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楼 | 在中国“伟大的防火墙”后经营

译者:筱墨芷涵

谷歌最近解除了谷歌中国搜索引擎中的敏感词提示信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国内公司也好,跨国公司也罢,遵守不了中国严苛的网络管理就得面临线上经营受限或全面关闭的风险。

这就是说得向所谓的“伟大的中国防火墙”投降。所有网站,从报纸门户网站到微博服务,都得在政府部门的严格审查下经营,不得涉及敏感话题。

上海复旦大学新闻学教授阳歌,也是《党派路线:现代中国,媒体如何表述公众观点》一书的作者表示:“底线就是在中国的各国内外媒体不得讨论受到限制的话题,”

2009年,中国西北部省区新疆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一些抗议者利用脸谱网组织示威活动,自此一些尤其受人追捧的国际互联网公司,比如脸谱网和推特网在中国被禁。

更多阅读:中国记者罕见抗议审查制度

YouTube也是谷歌旗下公司,于2009年在中国被禁。据猜测由于YouTube上出现了一则与暴乱有关的西藏人一年前在西藏遭到殴打的视频,使得YouTube在中国被禁。(请见CNN当时的报道)

还有一些公司,譬如雅虎搜索引擎,为了在中国市场继续经营,选择了与中方合作经营。2006年,由于雅虎和其他一些科技公司向中方提供了各自的用户信息而在美国受到抨击。

更多阅读:中国报纸为重回销售密切关注审查制度风波

此外,一些主要国际新闻机构也难逃中国审查制度的制裁,它们常常发现一旦自己发布了被中国政府视为敏感事件的报道,自己的线上服务就会遭到屏蔽。以纽约时报网和彭博网为例,在它们均不客气地报道了一些高层共产党员的家庭收敛钱财的文章后,也于最近几个月被屏蔽了。

自从2006年年初,谷歌发布了中文界面网站谷歌中国,过去几年间就互联网审查制度也与中方产生了些摩擦,自此在中国的发展也一直铤而走险。

更多阅读:纽约时报网站报道了领导人家庭财富后收到中国屏蔽。

起初,谷歌同意接受根据中国互联网法规进行的审查。然而在2009年,据说在中国发生了一场复杂的针对谷歌的网络攻击,2010年,谷歌便决定不再遵从中国的审查制度,从中国大陆辗转重启其设在中国香港未经审查的网站。

尽管谷歌自诩是一家为让更多线上信息准入而奋斗的公司,近日仍被指控犯有“自我审查”罪,因为其中文搜索引擎上移除了防审查提醒通知。

指控来源于审查监控组织GreatFire.org,这是一个监督互联网自由的组织,正是它报道了谷歌于12月5日至8日期间暂停了敏感词提示信息。

谷歌的一名政策通信经理Taj Meadows证实了的确那段时间内这一提醒功能被移除,但不愿透露更多。谷歌并不想就自我审查这一指控谈论过多。

敏感词提示信息服务的作用是通知用户他们输入的搜索字可能会被封锁。一旦输入了敏感字眼,就会出现这么一条信息:“据检测,您在中国大陆所输入的【XXX】内容可能会临时切断您与Google的连接。该阻断不受Google控制。”

这项提醒服务推出于五月,引入这项服务是为了帮助中国用户解决搜索中遇到的问题。谷歌搜索引擎官方博客Inside Search表明,临时断开对谷歌的访问前,用户会收到如“此网页不可访问”或“连接需重置”这样的提醒。

谷歌一名高级副总裁Alan Eustace在启用提醒功能时,在官方博客Inside Search上写到,连接中断是“与特定访问集密切关联的”。中国有几十万个通行的网络搜索访问在美国都有工程师进行审核,他们会努力判定出具体有问题的搜索条目。他说:“我们希望可以通过提醒人们对搜索词进行修正而减少访问阻碍且完善用户在中国大陆的访问。”

启用该提醒服务时,华盛顿邮报公旗下专注于全球政治经济热点的杂志《外交政策》网络版曾这样写到:“谷歌的执行官们不会公开讨论的事足以证明他们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与中国政府的审查制度策略相抗衡。”
更多阅读:中国审查员屏蔽了盲人活动家出逃的新闻

审查监控组织Greatfire.org.称,中国当局对此问题的解决已无太多耐心,采取了措施于24小时内屏蔽该功能,据其报道:“谷歌反而改变了文件的网页地址,此举却再次遭到屏蔽。直至谷歌将此功能完全嵌入其网站首页,此案方尘埃落定。”

中方对此事件采取的措施引起了谷歌搜索引擎的服务中断,影响了用户访问,一位熟悉此次事件的互联网专家说,这就是谷歌移除提醒功能后的结果。

GreatFire.org 和 FreeWeibo.org的创始人马丁•约翰逊说谷歌试过将在首页上将编码嵌入提醒功能,除非完全禁用谷歌,否则官方无法将此移除。

“防敏感词提示信息服务的暂停表明谷歌对中国当局的要求做出了反抗,也许谷歌还面临着受到全面屏蔽的风险……谷歌可以采取的措施还有很多,譬如将用户转移到的HTTPS版本的搜索引擎下,这样官方就不大可能屏蔽个别关键词了。”约翰逊还提到,最近几起事件也降低了人们对谷歌突破中国互联网底线能力的期望。

然而,复旦大学的阳歌也指出谷歌是一家承诺解放信息搜索的公司,他也认为谷歌防敏感词提示服务的暂缺更有可能是技术障碍引起的。

“政府并不想全面屏蔽谷歌,但他们的做法确实使得网络用户的权利受限,”阳歌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意识到了他们的网络搜索正从多方面受到过滤和审查,阳歌提到:“我们正在用更多的科技伤害我们自己,政府可以用这技术让搜索引擎减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13日, 10:15 下午
编辑:
分类: 参考消息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