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中央军委禁酒后“禁”出战斗力

原标题:中央军委“禁酒令”满月:部队劝酒现象难见

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加快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强大军队,必须从严治军。去年12月下旬,中央军委印发《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要求在接待工作中不安排宴请、不喝酒等。“禁酒令”一出,格外引人关注。

“禁酒令”印发之际正值岁末年初,部队各项评比考核、检查调研、走访慰问活动增多,迎来送往、总结庆功、节日聚会等时机集中。如今,中央军委“禁酒令”已经满月,其执行情况到底如何?近一个月来,本报记者借对一些部队采访之机进行明察暗访。发现席间以往劝酒现象难见,还时常感受清风扑面:许多接待餐上,茶杯代替了酒杯,家常菜代替了高档菜肴。以“禁酒令”为契机转变作风在许多部队蔚然成风。“禁酒令”,正成为中国军队从严治军的新抓手。

——编 者

空军是全军最早颁布“禁酒令”的大单位

记者探营空军禁酒

“禁酒令”对空军的所有人员并不陌生。2008年下发施行的《空军部队从严控制饮酒的规定》:严禁酒后驾驶机动车辆、严禁工作日午餐饮酒、严禁工作期间饮酒,并明确了具体处罚措施。据了解,该规定是空军首长经过反复斟酌、亲笔修改的,内容从最初的10条到6条,从6条到5条,从5条到3条,直至精简为最终的442个字,成为少见的精短公文。

作为全军最早颁布“禁酒令”的大单位,空军在这次中央军委下发的“禁酒令”面前又是如何做的呢?

接待记者采访——直奔主题

“记者同志,来京办事的歼10飞行员下午一直有事,您晚上过来,我们就不请吃饭了!”“好啊,我7点左右到,直接采访。”

一周前的一天下午3点,因为要做关于空军话题的报道,记者向空政机关宣传干事张力打了电话。本想借采访之机,看看空军宴请是什么状况,没想到机关里作风转得更“彻底”。晚上7点半,空军机关大院,我们的采访正式开始。

“活鱼”没有抓到,反而处处感到清风扑面:许多场合,茶杯代替了酒杯,一些招待宴明显减少,也免去了记者对军中劝酒的难处。空军机关人员告诉记者,实施“禁酒令”以来,部队行政责任事故、保障经费等有效减少。

检查组来车——照查不误

记者在南空航空兵某师采访时,正赶上军区联勤某分部工作组到该师调研,征求后勤保障工作意见。

在接待午宴上记者看到,除了香喷喷的家常菜,并没有摆放酒水。整个用餐过程少了客套,用时不到半小时。“有了‘挡箭牌’,接待不发愁。”师政委姜汉民说,现在接待工作组不用为“喝什么酒”费心思,只需集中精力琢磨“怎么把问题反映好、把建议提好”。

“这么简单的接待,会不会让联勤的‘财神爷’们感觉受冷落,影响感情呢?”面对记者的疑问,姜政委会心一笑:“我们从简接待,没有受到批评,反而得到了工作组的肯定和带队领导的表扬呢!”

当记者随乘工作组的车辆行驶到师部门口时,执勤哨兵示意停车检查。只见带班门岗下士曹磊手持酒精测试仪来到车旁,司机立即对着仪器吹气,确定未饮酒后才放行。

“法规”补充完善——刚性处罚

“在一支高技术和正规化的军队里,酗酒等都是应该被严格禁止的。只有这样,才能操作价值不菲的各种精密武器,执行最危险复杂的作战任务。”一次喝茶聊天中,空军某通信团政委任宇飞向记者提起了被热议的“禁酒令”。

“作为基层部队,我们坚决拥护军委《十项规定》,严格贯彻落实。军队禁酒看似小事,却代表着中国军队向正规化和高技术化转型。”任宇飞介绍,该团把落实“禁酒令”作为从严治军、促进风气建设的重要抓手。开展违规饮酒、违规开车系列专项整治活动,并结合部队实际,修订完善相关制度规定,规范车辆派遣审批等标准流程,从严检查酒精检测等制度落实情况。

中央军委“禁酒令”印发后,空军对自己的“法规”及时进行了修订,在保持法规连续性的基础上,依据新《纪律条令》对有关处分项目作了修改,删除了“取消士官资格”等处罚条款,增加了“行政看管”、“士官留用察看”、“士官提前退役”等刚性处罚措施。

空军机关主管部门介绍,空军在所有单独驻防的团以上单位设立举报电话。同时,在全国各地明确了174个检查“禁酒令”责任区,指定牵头单位和责任人,各级各部队经常性组织不打招呼的检查。仅空军机关就多次派出工作组,采取着便装、乘出租车等方式,对驻全国45个大中城市空军部队执行情况进行突击检查。先后有9名师以下军官、文职干部因工作日午餐饮酒,受到降职、降衔、降级处理,有40名士官、职工因酒后驾车受到严重警告、辞退处理。

