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署名孔捷生的评论称:“习李新政做了实事就应褒扬,这个体制与世界文明主流相悖之处就该抨击,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这是现代宪政的基准。然而,习近平所言并非把中共垄断的公权力关进笼子,而是单指制约贪腐,”“没有人否认习近平履新之后做了几件实事,但更多的是难以兑现的许诺,除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还有‘从严治警,坚决反对执法不公、司法腐败’,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却不知没有宪政怎么把权力关进笼子?没有多党监督,不敢腐、不能腐、不易腐的机制从何而来?没有司法独立,人民如何感受到公平正义?”

广东《南方都市报》的社论称:“要塑造全民监督之态势,公民监督权利的保障,包括知情权、监督权、质疑权的确保就显得非常之重要。基于此,如果说‘把权力关进笼子’作为一个政治目标,那么‘把权利放出笼子’就是一条具体实践路径:通过释放公民监督的权利,通过高层的不断施压,作为世界公认难题的腐败问题,才有被真正攻克的可能。” 

香港《太阳报》“阳光华夏”的评论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强调反腐败,既要打大老虎,也要拍小苍蝇,有腐必反,有贪必肃。但问题是,那些大老虎真的能打吗?刑真的能上政治局常委吗?内地反腐往往虎头蛇尾,许多贪腐个案的处理一拖再拖,最终不了了之,沦为别具中国特色的反腐‘烂尾工程’,反贪部门除了拿一些没有靠山的小苍蝇开刀以安抚民心之外,对那些巨贪大鳄往往置之不理,网开一面,甚至对那些媒体揭发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官员,也不敢动一根毫毛。”“诸如此类的案件,已成为考验中共第五代反腐决心与魄力的试金石,如果法律之剑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或者亲疏有别,打击一方,放纵一方,搞甚么‘润物细无声’式的反腐,不仅让百姓寒心,也会使司法正义再度被突破,中共执政之基将荡然无存。”

香港《信报》的社论称:“早在一九八九年学运,‘反官僚、反贪腐’的口号已经响彻入云,但二十多年过去,贪官污吏却愈来愈多、腐败渎职愈演愈烈,中共高层不得不正视问题的极其严重,惊呼足致‘亡党亡国’。新一届领导人把反腐作为施政重点之一,提出‘有腐必反、有贪必肃,不断铲除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固然教人欣慰;但官场腐败,在内地已是‘沉疴痼疾’,贪官在各阶层盘根错节,利益千丝万缕,形成势力庞大、官官相卫的特权集团,当局如何解开深层矛盾,能否从制度入手、藉法律整治,并提升全民廉洁奉公的意识,靠民众的支持来抗衡既得利益阶级的反扑,将是中国前途的关键。”“根据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的调查,反腐败最重要的、排首位的,是新闻舆论的监督。通过媒体的质疑和揭露,将大小官员的言行举止置于众目睽睽之下,乃肃贪的法宝之一。可是,在中国‘维稳’政策之下,对新闻媒体的箝制,对网上舆论的规限,都使这件反贪的‘武器’威力大大减低。”

香港《明报》署名孙嘉业的评论称:“中共新总书记习近平对‘铁’字似乎情有独钟,上任首场讲话就喊出‘打铁还需自身硬’的口号,在中纪委的讲话中也说中共是靠‘铁的纪律’组织起来的政党,又说要用‘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精神来持续反贪。看来,说习近平有意铁腕治党似不为过。”“在党情、国情、世情出现剧烈变化的今天,中共与其说是一个志同道合者的共同信仰群体,倒不如说是一个精英统治的利益集团,习近平的铁腕治不治得了8000万党员的同床异梦,且拭目以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