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军国主义及其变种

作者:信力建 

按一般定义,军国主义是指崇尚武力和军事扩张,将穷兵黩武和侵略扩张作为立国之本,把国家完全置于军事控制之下,使政治、经济、文教等国家生活的各个方面均服务于扩军备战和对外战争的思想和政治制度。其基本理论包括对和平的否认,坚持战争是不可避免的,甚至认为战争本身是美好和令人神往的。

日本可以说是军国主义的典型。其近代天皇制的确立是日本军国主义形成的政治基础、前提条件;日本近代天皇制明治政府,进行了一系列军事改革,随着日本民族危机的消除,这种“富国强兵”的军事改革很快演变为一条赤裸裸的军国主义路线;明治天皇政策在改革近代军队的同时,对日本历史上形成并延续下来的封建武士阶层进行了改革,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形成的主要支柱之一;在取消封建武士同时,明治政府为达其“富国强兵”的目的,加强军国主义教育,宣传封建武士道精神,为其形成提供了重要理论依据;日本军事工业畸形发展为日本军国主义形成奠定了物质基础,准备了物质基础,准备了物质条件;日本军国主义形成是明治政府对内镇压劳动人民反抗斗争和对外扩张侵略政策分不开的,二者交织在一起,起着互相补充、互相影响的作用。日本军国主义的形成、发展是与日本崛起同步的。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近代日本军国主义的第一阶段是孕育形成阶段,大体从1868年明治政府成立起至西南战争结束的1877年。在这10年中,日本确立和巩固了以天皇为中心的中央集权政府,建立起军国主义的经济基础,军国主义的武装和警察、监狱,并开始对外实行侵略扩张,标志日本近代军国主义初步形成了。第二阶段是近代日本军国主义体制完全确立阶段。大体从陆军卿(国防部长)山县有朋发布《军人训诫》和《参谋本部条例》的1878年至签订《日英新通商航海条约》,发动侵中、侵朝的甲午战争的1894年。其间,1881年建立宪兵制度并发布《军人敕谕》,1889年颁布《大日本帝国宪法》,1890年发布《教育敕语》,1893年军部的形成等均为其路标。日本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思想各领域确立起军国主义体制。第三阶段是发展与演变阶段。大致从甲午战争后的1895年至法西斯军国主义确立的1936年或直到其败亡的1945年。日本近代军国主义确立后就不断地从战争走向战争,几乎是每五年就对外用兵一次,直至其彻底败亡。1936年“二·二六”政变标志法西斯上台,则是近代日本军国主义的极端表现形式。法西斯主义确立,则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最高形态。日本军国主义同德国法西斯主义一样,在给世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同时,也给本国人民带来亡国破家的惨痛后果。

总结日本这段历史,我们不难确定所谓军国主义的三大标准,这就是:首先,国民经济运作以军事优先,保证战争所需。其次,国内私权、人权、言论自由受到压抑。最后政治上实行集权主义和独裁制。 二战后,随着日本的投降,军国主义表面上似乎销声匿迹了。然而,事实上的军国主义,或者说军国主义的变种,却一直在延续。

比如冷战时期的苏联。虽然它号称是世界最先进的社会制度国家,然而我们如果以上述三个标准去衡量它,则它与军国主义虽不中,亦不远矣。

我们首先看“国民经济运作以军事优先,保证战争所需”这一条。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曾说:“在生产力发展的现阶段,应该把整个重工业,而不仅仅是把生产坦克、飞机、火箭和弹药等纯军事生产部门,看作是国家军事实力的物质技术基础”,所以重工业各部门大都具有军事作用。而从其对重工业的投资中也可以看出,在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对重工业的投资持续占到其对整个工业投资的85%以上,其产品大都可以直接用于武装力量的发展。而在勃列日涅夫当政的18年间,庞大的军费开支和同样巨大的重工业投资,使得苏联的军事力量迅速膨胀,逐步改变了苏美之间的力量对比。60年代,苏联处于美国军事力量的压制之下,而到70年代时,苏联的军事力量已经能与美国平起平坐,有些方面甚至超越了美国。如苏联海军在此之前就是一支近海防御舰队,但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使得苏联领导人开始大力发展战略核武器。到了勃列日涅夫时代,在海军司令戈尔什科夫大力支持下,海军得迅速扩建,苏联舰队由近海防御舰队转变成为一支具有远洋作战能力的武装力量。战略核武器方面,1962年古巴危机时,苏联的战略武器(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只有美国的1/4,当时美国拥有1038件,而苏联仅有265件,到1970年时,苏联已拥有洲际弹道导弹1300枚,首次超过了美国1054枚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提升、军事实力的膨胀,70年代中期,苏联的国家战略也开始转向了,进攻性战略开始出现在苏联领导人的讲话中。勃列日涅夫在1975年10月的一次讲话中提道:“经济力量和防御力量的加强使苏联胜利地在国际舞台上展开积极的‘攻势’”。赫鲁晓夫所追求的美苏合作主宰世界已不能满足勃列日涅夫日益增长的胃口,现在,他想要的是世界霸权。70年代后半期,苏联还普遍加强了对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尤其是军事援助。1970至1974年苏联对第三世界的军事援助为140亿美元,1975至1979年猛增到300亿美元。军备竞赛和对外扩张,不仅恶化了苏联的外部环境,也对苏联的经济发展产生的深远影响。苏联的经济增长率逐渐从勃列日涅夫建政初期的6%左右下降到其统治末期的1%。

