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伯特政治评论》网站截图

 解雇晋美事件和流亡西藏的民主进程
 ——读《图伯特政治评论》社论有感
(瑞典) 茉莉
原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被无理解雇的事件,本来被认为只是美国新闻机构内部的人事问题。我原来撰写的几篇文章,关注的问题只是:自由亚洲电台违约解雇晋美先生理由何在?一个由美国纳税人供养的新闻机构,为什么在解雇人时不遵守合法的程序?该台台长Libby Liu(刘仚)女士不懂藏语文,对西藏问题没有研究,从未有过从事新闻工作的学历和履历,也没有聘请专家鉴定,那么,她凭什么判断藏语部广播节目的质量?
前些日子,在读了《图伯特政治评论》的社论<RFA争议能否化害为利>之后,我突然发现,晋美先生被解雇事件已经涉及到流亡西藏的民主进程,并被赋予了更多、更为深广的现实意义。
◎ 为什么不幸事件可成为一个机遇?
解雇晋美事件之所以牵涉到西藏流亡社会,引发争议,是由美国国会议员德纳·罗拉巴切的一封信引起的。
多年来坚定支持西藏的美国外交事务委员会附属调查委员会主席罗拉巴切,出于他的职责,于1117日和19日,分别写信给自由亚洲电台台长Libby Liu 和西藏流亡政府首相(现更名为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给洛桑森格的信中,罗拉巴切就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试图操纵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的新闻报道一事表示愤怒。
针对这一事件,《图伯特政治评论》的社论严肃地宣称:“依照我们的观点,图伯特流亡政府现在面临一个机遇:向它的民众和全世界显示它是一个成熟的和透明的民主政体,并且可以和其他民主政体一样对错综复杂的危机应付裕如。”
为什么这样一件引发争议的不幸事件,会被《图伯特政治评论》视为西藏流亡政府面临的绝佳机遇?如果我们细读这篇社论,就可发现,社论作者的逻辑链条是严密的。
这个因果关系并不复杂:因为社论作者有一个信念,即西藏事业需要一个坚强的流亡政府,所以需要听取各种建设性的意见。而在这次争议中,流亡西藏的领导人所暴露出的某些缺点和不足,有可能通过吸取意见而得以克服,从而自我完善走向成熟。所以,社论作者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
在我看来,这有点类似中国汉族知识分子提出的“第二种忠诚”。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刘宾雁写了一篇题为《第二种忠诚》的文章。刘宾雁认为国民对国家的忠诚有两种:第一种忠诚是老实听话、不加思索的忠诚;第二种忠诚是敢于大胆质疑、根据自己的分析判断对国家提出真知灼见。
在中国专制政权下,持“第二种忠诚”立场的知识分子大都遭到迫害,其下场比较悲惨。但西藏事业是民主自由的事业,秉持“第二种忠诚”的藏族建议者,因此对流亡西藏的领导人充满了期待。
◎ 藏族精英提议成立“透明与监督委员会”
我因此有点好奇,这些对西藏流亡政府持“第二种忠诚”态度的社论作者,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在网上搜索发现,《图伯特政治评论》(The Tibetan Political Review)的编辑,是一群身在美国的流亡藏人,他们大都有法律、政治学科的背景,有些是专业律师。这个网刊是他们义务创办的,其宗旨是面对西藏民族,在重要的政治问题上,致力于推进建设性的讨论。
这群学有所成的藏族流亡精英,怀抱拳拳之心,以他们的专业学识以及在民主社会生活的经验,对本民族的流亡政府及议会提出了一些睿智而中肯的建议。
首先,他们对西藏流亡政府首相洛桑森格快速回应美国议员罗拉巴切的做法,提出了异议。社论作者认为,洛桑森格的声明“不太可能解决问题”,“没有明确界定他所说的‘RFA人事问题’具体为何所指”,因此会被美国国会议员认为“不是一个完全坦诚的人”。
其次,社论作者对西藏流亡议会议长边巴次仁代表议会给罗拉巴切的一封信,也进行了分析批评。作者认为,议长最大的问题是不去询问罗拉巴切指控的证据,也不经过自己的独立调查,就向议员甚至美国总统发信“激化事态”。他们说:
“这封信在没有任何明显依据的前提下,断言罗拉巴切的指控‘明显是含沙射影和道听途说’。罗拉巴切的委员会有渠道获得不公开信息,并且处理美国外交事务中最敏感的问题(诸如军事威胁、间谍活动和恐怖主义)。议长先生既不可能知道罗拉巴切提出指控的依据(因为他未曾就此提问),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自己可靠的独立调查。”
在客观公正、有理有据地批评了议长的做法之后,《图伯特政治评论》的作者指出,流亡议会应该独立于政府,应该分权制衡,这是达赖喇嘛尊者期望于一个民主政体的。
那么,流亡议会应该如何监督和制衡流亡政府呢?社论作者以这次争议为例,设身处地,构想了流亡议会答复罗拉巴切的种种正确表述,这些正确表述中最重要的是:西藏流亡议会应承诺美国议员:“可以将此事委托于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
社论作者设想的“透明与监督委员会”(Transparency and Oversight Committee),其职责是“专门负责在任何时候当图伯特流亡政府的运作面临信任度问题时进行调查”。如果有这样一个机构存在,将会“有助于改善图伯特流亡政府的职能,使之成为一个具备透明度和分权原则的强健的民主政体”。
◎ 西藏的传统权威被法理权威所取代
尽管《图伯特政治评论》社论的作者满腔热忱地表达了他们的看法,提出了具体而实在的建议,但他们的《RFA争议能否化害为利》一文发表以后,至今没有看到西藏流亡政府和议会的公开回应。这一点令我们迷惑不解。
