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名作家、独立评论人李承鹏成都站新书发布会今日举行,早在昨日中国当局向其传达指令,不允许他及其他嘉宾在发布会发言。李承鹏戴黑色口罩现身。

(德国之声中文网)1月12日下午13时,中国活跃的公共意见表达人之一、独立评论人李承鹏戴黑色口罩现身四川成都新华文轩购书中心高升桥店,参加其新书《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发布会,四川诗人流沙河、作家冉云飞及社会学者于建嵘等到场支持。

早在1月12日凌晨零时左右,李承鹏在其新浪微博上发布信息:”深夜有人匆忙传达上峰死命令:12日成都签售,不准读者向我提问、不准我说话,不准我致开场白,连’新年好,谢谢你们’也不准说,不准介绍流沙河、冉云飞 及所有嘉宾名字,不准向他们提问,也不准他们说话,他们只能坐在角落…我深觉这这违背了我对尊严的理解。”其后他又表示曾考虑拒签,但念及很多读者在寒冬时节远道而来,因此决定去赴这场”莫言”的新书发布会。

据到场的网友王金明发布消息:”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压抑的签售会,发布会现场多名国保在四个角落蹲守,会场上人很多但几乎没有声音,李承鹏戴着口罩签字,于建嵘等嘉宾只在台上晃了一下便被国保请下台。李承鹏流泪了,签售中间向络绎不绝的读者亮出白色T恤,上书’我爱你们’。“有网友戴上写有”避言套”的口罩以示对当局的抗议和对李承鹏的声援。整个发布会未发生国保和读者间的冲突。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为李承鹏的首部《杂文集》,他将近年在公共事件的批评及反省文字集结成书。 该书于几日前开始上架发售,一跃成为”当当网”、”京东商城”、”卓越网”等畅销书榜的前几位,据李承鹏透露,至今日,本书在各大网站的榜单中”神奇消失。”据悉李承鹏的新书发布会将分三站举行,分别为成都、北京和深圳三站,目前尚不知北京和深圳两地发布会是否被禁言?

流沙河:作为写作者,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写下去

德国之声与刚刚结束发布会的李承鹏取得联系,他的心情远未平复,更在采访中一度哽咽。他向德国之声介绍有几千读者赶至现场,亦有从其他省市前来参加发布会的读者。当力撑他的八十多高龄的老诗人流沙河在国保强令下,只能被迫静默地坐在台下时,他无法抑止自己的悲愤及感动之情:”今天来了几千的读者,他们给了我温暖,同时也给了在这个时代,这个国家,正处在迷茫时代的所有人。流沙河先生八十多岁了,他早上的时候就知道现场一句话不能说,他说’这种时候我更应该去’。他们不准我的朋友冉云飞、流沙河、于建嵘、李亚伟上来,我坚持一定要请,我说即使不让我们说话,但也要尊重一位85岁的老人。流沙河说’作为文人,作为写作者,我们最大的使命是坚持写下去,一切都不重要,只要能够写。'”

李承鹏也坦言,现场的读者有秩序的排队签名,而读者和作家之间在这种不得已的沉默中给了彼此最真诚的理解和支持。一度有国保也为这样的场面所打动,李承鹏认为,他们已用这种文明而坚持的方式破解了当局的强令,因此无言的发布会更凸显力量:”尽管警察环伺,我们的读者会用文明说服你们。”

他也认为在目前的中国,写作最难的事情不再是技巧本身,而是可能性。 尽管如此,一个作家应坚守尊严的底线,而这个底线强权部门不应去触及:”我想用另外一种方式告诉所有方面,所有的利益代表者,尽管我们有不同的信仰,但我们应该有相同的敬畏,如果你连对方发表观点的权利都不加以尊重,你伤害的不仅是我的尊严,是关于文明的尊严。”

“大眼儿应该扎几个稻草人放在现场”

北京万圣书园创办人刘苏里向德国之声表示,对当局超出正常”逻辑”的作法感到无语:”离奇到明显的超出你的想象,发布会不许说’你好’,古代也没有这样的事,要么就不允许你搞,这还在逻辑上;但活动让搞,人站在边上不许说话、不许提问题,我觉得大眼儿()应该扎也个稻草人往那儿一放,然后转身走了。”

刘苏里认为当局这一荒唐禁令,正好映衬了李承鹏的新书书名《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让公众更加清醒的看到中国言论空间的现状:”很讽刺,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那些笨蛋官员要以离奇、极端的方式证明外交部官员的发言是错的。”1月4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曾表示中国没有新闻审查制度。

李承鹏友人、媒体人周燕原定参加李承鹏的北京新书发布活动,在获悉李承鹏成都发布会遭遇后,她在微博上表示:”知道今天签售一言不能发时我很生气,但很快变得释然。有司以自己的愚蠢给寻常签售制造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推广平台,他们以为全世界人民都不会知道,却不料全世界 人民现在都知道’大眼儿’泪洒江河。”

作者:吴雨

责编:任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