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副市长、宣传部部长鲁炜要求北京6万多体制内和200余万体制外的“宣传工作者”使用微博,新媒体人北风表示,当局在管制民众言论方面陷入囧途,人海战术并不会奏效。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北京媒体《新京报》报道,1月17日,在北京市宣传部长会议上,北京市委副市长、宣传部长鲁炜要求北京市宣传队伍包括6万多个体制内人员,和200多万体制外人员上微博;会议还要求,首都各区县、各委办局、各传统媒体都要开通法人微博,以加强热点问题的正面引导。

同时他还表示北京市将贯彻中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推进网络实名制,及近期将出台的手机实名制管制规定,强化微博客、社交网络、手机报等新媒体的管理。”财经网”官方微博在1月18日上传该消息,随后遭到删除,转发网友亦遭到新浪微博加密警告。

北京至目前计有两千多万人口,官方首次公开体制外的”宣传工作者”有200万之巨,表明北京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口肩负”引导舆论导向责任”。本条新闻也成为17日以来微博上的热点话题,网友也直指200万体制外的宣传者应为”五毛党 “,认为这些人进驻微博将会干扰日渐活跃的公民言论平台;网友”2007豆霸”惊叹”满城尽是五毛党”;也有多位网友提议给这200多万人统一认证、统一标识;网友还追问他们的活动经费来自何处?是否动用了公民所纳税款?

“中共指挥一个群体,制造全民支持党领导的形象”

2011年7月,《法兰克福评论报》发表一篇中国互联网控的文章,表示从2011年3月的一份名为《关于建立互联网评论员制度的指示》文件中了解到:”中共指挥一个由网上非正式工作人员组成的巨大群体,这些人的任务是在互联网上制造全民支持党领导的印象。”

目前旅美的中国新媒体人北风向德国之声表示,这则消息中的206万的数字基本上是停留在纸面上的一个数字,因为这个数字占北京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其比例与中共党员在中国总人口中的比例大体一致,其中一种猜想是:”要求每个党员要承担宣传工作的任务”;另外一种可能是将共青团组织、妇联、工会和一些事业单位被北京当局划入”引导正确舆论的宣传工作者”范围:”问题就在于他说的这206万,日常能够真正投入宣传工作的人,能有多少呢?”

“官方对新媒体上的民意表达陷管控囧途”

北风也透露早在5年前,胡锦涛曾向下传达”要让网络为我所用”指示,但在怎样”为我所用”上一直苦无良策。北风认为这条消息正可以看出中共当局面对微博、类Twitter等媒体上活跃的民意表达,虽然加紧管控,但也显示出无计可施的窘态,唯有依赖原有的常规路径动用人海战术:”现在看来他们要动用更多的人投入到微博这个’战场’上,只是他们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北风也认为206万”宣传工作者”进入几亿中国公民在使用的微博,从数量上不占优势,更重要的是微博是被动媒体,”宣传工作者”们发言的内容和质量也难以使其话语进入微博主流,包括风光一时的被网友称之为”高级五毛”的吴法天和司马南,其影响力也非常有限:”几年来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就是所谓的’五毛’和”网络宣传人员”,他们是没有多大影响的。最主要就是他们能不能持续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微博和推特都是主动选择阅读的媒体,就是要关注你才看得到你,要不然我是不会留意你的信息的,如果他们提供的信息对普通民众没有价值和说服力,他们就没有多大的宣传影响能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