种公众人物因其相比于普通人来说,由于其可以更方便地利用媒体、社会平台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解释、辩驳,因此他们应该适当承受更多的公众批评。

但从道义上讲,他们是否应该承受私生活的曝光呢?也许影响社会价值判断的法律判决可以告诉我们一些东西。在范志毅诉《东方体育日报》案的判决书中有这样一段话:

“媒体行使舆论监督过程中,公众人物对于可能的轻微损害应当予以忍受。明星私事属于社会公众利益的一部分。新闻媒体行使报道与舆论监督的权利并无不当。”

这段判决告诉我们,公众人物的生活状态由于有着很大的外部性(比如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不论是否心甘情愿,在某种意义上它已经成为了公众利益,需要得到监督。这种监督的确带有不公平性和伤害性,但当事人需要牺牲一些利益来“忍耐”,从而维护社会利益;同时,这种曝光带来的个人损害,也要限制在一定的限度内。
 

辩论角度二:何为言论自由?

 

反方二辩:@劉傑精神病想要当学霸针对这几天的王石婚变,我只想说,那是人家的私事,任何人不应该去评价。至于各种联想,纯属吃饱了没事做,闲扯淡,尤其是最先曝光的人,最无耻。王石虽是公众人物,但终究是人,有自己的隐私。中国的网民有时确实利用网络做了好事,但很多情况下,却是一种愚昧,往往成为谣言的滥觞,被人利用而不知。

队友补充:@王利芬一个尊重他人尊重别人隐私的习惯是一个人文明水准的试金石,如果微博成了隐私揭发地,道德评判的至高点,受害的都是自已。没有哪个人的隐私敢说经得起大众百般考量。让微博这个不易之物为民众的公共利益、为弱者的声音发出、为域外新鲜空气的呈现谋利吧,哪怕成为公司营销平台、调侃的场所也不错。

正方二辩:刘枭我们为什么可以批评一位公众人物的私生活方式?1、公众人物的私生活并不完全是“私”的,它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需要社会舆论来制衡;2、个人的批评与公权力的强制有本质区别,批评不等于审判,不具有强制力;3、社会舆论的批评是形成社会价值观的重要方式,各种声音都应当有表达的平台;4、这也是多远与开放社会的重要特征。

面对具有争议的话题,最为合理的态度是,允许批评,并允许对批评进行反批评,而不是一看到有人批评,立马急红了眼,大声骂“傻逼”,这是一种自爆其短的行为。在多元开放的社会中,允许各种批评,也允许对批评进行反制,大家在舆论上一较高下,而非以“这是私生活,不容其他人置喙”为由,禁止与阻止批评的声音。
 

对他人私生活的曝光是言论自由吗?我们有权批评他人的生活方式吗?在正反方不同的观点中,实质体现出了一个问题:何为真正的言论自由?

维护言论自由,重要目的之一是使人们发现真相。“真理只有在言论市场中才能得到检验”,因此,我们需要保护不同的声音。但与此同时,很多被社会认为过激、带有攻击性的言论不可避免地诞生了。我们无法排除它们:由于思想带有深深的时代性,一个时期被人们视作过激、不当的言论,在下一时期可能就成为共识;不同人对于对错标准也有不同的看法。因此,为了使可能正确的言论不被不恰当地牺牲,我们不得不放宽标准,最大限度地保护它们。

然而,批评、监督的权利虽然是公民权利,但公众人物作为一个人,同样也有不可侵犯的隐私权和名誉权。在这两种权利冲突的时候,如何寻找一个平衡点,就是媒体和公众所面临的一个难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媒体获得了最终的胜利。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在判决书中写到:

“政府官员名誉受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以压制自由言论为代价进行救济。”

“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它很可能包含了对政府或官员的激烈、刻薄,甚至尖锐的攻击。”

但是,在“沙利文”案后,起诉媒体诽谤的案件仍越来越多,标的额也越来越大,媒体对公众人物的报道越发不留情面,谩骂、攻击屡见不鲜。而面对质疑,很多媒体却用“”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同时,媒体的声誉开始逐渐下滑,人们不满媒体胡编乱造、夸大事实:滥用保护伞,也使得媒体陷入指责之中。

言论自由不是免费的晚餐。它不但要靠每个人的争取,从某种程度上,还更需要每个人小心翼翼地呵护。滥用自由只会给自由带来更大的威胁。“若自由无限制,则自由无意义”。很多人口中反复着谈着“要自由要自由”,但殊不知,自由的精髓在于如何合理控制自由。只有懂得小心翼翼地驾驭才能长久地拥有。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容忍异己的言论也是社会成熟的重要标志。如果未来“有幸”出现一个喧嚣纷杂、哗众取宠的媒体界,我们就将其当作一个社会成长所必经的过程吧。就像胡适曾说的,“宽容比自由更重要”。
 

不同方式曝光方式:媒体自由的两种产物

 

其他观点

 
观众发言一:@郭君平事情越说越玄了,不过我觉得,作为公众人物,还是气量大一点好。不像我们升斗小民,有隐私也无人理睬。名人平常享受着普通人难以享受到的心理优越感,到了隐私曝光的时候,不如学学王石,堵不如疏。

观众发言二@feifeifeifeiisalone:评价一个企业家……首先我们看他有没有最大化股东权益,进一步有没有最大化stakeholders权益。至于他结婚离婚,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观众发言三:@岳小困从毛时代开始,我们这个社会就热衷于制造偶像并将其塑造为神一般的存在,让大众都忘记了偶像也只是个普通人。这次韩寒小三事件,众多少女的玻璃心又碎了一地,殊不知偶像就是拿来毁的。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完美。真正成熟的人,才能学会接受不完美中的完美。
 

人家的小三,到底关不关你的事儿?你找到答案了吗?

 
 

(编辑:李靖恒,刘迎;责编:张舸)

 
 

您可能也喜欢:


<独立影像>第三十六期:天马行空般的现实寓言

<第三十七期·天权>爱似王小波


<独立影像>第三十三期:人间疲软,大地沉重


<独立影像>第三十五期:装神弄鬼的艺术

无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