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正式宣誓连任美国总统,在其第二个任期内,中美关系将有怎样的变化。面对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奥巴马会如何应对?德国之声专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

德国之声:奥巴马的竞争对手罗姆尼在选战中多次表示将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甚至表示如果当选,上任第一天就会将中国列为”货币操作国家”,现在奥巴马继续掌控白宫,中国应该很有理由为此高兴吧?

黎安友(Andrew Nathan):那不一定。我想,一方面,竞选的时候采取强硬的姿态与上台以后采取怎样的姿态应该是两回事。罗姆尼代表华尔街的利益,华尔街的利益是要和中国维持一个比较稳定和友好的关系。但是奥巴马也有这方面的利益。所以在经济、财政和战略等许多方面,中国对于美国的利益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个国家。所以我认为,任何一个总统都不会随便跟中国发展敌对的关系,他们都会比较小心。

德国之声:从第一个任期来看,奥巴马似乎并没有让中国政府有太多高兴的理由。经济方面,除了始终不断的操控货币指责之外,美国还与中国多次在贸易议题上发生争执,比如汽车、稀土、轮胎、鸡肉以及可再生能源等。在第二个任期中,中美经贸冲突是否会更加严重?

黎安友:我认为应该会是一样,不会更加严重。而且,是否会更加严重取决于客观的经济因素。比如中国的出口要是下降,或者货币(汇率)上升,会让美国的政策不那么强硬。但是中国如果让美国贸易的(贸易)赤字更大,美国政府就会更为强硬。这不是总统能自己决定,要看客观情况。

德国之声:有中国学者认为,美国目前赤字高筑、经济不振、失业率居高不下,在第二个任期内,奥巴马必须解决这些经济问题,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则必须与中国进行合作。 您是否认同这一观点?

黎安友:我认同这种观点。解决美国经济主要是要和中国合作,当然这不是无条件的合作。条件就是,比如如果中国的出口伤害美国某个行业的利益的话,美国政府当然会采取措施。两国都尊重全球贸易的规则,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当然这是过于理想的情况。双方都会有一些案例是不按照规则的,所以会有一定的冲突。但是这种冲突不能说是严重对抗,而是正常的冲突。美国与自己的盟国之间也会有这样的贸易冲突,比如日本。

德国之声:在外交政治领域,奥巴马在第一任期的后半程推出了”重回亚洲”的战略,在亚太事务中表现积极。有分析认为,这一政策的目的显然指向中国,意在遏制(containment)。您认为是否有道理,在其第二个任期中,这一政策会有怎样的发展?

黎安友:奥巴马的战略是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就开始,大概会在第二任期继续下去。但是白宫并不认为这是”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而是视为平衡美国与中国在亚洲的实力。因为中国的崛起引起两国实力失去平衡,需要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比如在南中国海,中国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美国又是什么角色?这些问题需要一个新的处理方式。美国不会看中国的崛起而完全后退,中国也不会(继续)承认过去的局面。所以两国需要一定的摩擦才能找到新的平衡。这并不是说完全遏制中国的崛起,意思是说让中国的崛起找到一个能够尊重美国、日本以及同盟国家的利益。中国也能得到基本利益。我认为他们(华盛顿)是这样看,但是这个战略从中国的观点来看,当然是非常容易理解为”遏制”。

德国之声:您在今年8月份接受《外交政策》视频采访时曾经表示,奥巴马当局的对华政策比较强硬,包括在人权、经济和军事等诸多领域,而尤其在人权方面,比以往历届政府的态度都要明确。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美国是否会更加关注中国人权问题?

黎安友:我不认为在第二任期他会对人权问题更强硬。我估计他可能一样,人权问题是中美两国关系中的一个regular subject,一个经常提出的议题,但是不会比过去更强,也不会比过去更弱。

德国之声:人权问题是否会对中美经济和外交关系产生影响?

黎安友:北京说,你提出人权问题会影响两国关系。但我并不认为它会有实质性的影响。也就是说,你还是要做经济的关系、战略的关系、各方面的关系,还要处理,不能停止。不能因为那个对象提出一个让你不舒服的问题,你就停止对话。所以我不认为提出人权问题会干涉其他方面的交流。但是我认为中国实际存在的人权问题会影响中国崛起的顺利发展,因为伤害人权与外交信任有一定的关系。就是说,因为中国政府很明显地伤害自己人民的一些人权,不是说所有的人,但是一部分人的人权。这个会让外国对于中国产生一定的不信任。简单的说,中国的人权问题伤害中国的软实力,伤害自己的国际信任度。

德国之声:奥巴马依然是美国总统,而他的中国对话伙伴却换了一个人。您觉得习近平的上台对于中美关系会有怎样的影响?

黎安友:我把习近平视为一个强人,他的性格是愿意冒一定的危险,是愿意说心里话,愿意强硬地对自己国家的利益做出表态。我认为这不是坏事,但是习近平会比胡锦涛可能更让美国、东京、河内头疼,因为他不那么容易妥协。

我们刚才也提到摩擦点,两个大国一定会有一些摩擦点。可能这个摩擦点更多,但是也有一个好的方面就是中国的政策可能比过去更明显,让华盛顿知道要解决一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因为你会知道中国的底线。但是我赞成很多人的观点,接下来的四年或者十年,因为习近平的任期应该是十年,中美关系的摩擦点可能比过去更多。

德国之声:您曾经表示,展望中美关系的发展,您是一个乐观派。现在依然保持乐观吗?

黎安友:我是长远的乐观派,因为我认为中国和美国长远的战略利益并没有基本的冲突。从长远来看,他们有共同的国际利益,但是短期中期的话,需要两方面的智慧才能够成功地管理两国的关系。

采访记者:石涛

责编:李京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