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楼 | 蒲汇塘渔夫:与虎谋皮令狐中计,老奸巨猾水工装傻

第二季 第98回《与虎谋皮令狐中计,老奸巨猾水工装傻》

开篇闲语:说书的先给各位拱手作揖,谢各位看官厚爱。新年伊始,渔夫继续说那宫廷内幕,官场八卦,娱乐网友。据说今日也算一个特殊日子,有人称为“一生一世”,,故而前去结婚登记的不少。说书也不知道如何演绎成这个说法,只是有人喜欢,倒也无碍。说书也祝愿今日登记结婚的相爱一生一世。闲话打住,开讲正篇:

书接上回,说那令狐公子突然出了车祸,命丧黄泉。令狐军师得报,大惊失色,知道自己遭了暗算了。可是,究竟如何被人暗算的,令狐不晓。故而想了一下,这车祸乃是公安所管,顶头上司就是广隶,若是这事情落入广隶手里,自己断不可能查清事故真相,也无可能知道到底哪个下的黑手。所以,必须立刻出手,找到现场线索。可是,令狐调不动公安和武警,这些都归广隶所管,令狐军师唯一可以调动的却是级别高的多的京城禁军。

这禁军本是护卫皇宫的,按理不可以插手地方交通事故的,而且禁军一旦离开皇宫,万一出事,可是罪名极大的。可是,令狐军师已经无暇顾及,先看住现场要紧,故而就擅自下了一个急令,调了禁军一个连前往事故地点,令狐亲自带队。令狐调军之事也未通知古月帝,故而古月帝对此毫不知情。

这禁军的车牌都是甲A红字的,公安的看见都要躲开的,故而一路风驰电掣,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事故现场。到了现场一看,几个公安正在勘验,边上救命车也开了过来,令狐下令立刻包围现场,不让其他人进入,连公安的也不例外,自己就带着助手找现场警察问话了。

令狐问警察,“有几个人在车上?”,警察说“三个,中间那个没安全带,飞出去了,没死,一个男的死了,边上那个女的重伤,也危险着呢。”令狐又问:“怎么造成的?”警察说:“这车开的太快了,转弯没刹住车,就撞上了。估计中间那女的可能挤着那开车的了。”令狐又问:“刹车正常吗?还有其他什么异常的吗?” 警察说:“现在看刹车没问题,不过这男的可能喝了一些酒,现在还在查验。”令狐立刻追问道,“那这些人的身份都知道吗?”警察说,“刚搜了一下,男的带着两个身份证呢,一个姓王,叫王子云,另一个姓贾,也不知道那个是真的。”令狐听到王子云三个字,心里一阵心酸,因为王子云就是令公子的化名。

看官或有不知的,这CP的高官,若是达到一定级别的,其子女在学校里读书时,很多都用化名的,其档案资料也有人专门伪造的。这样,一般人就不知道这是某某家的孩子了。至于CP为何如此处理,说书的也不是十分清楚,大约是怕被人暗算吧。以前CP高官很多人手上有太多命案了,故而心里也是害怕别人来报仇的,只是这个传统似乎一直流传到现在,难道如今的高官也是命案很多不成?

令狐军师知道公子已然丧命,可是,这公子死前如何会去饮酒的,则是一个谜团,因为令公子不善饮酒,一般情形下不喝酒的,若是有人劝酒,必定在极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喝酒的。何人竟然可以令到令公子喝酒?令狐军师又问其同车两个女人的情况,警察只说不清楚,正在调查。令狐军师沉吟片刻,就对警察说,“今日的事情,不许对别人说,报告里关于个人身份的事情不许提,只说不知道,听明白了吗?”警察认得令狐军师,因为常常跟着古月帝出访的,故而明白这个可是大佬,他怎么说,就怎么做,回头让上司去交差。

两个正说着话,外面突然就吵了起来。原来令狐带的禁军和前来收拾现场的公安发生冲突了。禁军不让公安进入现场,公安有些恼火,让禁军派个头儿出来说话。禁军的连长就过去和警察吵架了。这禁军从来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只认自己的上司,故而出言不逊,就惹恼了这帮警察。警察一边吵架,一边就用对讲机搬兵来了。

不一会,周围来了一大批的警察,再过一会儿,连武警也分成多辆卡车过来了,把禁军居然围在当中了。

原来,这事故立刻传到了京城警察的首脑这里,这法拉利车祸通常都是第一时间报到警察首脑那里的,因为开法拉利的非富即贵,肯定要公安出面摆平的。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寻常,听说禁军出场了,这里立刻就通知上层关系,广隶就知道了。

