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西藏来函:铭记烈士格桑金巴

格桑金巴(Kalsang Jinpa):安多热贡(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多哇乡牧民,18岁。2012年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召开当日,在同仁县隆务寺度母广场自焚,呼喊“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当场牺牲。隆务寺僧众为首的数千藏人将他的遗体安放在度母广场,并将绘有尊者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和噶玛巴仁波切的唐卡供奉遗体前。随后举行了隆重的火葬仪式。格桑金巴曾是隆务寺僧人。出生于多哇乡牧民家庭,有四个兄弟姐妹。留下遗言:“为了实现民族平等,西藏自由,发扬西藏语言文字,迎请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自己决定自焚。”

原文为藏文(见上图)。需要说明的是,这封信来自西藏境内,作者的名字显然需要匿名。
由藏文译为英文的译者:Pema Tsewang Shastri. 
由英文译为中文的译者:卜花儿( @Buxoro)。对照藏文校对中文译文的是桑杰嘉。本篇帖子的格式遵循的是藏文。感谢诸位译者。
铭记烈士格桑金巴
佚名
西藏来函
201312
保沃(英雄)格桑金巴,1995年出生在东维(Dong-nge)地方,属于多麦热贡多哇游牧部落之一(今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多哇乡四队)。他的生母是徳确吉(Dechok Kyi),修行喇嘛嘉(Kyab)与玉洛(Yulo)的女儿。(父亲叫角巴,有四个兄妹。这封信里没有记录)
格桑金巴从小由他的祖父母抚养,9岁入多哇小学。2007年,13岁的他出家为僧,在隆务寺佛学院修习佛法。
2008年,热贡(同仁县)的武警以抗议政府为名,将他的手脚戴上镣铐,殴打折磨两天之久。
2009年,他在寺院学校的口试中获得第一名。
2009815日,他完成了修习课程,热贡怙主夏日仓仁波切(Shar Kyabgon)向他授予学位,并对他的学习成绩与道德行为给予很高的评价,建议他继续努力深造。
20101月,格桑金巴去拉萨朝圣,在朝拜了甘丹寺返回的路上,无辜的他被达孜县公安警察拘留。两天后,他被释放,却被强迫脱下袈裟,换上俗人服装。这在他心中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巨大创伤。
2011年,17岁的格桑金巴进入隆务辨经学院的思辨逻辑学中班。由于他勤奋好学,尊老爱幼,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模范僧人。
20122月,他18岁回乡后,参加了塔尼(Tani)母语小组。他为推广标准母语做出很大贡献,在一次辨识新的日常用品的母语词汇的竞赛中,他取得了第二名的奖项。
2012118日(中国农历925日)下午4时左右,格桑金巴在隆务寺的大门里,把自己宝贵的生命以曲美(供奉之灯)的方式点燃。 他一边呼喊口号,一边抛撒他写好的遗言:“尊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民族平等!”“语言自由!”“保护自然环境!”等等。他在身着烈火、倒下之前,在卓玛(度母)广场奔跑了一百七十多步,最终成为菩萨。
以上是格桑金巴的生平,我不需要在这里向读者重复。2012年以来,在热贡农牧区,小至17岁、年长至40岁的15位爱国英雄儿女,供焚自己的身体,表达了内心的痛苦。这应该理解为,他们所传达的信息不仅仅是个人的痛苦,也是包括热贡等所有藏人的夙愿,事实上大多数人是这样理解的。
烈士格桑金巴自焚的日子是2012118日,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也在境内(藏地)与国际上受到关注。这个时候,黄南州、四川省等各地的书记们正忙着准备参加中共18大。
这个事件迫使黄南州的州委书记匆匆赶回热贡,并对热贡全境实施严厉管制,到处布满了军人与武警,更有甚者,百多个从州县政府机关抽调的公务员昼夜值班,在街上巡逻。
即使在这样的管制下,西藏民众对自焚英雄们所公开表达的敬意,以及为英雄们举行的祈祷仪式都是前所未有的,这些更进一步鼓舞了普通民众的士气与信心。