沈阳军区某炮兵团:三破“惯例”

“这次可是动了真格的,不少多年形成的喝酒惯例被打破了。”这些天,沈阳军区某炮兵团政委崔海旭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一个月来,团里3次破例接待搞得他“胆战心惊”。

(一)

1月8日中午,该团驻地义县民政局朱局长一行5人来团走访慰问。考虑到民政部门是部队联系当地政府的纽带,还帮助团里协调解决不少实际困难,团招待所负责人精心拟定了一份招待清单,并上报团领导:“这回咱应该好好招待,今年团里还有好几件大事需要民政部门协调解决呢!”可崔海旭却不这样想:中央军委已经下了“禁酒令”,咱们不能明知故犯。

座谈时,摆在客人面前的,只有一杯清茶、一盘连队自产水果和一盘生活服务中心制作的糕点。午餐时间到了,没有招待宴,团领导把客人请进了连队餐厅,与战士一道吃了个“碰饭”。朱局长感慨不已:部队加强作风建设立言立行。临走时,朱局长拉着崔政委的手说:“你们团需要树苗绿化营区、营区公共场所需要配套健身器材,我们回去后马上协调帮你们解决!”

事后,招待员算了一笔账,以往招待按5人标准,酒水200元,饭菜300元,加上水果,总费用至少550元,人均接待经费超过100元;而今天,1袋茶叶,20元;5人伙食费,75元,共花费95元,人均不超过20元,这在团里还是第一次。

(二)

1月14日,该团组织召开党委全会,按往年惯例,团党委将在会后组织一次会餐,向参加全会干部敬酒。尽管标准一降再降,可“考虑周全”的管理员,在开饭时,还是早早就把酒放到了餐桌上。

难得一聚的各单位负责人围坐餐桌旁,等上菜的当口心里还在盘算着:“和团领导喝酒的机会可不多,待会儿要多敬几杯。”不少人却担心自己“酒量不济”。

就在这时,崔政委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白酒说:“大家一年来辛苦啦!本来咱们都聚一起不太容易,也应该喝几杯,可中央军委有禁令,咱们就不喝酒了。”话音未落,就引来一片热烈掌声。

没有酒精“作怪”,各单位负责人思路更加清晰,席间相互交流工作心得,切磋新年度工作的想法和建议,“这顿饭吃得老轻松了!”加榴炮营一连指导员徐天帅感慨。

(三)

1月18日,集团军干部考核组来该团考核干部。

“这可是对全团营以上干部进行考核,接待得好与坏,会影响干部的使用!”机关有人建议,“可别再弄什么禁酒令了!”但团里还是破例了。

考核组进入该团考核时,没有标语、没摆鲜花,也没上水果,连盒烟也没上,摆在每位领导面前的,只有几张纸和一支笔。见此,来团里考核干部的集团军政治部主任胡杨特别高兴,连夸他们的做法好。午餐是四菜一汤,鸡肉炖蘑菇是“主打菜”,其余都是官兵平时吃的家常菜,清香的茶水代替了酒水。

济南军区某集团军:“禁”出战斗力

1月11日中午,集团军招待所餐厅里,参加党委全会的代表每人一个自助餐盘,正在秩序井然地排队打饭。环顾整个餐厅,餐桌上没有名目繁多的酒水,只有4个字的提示牌:禁止饮酒!

此外,这次党委全会的《会议须知》还明确规定:会议之余不准搞对口宴请,不准私自饮酒,一经发现,严肃查处。

某步兵旅主任朱明瑞说:“没了各种名目的喝酒干扰,我们可以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工作中,为部队建设出谋划策。”会议期间,各单位领导纷纷发信息、打电话,告诫各自党委全会的组织部门,会务从简,杜绝喝酒。

在“猛虎师”,师、团、营的门口均放置酒精检测仪,对出入营门的官兵特别是司机进行严格检查,确保“禁酒令”落实到末端。

走进师、团机关的每个办公室、餐厅,都能看到全师统一制作的禁酒令宣传展板。干部、战士的口袋里都有一枚名片大小的禁酒令卡片,正面是禁令内容,背面是监督举报电话。除了举报电话,师在局域网设立了网上举报信箱。在节假日、周末等重点时机,还要派监督员进行巡视……

如此紧张的禁酒环境,基层部队怎么看?

