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旗下──看台灣同志遊行

彩虹遊行

同志遊行的前一晚我一直在想,對於沒有相同訴求的我來說,走在那群情激昂的遊行隊伍裡,會不會顯得格格不入?我沒有辦法對作為非異性戀者所受到的歧視與壓迫感同身受,自然沒有辦法如他們一般充滿熾熱的激情。我至多也只能以一個旁觀者的身分,去紀錄我所看到的他們。我的參與,能真正給他們帶來什麼,抑或僅僅是為了讓自己的憐憫心得到些許的滿足?我是出於良心的支持,還是因為一點點的好奇?去,還是不去?

我最終還是去了。出於某種徹底拋開理智的衝動。

今天的台北,比前些天要熱得多,走上兩步便忍不住大汗淋漓。人群集結成長龍,蔓延了好幾條街,高舉彩虹旗,為了自己和他人所亟需的平等。他們大聲地呼喊著,跳躍著,尖叫著,衝著公部門宣洩著他們的不滿與期望;他們穿著千奇百怪的衣服,喊著「傷風敗俗」的口號,動作誇張地扭動著他們的身軀。他們的肆無忌憚,似乎要把平日裡的壓抑與憋屈在這一天全部宣洩出來。我既看到了他們在面對著教育部、立法院和NCC聲嘶力竭,大罵粗口時的瘋狂,又看到了他們在紅燈前耐心等待的秩序。沒有暴力,沒有混亂,有條不紊。

有人說,台北同志大遊行最令人振奮的一點就是:很多參加的人都不是同志。誠然如此。我看到了來自各個大學的學生,看到了教授、尼姑、志工、藝人、老外以及殘障人士,乃至同性戀者的爸爸媽媽,他們站出來,為同志權益大聲疾呼。我看到了公車司機,拿起車上的話筒向人群喊著「加油!」,也看到了記者衝著人群豎起大拇指,以及警員站在馬路邊認真維持著秩序,沒有絲毫的不耐煩。來自社會各個階層的非同性戀者,為了幫助他人追求平等,凝成一道力量,在台北的街上,徐徐推進。

起初我心中多少總有些芥蒂,企圖要依靠手中的相機遊離於人流外圍并以此來區分“我”和“他們”。我清楚地知道不論我如何嘗試,心中似乎永遠有那麼一道坎:我能夠接受他們,但我沒有辦法允許自己被誤會成他們之中的一員。然而今天我終於明白,我以前口口聲聲所謂的“尊重”,從來都沒有真正實現過。有那麼一個聲音,深藏在我的心底,卻從來沒有消失過,它不停地在說:“我跟他們不一樣,我不想變成跟他們一樣,我不允許別人認為我跟他們一樣。”我以為我在尊重,其實我一直都在歧視。或許它並不是那麼的赤裸裸,但卻比那些膚淺的嘲笑,更加卑微。我知道我錯了。然後我走到了人群中,不再小心翼翼如履針氈,而是抬頭挺胸地大步邁進。

我突然覺得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只要我站到了人群中,就是對他們的支持,哪怕這一丁點兒的力量是那麼的微不足道。我沒有和他們一起大聲地喊著口號,我只是用我手中的相機盡可能地去記錄,然後微微笑點點頭,豎一個大拇指,喊一聲「加油」。我跟著遊行隊伍走完全程,回到起點,然後看完他們全部的表演活動。雖然我必須坦誠,他們的行為與追求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我無法接受的——不是對於性別,而是對於性本身的認知,但我尊重他們,尊重他們所追求的平等與自由。因為這同樣是我視為至寶的東西。

在總統府門口的凱達格蘭大道上,迎風飛揚的彩虹旗下,我聽見了她的悲呼:“堅強?勇敢?又有誰天生就應該這麼堅強,這麼勇敢呢?”我只願“最終此事與勇敢堅強無關,平常事,歸於平常。”

 

採編:黃馨儀 責編:余澤霖

您可能也喜欢:


<独立影像>第二十七期:彩虹下的爱

<第六十四期·天璇>我是一朵小彩虹


<天玑>我的记忆是一座城之十二·网络如何毁了我的一生


<天枢>钓鱼岛、老山、爱国


<天枢>莫言:沉默者的胜利

无觅

标签:同性戀,彩虹,理解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27日, 10: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