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行为装置《末法时代2》亮相上海SOHO世纪广场,在铺满金粉的展厅里,近600个LV包被堆砌成巨大的镰刀和锤头。这是杨烨炘行为装置”末法时代”系列的第二件作品,树立在由Welovead网站主办的上海第二届广告人艺术节的展览现场。他这样诠释这件作品的内涵:”今日中国,是世界第一的拜金主义国家,信仰迷茫,精神迷失。曾经神圣的理想,被确认的价值观,在金钱腐蚀下,仅剩个退色的标签。”

IBTimes中文网与杨烨炘谈起为何把镰刀锤头作为被物欲淹没的世界的指代,他表示想要突出的是一种矛盾关系,”共产党最初是把工农阶级放在第一位的,镰刀锤头的信仰是朴素的,艰苦奋斗的,但是现在把物质金钱视为最高的信仰了。朴素的镰刀锤头和最能代表物欲的奢侈品放在一起,有很强的冲击力。”他说他极力想要在体制里合理地解释,不想偏激。

不过这个看上去似有深意的装置的光芒却被另一个阴差阳错的关于LV的行为艺术所遮盖了。之所以说它”阴差阳错”,是因为作为这场行为的主角”LV包”就来自于《末法时代2》,”当时LV包买多了,临时起意便做了这个行为艺术”。

然而按照行为艺术作为”以艺术家自己的身体为基本材料的行为过程中,通过艺术家的自身身体的体验来达到一种人与物、与环境的交流,同时经由这种交流传达出一些非视觉审美性的内涵”的定义,这场活动或许只能算是打了个””的擦边球。

杨烨炘把它命名为《LV只值100元!LV只卖100元!》,他把”LV包”以100元的价格出售给展览现场的观众,在包上签名,并与购买者合照。这个”LV包”之所以被加上了引号,是因为”这些包都是我在淘宝上买的仿品,价格就在100元左右”,而现场参与的购买者也”不是傻子,他们早就知道不是真货”,他们并不是临时起意的过路人,而是杨烨炘为这场行为艺术召集来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杨烨炘说这是一个欢乐的作品,”所有买到’LV包’的人在照片里都笑得很开心。”也许更多人无法理解用100元买一个假的”LV包”的快乐来自哪里,对此,杨烨炘解释说:”他们的快乐不是来自于购买,他们的快乐来自于参与这个行为艺术本身。”

至于他所卖出的”LV包”的真假,杨烨炘认为”真不真不是很重要,只是指代产品,象征着整个奢侈品行业”,”我想要表达的想法不是中国人不需要奢侈品,不是否定它,它是有存在的必要的,但关键是你要认清它的价值,中国即将成为奢侈品消费第一的大国,但是中国的消费者对奢侈品消费的态度是有问题的,大多数买LV的人并没有认识到它艺术上的价值,品牌个性与文化等等。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因为爱LV 才去买的,而是出于一种攀比、炫耀的心理,在群体中如果没有一个LV或者GUCCI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虽然从这样的艺术表达初衷来看,LV似乎有”躺枪”的嫌疑,但杨烨炘表示自己选择LV作为奢侈品牌的代表也是有原因的,”LV在奢饰品所有品牌中是最大众化最通俗的,而且是中国三大老百姓最想拥有的奢侈品的第一位。LV本身是没有错误的,错误的是人们的观念。但是我需要一个触发点,LV只是运气不太好。”。

不过杨烨炘也承认,也许对于奢侈品消费的批判有很多形式,但把”LV包”和”100元”这两个元素结合起来,确实是想要借助其中的话题效应在网络上获得更好的传播效果。杨烨炘认为”我是抛出一个话题,每个人价值观不一样,’只值100元’是一个话题、一个问号,究竟值多少,各人有各自的看法。行为艺术是需要阐释的,需要人把话题讨论出来,很多人他们没有参与进来,只是通过微博去了解,会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可是虽然他愤怒,但他记住了’LV只值100元’这句话。他今天可能愤怒,但之后再要去买的时候心里就会有障碍,也许就不买了。起到了冷静下来的作用,我觉得就够了。”

面对这样一场行为艺术,LV看起来是大度的,杨烨炘表示并没有明确受到来自LV品牌方面的阻力,不过他还是觉得与他在微博上短暂”骂战”的人都是LV的客户,更多是出于商业目的,”他们也是理解LV 文化的一群人,由他们来捍卫LV的品牌声誉无可厚非,我是想要捍卫中国消费者健康的消费心态。也许他们可以理解我,但是觉得手法太粗暴了一些。”

很多人质疑他的《LV只值100元!LV只卖100元!》只能算是一种”行为”,并没有看到”艺术”,他只是回应说时间会为他证明:”十年之后如果我还没消失,这个包就一定会不止100块,因为上面有我的签名。”

来源:IB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