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榮譽教授傅高義的力作《鄧小平時代》(台灣版稱《鄧小平改變中國》)日前在大陸出版。即使被公認是寫鄧傳的權威之作,傅高義對這本書仍抱「遺憾」,因為鄧的長子鄧樸方沒有接受訪談,且一些重要事件的決策過程尚未解密。

     傅高義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說,寫這本書是一項不尋常的挑戰,因為鄧小平未寫自傳,他在公開場合也很少回憶過去經歷,是個「不愛說話」的人;鄧的兩個女兒鄧榕和鄧林雖接受訪談,但鄧樸方「還不想見我,」傅高義猜想鄧樸方和父親關係密切,非常了解父親的想法,加上「一些重要事件的決策過程還沒有解密。」

     言談間,傅高義談到兩段祕辛,和中共前兩位領導人有關。一九九七年江澤民訪美期間,在哈佛大學發表一個小時演講,是他的提議,當時阻力很大,有人批評他是「親中派」,哈佛大學校長也很擔心。這次演講台下能即時提問,結果很成功,江興高采烈對他說,「我的哈佛測驗合格了。」事後才知,江本人同意演講。

     傅高義在中國打破一項記錄,是首位在中共中央黨校講課的外國學者,胡錦濤當時是校長,邀請人是常務副校長鄭必堅,鄭也是這本書的受訪人之一。演講當天為七月四日,美國獨立日。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傅高義向中央黨校的學員介紹美國獨立歷史及其民主政治制度,這些是否適用於中國,他不知道。但他認為,作為一個中國問題專家,他應該讓中國人也能多瞭解美國。

     這本書是否能對中國新任領導人提供借鏡?傅高義說,他對現任領導人的政治態度並未詳細瞭解,而在廿世紀沒有一個領導人像鄧小平,對一個國家分析把握能力那麼強,看一看鄧小平如何思考國家大局問題,這對新的領導人是有益的。他相信「中國的領導人會很明智地延續鄧小平的道路。」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