书中暗表,这广隶其实就是这幕后主使,因为看着令狐军师招招紧逼,有些气急败坏了,就想了一个法子让自己的藏族小蜜去把令公子骗到一个地方准备讹诈令狐军师,本来并无要了令公子命的打算。因为真的要命的话可能逼着人家也拼命的。不想半路居然出了事故,令公子命没了。听闻禁军出动,广隶有些惊讶,寻思难道令狐军师私自调军?若是这样,岂不是一个太好的把柄了。故而立刻下令,调集大批武警前往事故现场,围住任何人不得放行。广隶可要抓个现行呢。

路上,广隶接到报告,说是丧命的乃是一男,两女重伤,身份正在查验中。不一会,三人的身份就过来了,其中一个喇嘛的女儿广隶自然知道了,还有一个是厅长的女儿,广隶也知道的。这男的身份广隶早就猜出了,只是现场的两个身份让广隶心里暗笑起来。

这高官和其子女都有很多张身份证的,而且个个都是真的,都有假档案和其对应的。例如,薄熙来的兄长曾经就以化名做了一家国企在香港上市公司的董事,结果薄熙来事发,这位老兄被迫辞去董事职务,结果辞职的消息一出,引得满城风雨,因为用了化名的缘故,搞得P民们摸不着头脑。

当年有个江西诸侯,到广州去看相好,又喜欢在酒店里招妓,就带了假的真身份证在酒店开房。不料因为警卫不知道他去酒店开房嫖妓,就报告失踪了。这可是大事情呢,诸侯失踪,结果国安通过诸侯在酒店里打手机定位出诸侯的房间,以为是被绑架了,一帮人全副武装冲了进去,不由分说先把诸侯拿下,翻了诸侯的箱子,里面一堆现金和很多避孕套。等到弄清楚被拿下的正是诸侯本人才连忙道歉。原来当晚诸侯喝多了,完了关照警卫员,结果闹出一场风波。而国安的报告到了上面,正好被朱宰相看到了,随手一翻,怎么随身带的是现金和避孕套,有问题啊。因为一般诸侯身上是不用带现金的,更不用带着套子的。这些都由手下准备好的。而诸侯自带这些物品和钱财,说明有脱离组织的倾向。就下令一查,结果查出一个大案子,把这个诸侯给枪毙了。

广隶又听报告说令狐军师也在现场,心中大喜,暗自寻思“真乃天助我也,这下可拿住令狐的把柄了。”说时迟那时快,这广隶就到了现场了。这边令狐军师正在安排救护车把公子送到301医院去检查,那边公安武警就是不放,正要出头去训斥,没想到外围武警闪开一条道,一个壮汉笑吟吟地走了过来,令狐一看,正是广隶。

广隶见了令狐军师,立刻装作吃惊的样子,说,哎呀,这不是令狐军师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家里有人受伤了不成?然后故意朝周围看了看,有显得很吃惊的样子对令狐说,令狐军师,连禁军都带啦,看来有问题啊。我们到边上去说说吧。说完一挥手,让边上的人都离开一段距离。令狐也知道广隶老奸巨猾,可是,现在形势难堪,只好先看广隶如何出牌了。

两个到了边上,广隶小声说,情况都清楚了吗?是令公子吗?令狐愤愤地说,是啊,被人暗算了啊。广隶立刻说,是吗?节哀顺便。那个要暗算你呀?我帮你找出来!令狐说,那个是谁,自然心里知道了。我现在没空,你让武警闪开,我把儿子送到301去。广隶说,没问题,我立刻让他们帮你开道。可是,这禁军不会也跟着去吧,这古月帝不会知道这事吧。这句话说到令狐的软肋上了。令狐立刻望着广隶,眼睛里有些迟疑起来。广隶知道这下抓住要害了,就说,“送医院就不劳你亲自去了,你让手下心腹跟着去即可以了,我和你还有要紧的话说,我们到车上去谈。”。令狐知道现在必须跟着广隶走,否则后面如何收拾也不知道的。

令狐让手下带着公子的尸体到301去做尸检,自己就跟着广隶到了车上,两人关上窗子,这车里的谈话就只有两人知道了。

广隶就问令狐,这车祸的其他情况你都知道了吗?令狐道,没有,这两个女的来历尚不明晰。广隶道:两个女的我查清楚了,都是青海的藏族姑娘,一个是喇嘛的女儿,一恶搞是公安厅副厅长的女儿,应该是和你公子去约会的。令狐军师一听是藏族女人,就冷笑道:哦,藏族姑娘,不是你喜欢的吗?怎么会和我儿子扯上了?广隶冷笑道:青菜萝卜,个人所爱,有人喜欢韩国女人,我就不可以喜欢藏族女人啦?你喜欢跳舞的美女,你儿子就不可以喜欢藏族女人了,再说,你儿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的灯吧。这这广隶平日里掌握武警和公安,各种线报都汇总到他这里。这韩国女人其实暗指的是古月帝,因为令狐帮着安排的,广隶和令狐心里都清楚。另外,令狐本身也是好色鬼,喜欢身材超级棒的女性,广隶也一清二楚。自然各个高官的子女状况,广隶也是烂熟于心中,否则其他人如何会怕了广隶呢?