而且,藏人村落之间曾有的不和得以消除。比如,多年来热贡夏卜浪与热贡曲玛(Chuma)两村之间多年的不和消除了,热贡多哇(Doba)与拉章阿木去乎(Ladrang Achok)之间长达三四十年的人死马翻的冲突也自然消除了,连小到个人之间的恩怨也自然消失了。
但是,与此同时,黄南州的州委书记在当地的电视上却散布这些不实之词:“自焚者是因为家庭问题、经济问题、精神错乱问题而自焚的。”另一方面,他们还宣布要在发生自焚的地区停发特别医疗补助、救济金以及停止电力供应等。
但事实上,正如格桑金巴等藏人英烈的遗言,传达的是藏人民众的共同心愿,根本不是中国官员所宣传、所散布的是因家庭不和、经济困难等等琐碎问题而导致自焚。
同样如上面提到的,烈士格桑金巴自焚的原因,还被他们说成是由于被寺院开除而不堪忍受家庭问题才自焚的。这简直令人惊诧。他们肆意颠倒是非的野蛮行径,大大伤害了牺牲者的家人与亲属。弱小民族被欺辱的事实是如此之多,我们向谁讲述呢?泪水充满了我们眼中,热火在我们心中燃起,谁会来主持正义呢?
实际上,在多哇牧区,格桑金巴家是最富有的家庭之一,而且他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在父母的关爱和优越的条件下成长。此外,他的叔叔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高僧,也是一位学者,当格桑金巴在隆务寺学习佛法时,还当过他叔叔的翁布管家。
烈士格桑金巴的家庭背景及其经济情况是如此明晰,他们(中国官员)却公然扭曲事实,谎言连篇,这无疑是向他的家人以及藏人百姓的心头泼上冰冷的水。
当时,中国政府的外交部发言人向国际媒体宣称自焚是“达赖集团”唆使的。黄南州委书记与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有多么大的差距,又是多么的自相矛盾,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实际上,这仅仅是他们在向国际社会编造谎言时出现的“意外”之一。
让我们再来回忆一下烈士格桑金巴,他总是面带笑容,生性乐观,他总是谈吐轻柔,对年长者鞠躬以表尊敬,陌生人也能看出他是从有教养的家庭里出来的。此时,我都不能按下键盘上的按键,我得擦掉流在脸上的泪水……
但是,就在2012118日下午4点左右,格桑金巴将自己十八岁的青春身躯浸满汽油,点燃了自己。火焰吞没了他的全身,他高举拳头高喊着:“民族平等!语言自由!保护环境!”他就这样跑了一百七十多步,最终倒在卓玛广场上度母圣像的右边,片刻之后,只有焦黑的尸骸存留。
他这样做,是为了西藏的政教事业和福祉。我祈求未来的新一代藏人不要忘记这一点,也希望世界上那些能呼风唤雨的人闻知此事。
在此,我要再次说明的是,包括格桑金巴在内的所有西藏英烈们,选择自焚这种最高境界的牺牲的原因,并非他们盲目被误导,愚蠢或者无知。
以保沃格桑金巴为例,他上有年老的祖父母,父母健在,叔叔恩重如山,还有哥哥及其他亲戚。像任何人一样,他一分一秒也不愿与他们分离。但是,他带着尊严,伟大地选择了这一不幸的道路,为的是抗议中国政府的残暴统治,为的是捍卫弱小西藏民族的自由。如果有能够表达自己意愿的环境和空间的话,毫无疑问,他会带领民众,高高举起捍卫自由、和平、宗教、语言及环境的旗帜。但是在这种暴虐的政权之下,那样做,只是个梦想。
而且,不提这个独裁政权,就连对和平与民主具有足够影响力的联合国、欧盟、美国等等,也不屑于关注不断的诉求、口号和情愿书之类。因此,这些西藏烈士以自焚的方式,用生命点燃了供灯,给了世界一个信号。
中国的媒体,在藏人频繁的自焚事件发生后,并没有尊重人民的意愿,报道以自焚方式提出的要求,相反指责牺牲者是被别人误导、煽动。这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人长期以来普遍的看法,他们认为这些西藏烈士以及西藏人民不文明,野蛮,寄生,无知,像畜生一样。
然而,这些藏人英烈们以自焚的方式,用了不起的勇气、决心及觉悟精神,不仅向全世界发出了自由与和平的呼吁,也向我们敲响了神界的大鼓,震聋发聩。
包括格桑金巴在内的近一百名西藏烈士们的行动,在这个世间,已经树立起非暴力、自由、人权、平等的丰碑,它会永世长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11日, 5: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