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毛泽东内部谈反右:诱敌深入 聚而歼之

  

本文节选自《萧乾沦为右派的历史关节》 作者:徐庆全 原载于《历史学家茶座》第13辑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提出后,由于以往历次政治运动所带来的创伤,使大多数人仍然存有些隔岸观火的心理。这个大多数有多少,毛泽东后来的估计是:在地师级以上的干部中,赞成“双百”方针的人,如果有十分之一就不错了。

 

毛泽东决心打破这种可怕的沉默,他亲自出马来给鸣放以有力的推动。1957年1月18日到27日,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会上的几次讲话中,对“双百”方针作了一系列解释;2月27日他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以“如何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为题,向各方面人士1800多人讲话,从下午3点讲到7点,讲了4个钟头。

 

最高国务会议开过没有几天,3月6日,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又开幕了。在与会的800多人中,党外的有关专业人员有160余人。会议开始,先让大家听了毛泽东2月27日在最高国务会议讲话的录音。接着,毛泽东分别邀集到会的教育界、文艺界、新闻出版界的部分代表开座谈会。3月12日,毛泽东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提出了要开门整风的意见。3月16日,在批示完《中共中央关于传达全国宣传会议的指示》,毛泽东当天就离开北京南下了。与此同时,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也分赴各地,倡导“双百方针”和整风鸣放。

 

但是,5月上旬,当统战部组织的一些民主党派座谈会的材料陆续报上来的时候,毛泽东的思路“起变化”了。5月15日这天,他写了一篇《事情正在起变化》,原题就叫《走向反面》。虽然这篇文章在后来进行过多次修改,但党内高层人士则明白,“5月15日毛主席写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发出了反右派的信号”(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回顾》下册,第589页);而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的“一般的看法”是:这篇文章是开门整风到“引蛇出洞”的反右派运动的转折点。

 

据后来披露的材料,此文最初曾用“本报评论员”的名义,似乎准备在报纸上公开发表,但很快又改为拟发党刊,而最后以文件形式发给“中央一级若干同志”和除西藏、新疆以外的各省市委的时间,是在6月12日(黄一龙《关于反右派的“公开动员令”》,《书屋》1999年第2期)。

在这篇当时作为机密文件印发党内的文章中,毛泽东写道:

最近这个时期,在民主党派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什么拥护人民民主专政,拥护人民政府,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对于右派来说,都是假的,切记不要相信。不论是民主党派内的右派,教育界的右派,文学艺术界的右派,新闻界的右派,科技界的右派,工商界的右派,都是如此。

我们随后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并不要钓。(《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第469~476页)

在这里,毛泽东使用了“诱敌深入,聚而歼之”这样的军事语言,可见他是把反右派斗争当做一场战争来看待的。

如何“诱敌深入”?从5月中旬至6月初,中央接连发出指示,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多次开会,制定反击右派斗争的策略;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让右派进一步暴露的策略,即让右派任意鸣放,他们“愈嚣张愈好”,党员暂不发言,“按兵不动”,预作准备,后发制人。

5月14日,《中共中央关于报道党外人士对党政各方面工作的批评的指示》指出:“最近各地党外人士正在展开对于党、政各方面工作的批评,这是很好的现象,这不但会大大帮助我党的整风,消除同党外人士的隔阂,而且可以在群众中暴露右倾分子的面貌。我们党员对于党外人士的错误的批评,特别是对于右倾分子的言论,目前不要反驳,以便使他们畅所欲言。我们各地的报纸应该继续充分报道党外人士的言论,特别是对于右倾分子、反共分子的言论,必须原样地、不加粉饰地报道出来,使群众明了他们的面目,这对于教育群众、教育中间分子,有很大的好处。”

5月16日,毛泽东起草的《中央关于对待当前党外人士批评的指示》指出:“最近一些天以来,社会上有少数带有反共情绪的人跃跃欲试,发表一些带有煽动性的言论,企图将正确解决人民内部矛盾、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以利社会主义建设的正确方向,引导到错误方向去,此点请你们注意,放手让他们发表,并且暂时(几个星期内)不要批驳,使右翼分子在人民面前暴露其反动面目。”

5月20日,《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对当前运动的领导的指示》指出:“现在的情况是,在上海、北京等运动已经展开的地方,右翼分子的言论颇为猖狂,但有些人的反动面目还没有暴露或者暴露的不够”,“左翼分子前一时期不宜多讲话,共产党员则采取暂不讲的方针”,“在一个短期内,党员仍以暂不发言为好”。

后来,毛泽东在《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一文中回顾当时的做法说:“报纸在一个时期内,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见,对资产阶级反动右派的猖狂进攻不予回击,一切整风的机关学校的党组织,对于这种猖狂进攻在一个时期内也一概不予回击……等待时机成熟,实行反击。”

如果说上述指示还都是党内的,并且是“绝密”文件,限制在一定级别的范围内传达,莫说普通党员,就是级别较低的党员干部都不知道;那么,5月25日,毛泽东接见青年团代表的谈话,则发出了“反击右派的公开动员令”。这一天,毛泽东在接见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时,郑重指出:“中国共产党是全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同志们,团结起来,坚决地勇敢地为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而奋斗。一切离开社会主义的言论和行动是完全错误的。”(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回顾》下册,第614~615页)

党内高层已经基本上领会了毛泽东的意图。到5月25日以前,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一连发了三个文件,不公开即秘密的动员正在进行。中央书记处为准备反击右派的最后一次会议,也在这个月月底结束。

这个计策,就是后来被称之为的“阳谋”。此后的整风鸣放不免带上了阳谋的味道了。在这样的大形势下,萧乾的命运如同其他一些人一样,出现了悲凉、浓重的一笔。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detail_2012_03/28/13505562_0.s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2月17日, 5: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