令狐被广隶点到死穴,一时间无了言语,沉吟起来,广隶见状,装着很贴心的样子说,令狐啊,现在怎么处理呀,若是被人知道你家公子开法拉利,外面会怎么说呢?P民们正在议论薄瓜瓜的法拉利呢,这个时候你儿子要是送上去,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吗?令狐猛然一惊,知道这下把柄被广隶抓住了,就着急想着脱身之计。不料广隶又跟着道:你今天是私自调的禁军吧,若是按条例,你可要负责的啊,这不是一般的失职啊,可以说有谋反的嫌疑啊。这下把令狐怔住了,因为公子的事情最多只是对家人管教不力,CP高官个个都可以拿这个开脱的,可是,自身的罪名就不好洗脱了。

广隶知道自己已经把令狐吓住了,就装着很体贴的样子说,这样吧,大家都是彼此彼此的,都需要互相帮助,现在我可以帮你的就是帮你把公子的事情瞒住,只说这个是贾公子出车祸。你调禁军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说话,就说我要求你派人来一起处理,剩下的你就自己摆平了。

令狐闻听,心里有些欢喜,心想这样倒是暂时免了麻烦,只是广隶这支老狐狸绝不会如此善心的,一定有其他要求的,就正色说到,若是肯如此相助,令狐感谢不尽,只是广隶兄有何要求,尽管直说。广隶见令狐已经上钩,就笑了一笑,说道:令狐啊,你当我什么人啦,趁火打劫吗?我广隶可不是这样的人啊。我想过去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你以为我是薄熙来的大后台,其实我和薄熙来的关系和其他常伪一样的,没有特别的啊,我只是希望不要把这件事情搞得太大,否则大家脸上都没有光彩的,怎么就会把我当成薄熙来的后台了呢?再说了,薄熙来在重庆这么搞,没有古月帝的点头,谁会那么高调地去重庆支持呢?我们这些人过去不都是你安排的吗?当然宝宰相是个例外了。可是,他也和你不是一路人,我说的没错吧!

令狐听了,又答不上来,广隶接着说:其实,我才不在乎薄熙来呢,他倒了就倒了,没什么可惜的呢,可惜的是他空出来的位置会被哪一个占掉了。我反正就要下了,不过我倒是可以帮助那些有雄心壮志的人更上一层楼,我想这次机会千载难逢,聪明人都不会放过的。说着眼睛就直视着令狐军师。顿了一下,又说:令狐啊,我知道古月帝很想要你进常伪,你也知道我们这些老常伪每人都有推荐的资格,我看你是个人才,也有上进心,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我一票投给你。而且,我不带任何条件。

令狐听了,有些意外,也盯着广隶看,嘴里说道:此话当真?广隶心里高兴的不行,脸上却一本正经地说,我广隶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我走到今天,不都是一言九鼎的吗?你看见我反悔过吗?我支持薄熙来,也没有反悔过,和其他人不一样吧。再说了,我要是去揭哪个人的伤疤,哪个可以躲得掉呢?广隶这胡萝卜加大棒一起上,令狐军师有些承受不起了,就说:若是真心帮我的话,我们就商量一下下面如何走棋吧。广隶说:悉听尊便。

两个就在车里商议起后续的计划来了,这令狐军师居然把丧子之痛放在一边,全神贯注地和广隶交易起来了。两个就约定广隶帮着令狐掩盖这起事故,把事情说成某贾公子的事故,然后令狐也不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就当成没发生一样的。令狐掉禁军是因为以为贾公子是那个常伪的公子。令狐然后组织一次内部投票,广隶答应让手下全都投他的票,争取在CP内部赢得名声,为进常伪造声势。

广隶发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连水工帝和青红军师也不告诉。令狐也真的相信了广隶,不过这次与虎谋皮,最后让令狐差一点身败名裂。

令狐第二天依旧春风满面地上班,陪着古月帝四处查看,找人谈话,真的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更不会让人想到刚刚经历独子亡命之痛。而且,更为夸张的是,令狐居然在何人谈话时放声大笑,无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悲痛感。故而古月帝和一帮近臣都不知道令狐身上发生的故事。

广隶也按照约定,开始放风,结果京城里就传开了贾公子的故事,说书的也以讹传讹,跟着说了一篇贾公子淫奔丧命的段子。因为贾公子是真有其人,也是个花花公子,也喜好开着法拉利兜风的。故而京城里传开的时候,说书的也觉得没有疑问的。

