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中国 | 黎智英: 知識分子使命的關鍵時刻

聽到莫言贏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新聞,我頓時叫好。他這個人如何軟骨頭,我雖然略知一二,可是看過他書的朋友都說他得獎是實至名歸。我沒看過他的小說,但老婆與別的朋友多次提過他,張大春甚至說他遲早會拿諾貝爾文學獎,故此我知道他是個了不起的作家;聽到他得獎的消息,我的反應這樣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知道莫言沒有脊樑,有人甚至說他助紂為虐,從未為創作自由出過力,更不用說為新聞自由、人權和民主奮鬥了。莫言可以選擇不做民主自由鬥士,然而即使只是想做個作家,也應該為創造自由奮鬥啊!莫言沒有。但,這又怎樣?

不是每個人都要做鬥士的,社會上不可以人人都是鬥士。這不是個好辦法,人盡其才,社會才會好。為甚麼不可以讓一些人選擇只做藝術家?為甚麼不可以讓一些人犧牲品德,專心做藝術家,為藝術貢獻?即使這樣的人賠上做人的尊嚴,那又怎樣?要是他只想投身藝術而又甘願犧牲─包括犧牲做人的尊嚴─他們不是應該享有這個權利嗎?

劉曉波、艾未未當然可敬。他們使人對中國的未來充滿希望,令人相信只要這些有風骨的知識分子尚在,中國便不會永遠陷於黑暗!從他們身上,你看到知識分子的尊嚴,他們的道德力量讓人看到中國知識分子是如何高貴。今日的中國人眼中只有錢和權力,這些知識分子卻押上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好讓高貴的道德情操得以粼粼閃耀,振奮人心,讓我們重燃對中國的希望。

只要還有像劉曉波、艾未未那樣硬骨頭的知識分子,中國便有得救。也只有靠硬骨頭的知識分子的道德力量,中國才能衝破封閉,奔向民主自由。今日的中國道德淪亡,故此道德情操尤其可貴,道德力量尤其感動人心。知識分子站起來,承受衝破封閉所必然面對的打擊─甚至是足以致命的打擊。同樣,當知識分子發揮其道德力量,他們對執權者的衝擊也是足以致命的。

這樣說好像是要將知識分子作為祭品,中國才得救,這對知識分子似乎很不公平。事實是,只有知識分子的道德勇氣才能喚起人心,鼓動人皆有之的道德力量。中國已道德淪亡,只有道德力量才能救贖這個國家,而知識分子是最具道德力量的。

知識分子是知識文化藝術傳媒資訊的傳播者,他們直接影響人們的意識形態,他們的道德勇氣和力量因而更具感染力、更能觸動人們的惻隱之心,提升人們的道德意識,發揮其道德力量─最威猛的人民力量。要衝破今日中國的政治封閉,人民的道德醒覺和努力是唯一、更是最大的力量,只有知識分子的道德勇氣才能鼓動這股力量。時窮節乃見,當國家道德淪亡,知識分子也就要負起這重大的責任。今日中國最需要的,正是他們的道德勇氣。

人們都在問,習近平上台是否會改革開放?共產黨的執權者也在不斷說,不改革便將亡黨、亡國,但習近平真的會動手作政治改革嗎?人們都願意相信他會着手改革。面對腐敗不堪的局面,不乘着改朝換代之勢改革,以拯救共產黨的領導權威,那麼上台來幹甚麼?但習近平沒有說過要改革呀,那只是人們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我們為甚麼不可以直接問習近平?向領導人提問不是罪吖?!為甚麼我們不直接去問問他?

毛澤東要不斷搞鬥爭,那是他要讓共產黨─也就是他自己─獨裁下去的理據。在他來說,中國尚在搞社會主義革命,在革命的非常時期便要用上非常手段,即使是獨裁專制也在所不惜。到了今天,社會主義連影子都沒有了,還要搞甚麼革命?不要革命了,也再不需要耍非常手段了,況且非常手段業已過時,到今天誰還會相信暴力統治的合理性和有效性?

請你用正常的手段治國好嗎?共產黨只要從今天起尊重自己訂定的憲法,用正常手段依法治國,共產黨才有可能重登統治者不可少的道德高地。沒有道德權威,中共是沒希望消除現存的腐敗。道德淪亡貪污濫權是中國的敗象,只有道德權威的力量才能清除這一片敗象。

中共今日要爭取的不是箝制人民的力量,在資訊透明的今天,這明顯是既吃力而不討好,更加是做不到的了。同樣,中國當下最需要的不是更多的財富,更多的財富只會帶來更多的貪污腐敗,故此求富是死路一條。中共政權現今最欠的是道德權威;你打起革命的幌子,耍出非常的極權手段,長期欺壓人民,是時候回歸你自己訂定的憲法,重建你政權的正當性,挽回你的道德權威了,只有這樣中國才有得救。

習近平,你要知道中國人民是有尊嚴的,他們不會再屈服於暴力權威之下,他們只會信服道德權威。新一代的中國領導人最迫切要解決的是嚴重的道德缺陷。他們應該拿出勇氣信任人民,當你能夠用行動贏取人民的道德回響,你便能夠贏得到人民的支持、推動必須的改革。

習近平,你要作的改革太龐大了,沒有人民的支持那會非常危險,而只有出於道德的認同,人民才會支持你。人民要的不再是吃得飽的權利,他們已經溫飽,他們要的是做人的尊嚴,而政府有道德權威,人民才能有尊嚴的起來。

中國的悲劇是沒有個像緬甸的昂山素姬那樣的反對派領袖。極權政府如果改革失敗,便要有個有正當性的權威領袖取代其統治地位。可是中國卻只有共產黨,不改革繼續腐敗下去嗎?中共遲早會被革掉性命,而革命來得太悲壯、代價太大了。要是中共政治改革失敗嗎?沒有反對派或具正當性的權威人物取代其統治地位,群雄無首,形成個爭鬥的動盪局面,那分分鐘會比革命來得更悲壯。

中國只有中共這個權力組織,我們都希望中共能夠成功政治改革,但要達到這個目的則必須贏得人民的支持,在改革過程中遇上困難挫折的時候給予執權者更大的空間和容忍。故此中共必須重建其道德權威,挽回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因為改革是個嘗試而又必然遇上失敗的過程。

最近《南方周末》事件引起全國知識分子的回響,顯示這正是知識分子以道德勇氣向下任政府問責的時刻,也是迫使中共回歸憲政、重拾其正當性和道德權威的時刻。在這道德敗壞的時代,是以德治國的時候了。習近平,你會改革嗎?

是否推行政治改革?這將是中國知識分子向習近平大聲疾呼提出的問題,這也是個引發人民共鳴的問題。故此這是個我們必須向他提出的問題。每個人都問同一個問題,那將會形成一股無窮的改革力量,習近平將無法躲避這個問題。以諾貝爾獎得主的地位,假如莫言可以替人民向習近平提這個問題那會多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17日, 3:1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