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 你拿北京的空气怎么办?

Jason Lee/Reuters

雾霾下北京冬季的一天。最近很多中国城市的空气污染情况空前严重。

北京——周末期间,北京的空气污染似乎飙升至恐怖的历史新高,经典的育儿难题“我们该拿孩子怎么办?”有了一个令人郁闷却显而易见的答案:戴上防污染面罩,再去多买一个空气净化器。

我们的周六就是这样度过的。我的同事黄安伟(Edward Wong)已撰文指出,当天晚上8点,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按照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设定的标准测量出的空气质量指数(Air Quality Index)达到了“骇人听闻”的755。“全北京变得像机场的吸烟室一样,”他写道。 

根据这一指数,高于300就属于“有害”,而高于500则“超出测量范围”。而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连续16个小时的读数都是“超出测量范围”。

即便是中国政府的监测仪器录得的数据也在500的恐怖水平上下徘徊。政府的监测数据近来更准确了,但量化污染的时候还是比美国大使馆的数据低。

满腔怒火的中国网民在他们的微博账号上称污染“爆表”。

黄安伟写道,他们措辞强烈,使用的字眼包括:“末日后”、“恐怖”和“难以置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周日的指数降至319(仍属“有害”)、继而又回落到286(仅为“非常不健康”)的时候,竟出现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情绪。不过到周日下午,又反弹到“有害”的373。

中国老百姓惊恐万分,也越来越能公开说出自己的忧虑,因为面对人人可以感知的污染,国家对这方面报道的审查似乎也放松了。

官方的新华通讯社1月1日报道称,环境管理部门现在开始在www.cnemc.cn上公布中国74座城市的空气质量实时监测数据。

官方的中央电视台周日早晨在微博上称“城八区主要监测点的空气质量指数(AQI)普遍在500左右,属六级重度污染。其中污染物以PM2.5和PM10为主。”PM2.5指的是粒径较小的细颗粒物,而PM10则粒径较大。

当然,问题并不局限于北京。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图片似乎显示,中国东部的大部分地区污染严重(北京处于蓝圈内)。

官方媒体列出的周六污染最严重的国内城市名单中,北京甚至都没排进前十。“荣登”榜单的是石家庄等城市。

人民网坦诚地用了整版篇幅发问,“我们的空气怎么了?”(此处可方便地查看北京的时事通讯博客Sinocism的备份。)

坦白说,空气污染问题的严重程度令人震惊。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的全球大气研究排放数据库(EmissionsDatabase for Global Atmospheric Research,简称Edgar)的图表向我们揭示,据估算,中国在2011年制造了97亿吨二氧化碳,几乎两倍于美国的54.2亿吨。

的确,该数据库显示,如果把中国的水泥工业算作一个国家的话,它将是世界上第六大二氧化碳排放国。2011年,中国的水泥工业排放了8.2亿吨的二氧化碳,略微超过了德国同年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8.1亿吨。图表还显示,德国是世界上污染第六严重的国家,美国排在第二,而中国位居第一。

但图表还凸显了其他问题:中国的人口超过了13亿,而美国的人口只有约3亿,前者大约是后者的的4.5倍 。因此,尽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但中国的人均排放水平仍远远低于美国。

遗憾的是,这样的状况可能会发生改变。在未来10年或20年间,中国的经济可能会赶超美国,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面临一个真正惊人的问题。公众环境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马军告诉总部在香港的《南华早报》:“我们的发展方式是不可持续的,而地区的污染排放总量已大大超过了生态承载力的上限,这一点不是什么秘密。”

中国的家庭该如何应对这样的生存环境?对中国城市的大多数人来说,他们除了在烟雾中生活,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尽管移居国外的人中有大多数把骇人的环境问题列为移民的原因之一(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我指出中国的移民人数一直在增加)。

为了控制风险,我们家设定了家庭规则:空气质量指数在100以上,我们会让家里的四台空气净化器全力运行。200以上,我们出门时会戴上面罩。300以上,我们不会在户外锻炼或玩耍,即使戴上面罩也不行。500以上,我们尽量不出门。要遵守这些规定很难,特别是对孩子来说。

所以这周末,我们在家里活动。我们看电影、读书、交谈。我们还告诉孩子,他们这一代人应该解决前几代人制造的环境问题。我们看到,他们思量着成年人的愚蠢,脸上浮现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月14日, 5:15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