更为巧妙的是,当有人传出此公子乃是令狐公子时,立刻有人在网上以王子云的名义发贴,说自己一切安好,说书的也看到了这个帖子,认为不假,哪知是广隶叫人冒了死人的名字来网上发帖的。故而一切做的滴水不漏,就把这令狐公子的事情掩盖了起来。

只是这个事情,公安部里知道的人很多了,大家虽然都被下了禁口令,不得议论此事,可是,常伪里,还有很多要进常伪的人,在公安里都有内线的,因为如今抓人就是两个地方,一个公安,一个是纪委。武警通常都是受专门领导指示去抓公安里的人。结果大家都在在公安和纪委里安插内线,这样一旦有风吹草动就先知先觉了。

结果,老常伪里的大多数不久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是并不知道令狐和广隶有了勾兑。偏偏最应该知道此事的古月帝却一点都不知情。因为古月帝的消息都是通过令狐传递的,令狐的口一封,古月帝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也是古月帝的一个缺陷,太过倚重一两个近臣,结果偏听偏信,到后来被水工帝修理的无言以对。

可是,这个事情却一直在发酵,因为甲拎清被无辜套到这个故事里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等到弄清楚来龙去脉,有些生气了,就告诉了水工帝。水工帝一听,就知道广隶参与此事了,就立刻把广隶叫来,让广隶把事情的原委交代清楚,广隶哪敢隐瞒,就把事情的过程以及令狐要投票的事情都说了一番。水工帝听了心里抽了一口凉气,心想这个小赤佬结棍的。不过脸上却无表情。听完广隶之言,就命广隶按照原来的去做,什么也不许流露。这边和甲拎清打招呼,让他忍住。这边和青红军师开始商量对策,以退为进,静待令狐军师出错了。

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朱宰相也来找水工帝了,说听说了令狐公子的事情,问水工帝知道不知道。朱宰相是听王岐山在一次聊天中所起这个事情的,听了有些吃惊。水工帝老奸巨猾,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就让朱宰相把整个故事又说了一遍,可是,朱这些只知道车祸的故事,并不知道后面和广隶还有瓜葛。水工帝就问朱宰相,此事现在应该如何处理。朱宰相说,我看你出面和古月帝谈一次话比较妥当,我担心古月帝被蒙了。水工帝顺水推舟道:正和吾意,改日我找古月帝好好谈谈。看来还是要我们老同志出马才行啊。

哪知水工帝并不急于谈话,他要等令狐把牌全部打完才会出王牌的,水工帝一面令青红军师出面和古月帝周旋,帮助广隶不要被拉下马来,一方面就暗中调动内线细致记录令狐军师的一举一动,好准备证据。

再说令狐等薄熙来的事情办的差不多了以后,就开始琢磨如何在CP内搞民意调查,把自己选上去。令狐找了李源潮,建议内部摸底,李源潮不知内情,觉得是个好主意,就一同来问古月帝,古月帝并不知道是令狐在布局,只当李源潮的想法,就满口答应了。这样阴差阳错的,这内部摸底投票的事情就定了下来。

令狐自然悄悄知会了广隶,让他预先布置,广隶知道令狐中计,心里高兴,满口答应,结果投票结果一出来,令狐高居三甲。古月帝见了也大为高兴,心想真乃天助我也,本来还担心如何把令狐越级送入常伪,现在这样一投票,就更加名正言顺了。而除了广隶,水工帝,青红军师和令狐军师以外,其他人并不知晓这投票的内幕。令狐见了也大喜过望,结果再接再厉,又进行了第二次摸底投票,令狐依然高票,眼看自己进常伪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令狐兴奋异常。只是没想到这一切都在水工帝的悄悄注视下。

古月帝见到如此势头,也兴奋不已,开始筹划18大的班子了,并有意无意试探水工帝的反应,水工帝只是装聋作哑,并不发表意见,古月帝就开始排兵布阵,提出新常伪的人选了。水工帝见古月帝的牌已经出的差不多了,和青红军师商议以后,就开始上阵了。

就在2012年的下半年的一天,古月帝正在忙碌着,突然门口来报,水工帝求见!古月帝吓了一跳,因为通常水工帝要见古月帝,都是让古月帝过去的,这次不打招呼,突然上门,显得非同寻常。古月帝意识到有大事发生了。可是,到底什么事情,古月帝也不知道。连忙出去招呼水工帝进来说话,见了水工帝忙说: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何事我过去就可以了。水工帝道:事情紧急啊,所以赶快过来,走,到里面说话去。古月帝会意,立刻让门口加派双岗,任何人不得入内。就和水工帝两个去了密室谈话。

只是这水工帝一开口,乾坤倒转,古月帝从天上掉到地上。欲知水工帝如何说了古月帝,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6日, 9: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参考消息
专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