一个由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府和议会,是否能容忍不同意见,是否能够接受正确的建议,这将考验这个政府或者议会的民主素养和开放的程度。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解雇阿沛·晋美事件所引起的争议,就把西藏流亡政府和议会本身的民主程度展现在世界面前。
我们知道,传统西藏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德国政治社会学家韦伯(Max Weber)曾说:“传统权威,其正当性来源是传统规则和身份继承。”例如英国的皇位继承、西藏的喇嘛转世。
但流亡西藏的传统权威逐渐被法理权威所取代。法理权威是基于公众同意的权威,即人民投票、议会选举。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流亡藏人跟随达赖喇嘛来到印度,开始进行民主选举。比较至今仍在搞一党专制的中国,流亡藏人的民主实践远远走在前面,非常可贵。
十年前,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关于“什么是具有西藏特色的民主制度”的问题时,西藏流亡议会副议长嘉日卓玛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政教合一。当时流亡西藏被认为是在实行“政教合一的民主制”,这就是说,政治领导人同时也是宗教领袖。由于人们对宗教领袖的敬畏感,这种制度下的民主程度怎样,可以说是有争议的。
20113月,达赖喇嘛正式宣布退休。这意味着西藏的政教进一步分离,表达了达赖喇嘛推进西藏民主化的真诚理念。从此,西藏流亡政府不再有智慧的达赖喇嘛为他们掌舵,也不再有神圣的光环笼罩。
这样,西藏流亡政府就成为一个世俗的政府,新一代年轻的政治家必须独立地面对他们的对手中共,也独立面对支持他们的西方民主社会。那么,没有了传统赐予的神圣权威和光环,新一代政府领导人凭什么去获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又凭什么去赢得境内外藏人的衷心拥护?
◎ 流亡政体的合法性在于开放民主
西藏本土早已被中共占领,达赖喇嘛也已经退休,这样,客居他乡的西藏流亡政体,唯一的正当性在于:因为我们的权力来自民主选举,所以我们比中共更具法理上的权威。
然而,与异常稳定的传统权威不同,法理权威比较脆弱易变。美国《独立宣言》对此有经典的表述:“……政府的正当权力源于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变得有损于这些目标,人们就有权改变或废除它,并创立新的政府。”已经是通过民主选举的西藏流亡政府和议会,只有更好地健全流亡中的民主制度,更大程度的思想开放,才能获得更多的合法性。
由此看来,流亡政体完善其民主制度,就不只是某个领导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西藏流亡政体的生死存亡。一旦流亡政体被权势者操纵,一旦流亡政体不能听取本民族精英的忠告与建议,失去完善自我、自我改进的能力,令人民感到失望,那么后果就堪忧了。
不能否认的是,由于境内西藏面临的严峻形势,也由于西藏流亡政体的现实局限,其民主制度尚有需要健全的地方。例如,在有关解雇晋美的争议中,我们就没有看到流亡议会对政府应起到的监督作用。当政府领导人洛桑森格遭到美国议员的指控,不管这个指控是否公正,议会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美国议员交出证据,然后成立一个独立的机构展开调查。这涉及到解决冲突中的程序正义(Procedural justice)问题。
在我这个关心西藏的流亡汉人看来,《图伯特政治评论》的那些提出建议的藏族精英,是一群忠心耿耿的、具有深厚民主素养的优秀人才,他们的意见应该受到流亡政府和议会的高度重视。中国共产党政府不理解知识分子对国家的“第二种忠诚”,因此去迫害他们。我希望西藏流亡政府和议会,不但能够接受本民族持“第二种忠诚”立场的人士,也能接受我这种不揣冒昧,以“第二种忠诚”的态度去支持西藏的流亡汉人。
定稿于201313
(感谢茉莉女士同意此文首发我的博客。)

延伸阅读: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1/blog-post_9.html
茉莉:从唯色的困惑和忧虑谈起——关于阿沛·晋美先生被解雇事件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1/blog-post_15.html
美国众议员罗拉巴切关注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的新闻审查问题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1/blog-post_18.html
唯色:阿沛·晋美事件的责任在RFA而非西藏流亡社会 ——对美国众议员罗拉巴切致信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的意见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1/rfa.html
茉莉:台长女士,你评判藏语部工作的依据何在?——阿沛·晋美被解雇之谜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1/blog-post_29.html
嘉央诺布:还“自由亚洲电台”以自由!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2/blog-post.html
嘉央诺布:捍卫衮顿,自由RFA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2/rfa_10.html
《图伯特政治评论》社论:RFA争议能否化害为利?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2/rfa_1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