再看“其次,国内私权、人权、言论自由受到压抑”。苏联在这方面也有大手笔。不要说“私权”、“人权”和“言论自由”,是更基本的“生存权”在苏联这个国家都得不到切实保证。仅以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而言,斯大林为了清洗其主要的政治对手——托洛茨基分子,在1936-1939年发动肃反,共逮捕了120万苏共党员,占当时党员总数的一半。“大清洗”期间,苏联1934年十七大选出的139个联共中央委员,有89个被逮捕并被枪决;在1966个十七大代表中,有1108个“消失”了。难怪托洛茨基说:“为确立斯大林式的制度,需要的不是布尔什维克党,而倒是铲除布尔什维克党。”这些仅仅是高层清洗中有据可查的确切数字。除高层以外,“大清洗”究竟抓捕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关押了多少人,流放了多少人,没有准确的记载和答案,这已经成为20世纪一大历史谜案。曾任苏联陆海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国防部军史研究所所长德·安·沃尔科戈诺夫在1989年出版的著作《斯大林:胜利与悲剧》中,有多处涉及斯大林时期镇压的人数和规模。据国防人民委员部的统计数字等比较权威的资料分析,在1937和1938年这悲惨的两年里,大约有350-450万人遭到镇压,其中60-80万人是判了死刑的。“根据现有的材料,可以对被镇压者的人数作一个保守的估计。”沃尔科戈诺夫说:“我有许多文献,它们似乎可以间接地证明,350-450万受害者的数字比较接近实际。”这一结论与两年后苏联公布的官方说法比较接近,但仍有出入。1991年6月,苏联解体前夕,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公布了一个数字:1920年到1953年,苏联约有420万人遭到镇压,其中200多万人是在1937-1938年的“大清洗”中受到镇压的。其残酷程度到了一些人只是在集体农庄麦田里揪了几穗麦子,就要被关进劳改营达10 年之久。这些人都是按刑事罪判决的。两个少年因为夜间牧马时在集体农庄菜园里摘吃了3 条黄瓜,他们就被法院判了8 年徒刑。事实上,直到1953年斯大林去世以后,还有30万人因为没有出工、没有完成劳动日的任务、捡了“麦穗”以及其他问题被判刑。

最后看看“政治上实行集权主义和独裁制”。统一的苏联之所以能够建立并存在,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统一的苏联共产党,有赖于以共产党为核心的政治体制。而苏联的解体也正是由于苏共的衰败、瓦解,原有政治体制的崩溃、重组而成为现实的。在谈到苏联解体的原因时,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主席根·安·久加诺夫指出:“苏联和苏共垮台的基本原因是对财产、权力和真理的垄断。它断送了国家、导致国家上层的腐化和变质,直接出卖民族利益”。这种政治体制的最大特色就是垄断性、强制性——一言以蔽之:集权与独裁。有这样一个故事:在一次区党代表会议结束时通过致斯大林的效忠信,不用说,全体起立,掌声雷动,并从掌声雷动转变为经久不息的欢呼。就这样,三分钟,四分钟,五分钟,依然是掌声雷动,依然是经久不息。每人敢停下来,直到第十一分钟,一位也站在会议主席台上鼓掌的本地造纸厂的厂长实在不想再继续拍下去了,终于停止了鼓掌,终于在停止鼓掌的同时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就在当天深夜,这位造纸厂厂长被捕了。当然,被捕的罪名有很多,却没有一项是说他“不鼓掌”。后来以其他罪名判这位厂长十年有期徒刑。只是在要这位厂长在笔录上签字时,侦察员对他说了一句:“永远不要第一个停止鼓掌!”侦察员知道“内情”,谜底出来了。

又比如现在的朝鲜。我们如果以军国主义的三条标准去衡量它,也几乎是丝丝入扣。在“国民经济运作以军事优先,保证战争所需”方面,朝鲜力主“先军政治”。其要点就是“军事第一”和“加强国防力量”,作为国家第一要务。金正日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说,“先军政治就是万能宝剑”。于是,我们看到有约2400人口的朝鲜却拥有了120万左右的正规军,其数量雄踞世界第四,每年GDP的1/4要用于军费开支。如再加上数百万准军事人员,数量更是惊人。金正恩继位后,强调的仍然是这一“先军政治”。再看“国内私权、人权、言论自由受到压抑”方面:朝鲜宪法规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创造性地运用于我国现实的朝鲜劳动党的主体思想作为自己活动的指针”。其中最重要的思想,则是“革命的首领观”。人民应像对待父亲一样无条件效忠领袖并接受其指导。1997年后,朝鲜开始使用主体记年法,即以金日成诞生的1912年为主体元年。在这个国度,金日成的画像被誉为太阳像,其出生日4月15日被定为太阳节,每年太阳节全国放假3天。在平壤有一座高达170米的主题思想塔,每天都在用无声的建筑语言释放着特殊信息。 长期以来,朝鲜民众的“私权、人权、言论自由”,几乎一直处于严密的监控之下。在物质匮乏的生活状态里,无论是报纸、广播还是电视,能听到或看到的只有“领袖”的声音。为了确保主体思想畅通无阻,监控、告密组织的触角延伸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任何人的不忠行为都会随时受到相应的处理。最后,“政治上实行集权主义和独裁制”,朝鲜也做得一点不含糊。在朝鲜,最高领导人是神,是元帅,是太阳。任何违背或不满最高领导人教导的人都会遭到严酷镇压。2012年11月2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金日成军事综合大学举行的金日成、金正日铜像揭幕仪式上表示,“不忠诚党和首领的人,不管其军事才能多么杰出,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人。”他还说,从历史经验来看,不忠诚党和首领的军人,无法完成革命军队军人的使命,今后会成为革命的叛徒。对党和首领的忠诚是手握机枪的革命者的基本标志。这些,都是其政权专制独裁的证据。

要之,就世界范围而言,正式的或者说名义上的军国主义虽然已经灭亡,而变种的或者说实质的军国主义还不绝如缕。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27日, 12: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