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胡佳的推特网站上,胡佳把他本人与另外两名持不同政见人士成功探望刘霞的经过拍摄成的录像放到了优图上评价成圣诞礼物。刘霞自从刘晓波两年前获诺贝尔和平奖的2010年10月开始,她也被监视居住,而这种对她的软禁却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胡佳和另外两人乘着在刘霞所居住的北京一座居民楼安插的看守疏忽,成功闯入居民楼。人们可以看到,当他们合力将最后一道门前的警卫架走,最终得以同刘霞相拥见面。

世界报说,胡佳等三人探访刘霞这一天正是刘晓波的生日。刘晓波因共同起草敦促中国实行多党制民主与法制的08宪章,而在三年前的2009年的圣诞节这一天被判处11年监禁,被扣上的莫须有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

正是胡佳等持不同政见者呼吁其他人一同冲破阻拦,努力前往探望刘霞。维权民众成功前往山东探望自学成才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曾经造成很大反响,让各界广泛关注同样在他自己家里被监视居住的陈光诚的命运。陈光诚奇迹般逃出监视,最后前往纽约。

世界报上海记者的文章引述胡佳接受电话采访的话指出,很少有人尝试探访刘霞。也许大家不能成功前往进入刘霞居住的居民楼,但哪怕能够走到窗下,即使对刘霞来说还是陌生人,也能让刘霞感觉得到被同情。胡佳并没有满足于这一次成功,而是希望再次前去探望,在元旦这一天,胡佳又闯关两次,但都被阻拦。在胡佳他们探访刘霞之后,香港明报登载刘霞家前中国当局安放的监视与控制详细地形图,以使人们知道应当如何日避免和绕过公安看守,最后能成功抵达刘霞居住的居民楼第501室。

世界报继续写道,胡佳认为探望刘霞是正当的,胡佳为刘霞的遭遇打抱不平。胡佳与刘晓波夫妇曾会面,胡佳此后因为坚持为输血感染艾滋病巨大丑闻中的受害者维权,被当局判处3年监禁。胡佳指出,刘霞境况十分不公,十分令人担忧,刘霞与刘晓波的活动没有任何干系,却不经过任何法律诉讼刘霞就被监视居住,只因为刘霞是刘晓波的妻子。胡佳批评说,这是共产党株连全家的一贯做法,刘霞也成为政治犯人,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

胡佳2011年6月26日被释放,从此拒绝任何妥协。世界报指出,然而与刘霞会见却造成震惊。胡佳5年前见到过刘霞,还记得刘霞当时充满活力。当2012年8月胡佳再次只从窗下见到刘霞的时候,胡佳从刘霞的状况就知道她所经受的磨难。12月28日当他们站到刘霞面前的时候,已经若不经风的刘霞步履艰难,就像一个老太太。胡佳证实刘霞所经受痛苦仅从刘霞的脸上就一目了然。

由于担心遭到报复,刘霞催促胡佳等人快快离开。胡佳因摄像最后离开刘霞家。胡佳告诉刘霞,135位诺贝尔获奖人联名发表公开信,敦促立即释放他们两个人。而且,昂山素姬支持刘霞。胡佳说:“听到此,刘霞紧紧拥抱我,仿佛是在问,究竟什么时候她才能获得自由。”

“大鼻子情圣”要当俄国佬

今天法国左右两大报和法共人道报头版头条都围绕因抗议法国旨在高收入高征税政策的著名法国影星杰拉尔德帕蒂约事件展开,德帕蒂约出色主演“大鼻子情圣”而闻名遐迩,法国总理埃罗对德帕蒂约因避税而离弃法国申请比利时国籍予以激烈批评,法国影星恼羞成怒,也要求俄国籍,俄罗斯总统普京颁布特别政令批准了德帕蒂约俄国籍,法国影星高声赞扬俄罗斯的民主比法兰西更伟大。费加罗认为特批德帕蒂约俄国籍一事实属普京对奥朗德的污辱,而且普京本周四(一月三日)批准法国影星俄国籍的同时也希望能够诱惑其他逃税的法国人前往俄罗斯。

对高收入高征税引发的争议愈演愈烈,法国宪法法院否定了对年收入一百万以上部分征税百分之七十五的法案,法国解放报提出演艺费是否是“老虎屁股不能摸”的疑问;法共人道报说,在税收问题上,法国右派施压以期获得彻底放弃高收入高征税的计划,法国左派有人担忧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左右摇摆。法国回声报解释股市2013年为何前途似锦,世界报关心法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2013 行动方案的轴心任务–就业问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