“举双手支持‘禁酒令’!”某炮兵团政委秦勇说,以前总要为“喝什么酒”伤脑筋。可一想起办公室没完成的工作,那些酒真是喝不出滋味儿来。

基层倒苦水,上级工作组也有苦衷,旅政委刘成立说,“禁酒令”解除了“两难”尴尬。前不久,旅里派工作督导组到团里检查指导新年开训工作。团里卸下包袱,不搞宴会接待,不搞层层陪同,各项工作按正常开展。

团保障部部长李锐深有感触:“以前应酬总少不了喝酒,耽误了不少工作。有了‘禁酒令’,我可以理直气壮地一头扎在车炮场,泡在修理间。不到一个月,某型火炮底盘的技术革新就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得感谢‘禁酒令’!”

督导组没有了繁杂的招待干扰,轻车简从出现在各训练场,查看训练计划,检查训练落实,完善训练设施。3天时间,不但查出了个别单位组训不严密等4个问题,还帮助解决了400米障碍场训练设施老化、训练器材维修等7个实际困难。

为了落实“禁酒令”,集团军专门制定了《从严控制饮酒18条措施》,还逐级建立了问责制。参照《纪律条令》《现役军官法》《军官军衔条例》《刑法》等法律法规,制定了一系列科学规范的处罚条例,对于少数法规命令意识淡薄,心存侥幸,顶风违纪,酗酒渎职的人员,都给予严肃处理。

成都军区某师:

远离“酒精”吹新风

1月16日,笔者来到成都军区某师采访,正赶上师党委全会暨年度总结表彰大会。各团领导、与会代表云集师部。“这儿有饭有菜,有情有义,就是没有酒。”师政委王良福说,“‘禁酒令’不仅有利于和谐军队建设,更有利于提高部队战斗力。”

就餐不提“酒”

上级领导来了不设宴请酒、迎来送往不摆接风告别酒、执行任务不喝壮行酒、提职不喝祝贺酒、休假不搞饯行酒、相逢不喝聚会酒、完成任务不饮庆功酒……这是该师党委贯彻落实“禁酒令”对全师官兵的具体要求。

在师部大门,哨兵除了履行正常的登记手续外,手里还拿着一只酒精检测仪,每名官兵进出门岗,都要经过严格检测。

军务科长肖新明介绍,今年新兵入营后,他们还将相关禁酒资料下发新兵连,确保他们军旅之初就远离酒精。师、团各级还分别设立禁酒举报电话,向全体官兵公开。

据介绍,该师在老兵退伍和元旦会餐时,均自觉地以饮料代酒,环卫工人在清理垃圾时,全师上下未发现一个酒瓶。如今,师、团招待所不存酒,军营超市不卖酒,驻地餐饮店的服务员见到部队官兵外出就餐连“酒”字都不提。

部队新变化

“不喝酒,军人形象气质更好了。”政治部主任王文跃介绍说,以前个别官兵着军装外出醉酒,非常影响军人形象。现在不仅不喝酒了,部队还注重培养官兵的现代礼节,军民关系更加融洽。

在部队内部,“禁酒令”的成效开始显现在经费管理、官兵身体健康等各个方面。该师去年初干部体检时,营以上干部有35%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脂肪肝、高血脂、高血压等问题,今年体检显示,因饮酒造成的各种症候明显减少。

共进晚餐时,宾客端茶互敬,不说“感情深,一口闷”的劝酒令,不唱“管你会喝不会喝都要喝”的劝酒歌,不猜“哥俩好”的行酒拳, 只说“清茶一杯祝您吉祥如意”等健康问候语,情真意切,暖意融融。

席罢。一顿饱含盛情的晚宴仅用了20分钟。

链 接

军队和酒文化

在古代战争条件下,士兵在战斗中并不需要非常精确的操作,士气和保持作战队形成了胜负的关键。因此,适量地饮用低度酒确实可以提高作战能力。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指挥官在战争中因为饮酒而误事。例如,在官渡之战中,大将淳于琼因为醉酒遭曹军偷袭,以至于袁绍的粮草补给被切断,直接影响了历史的发展进程。

随着时代的推移,酒在军队中失去作用。因为战争的胜负越来越依靠先进的陆海空武器装备,以及整个国家工业体系的支撑,而不仅仅是战士的勇敢和士气。战争需要每一个参加者都进行精确的操作,并且要求反应敏捷逻辑清晰。而饮酒则会降低人在这方面的能力。

如今,美国航空母舰已经严格禁止乘员在航行及执行任务期间饮酒。船上备有的少量酒类饮料,仅限于庆典和靠岸休息时使用。美国特种部队则规定,在备勤期间,即使不在基地,也不得饮用超过两杯啤酒。

来源:人民网

2013年1月27日, 5:47 下午
分类: 官媒视点
专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