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资溪村的张锦英,在经历了被关押、被暴打、被扒光衣服等,于117日,再次到四川省政府上访,并书写标语悬挂于身:“还我尊严还我房,地方政府太黑暗,非法拆房把地占,非法羁押人身限,黑监狱不当人看,扒光内衣裤搜身,差点饿来把命丢。……”引来路人驻足围观,后雁江区政府派人强行将张锦英载回资阳。

1989年,张锦英家的土地被征收修建政府办公楼。为了生存,全家节衣缩食,在自家宅基地上修建了377平米的房子开旅馆,并在工商、公安、税务等部门办理了相关手续。
2007329,资阳市鑫源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伍志田带着唐明华等5人,趁张锦英的丈夫患恶性肿瘤,生命垂危之时,来到张锦英家,拿出早已写好的极不合理的房屋拆迁协议,强逼张锦英签字,并叫来搬家公司,强行将张锦英家正在营业的“资阳东门旅馆”内家具全部搬走后强行将房屋推倒。张锦英为此20074月至20095月,先后多次向资溪办事处、雁江区委、区政府、资阳市委、市政府、四川省委、省政府上访,要求:
1、依法责成资阳市鑫源房地产开发公司赔偿因强拆造成的旅馆、饭馆、茶馆停业期间的经济损失,每天1350元,算至新旅馆、饭馆、茶馆开张;
2、赔偿一楼新门面房少算的30.24平米;
3、赔偿因新营业房地理位置偏僻造成的贬值损失费10万元。
上访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招来鑫源房地产开发公司廖明刚恶狠狠的威胁:“随便你告,告到哪里老子都不得怕”,“你再告,老子要修理你”。后张锦英数次到北京上访,都被雁江区政府截回关押在简阳三岔湖湖心小岛上的黑监狱,受尽折磨,九死一生。
20091010,张锦英拖着患病的身子,借钱到北京上访。国家信访局接待了张锦英,并说:“你的材料已通过电脑转到四川省委省政府,他们会给你解决。”之后却被北京市公安局送到久敬庄,晚上6点钟,被四川驻京办的刘海押到北京六里桥北的内江大厦的院坝内,晚上9点钟,雁江区驻京办副主任吕代斌把张锦英等访民交给资阳市雁江区信访局副局长钟金伦。这时,张锦英头昏、头疼、咳嗽、浑身酸软无力,苦苦哀求要去买药,被粗暴拒绝。钟金伦又叫来三个打手,强行将张锦英等塞进一辆川M66199的车子,连夜遣返回川。经过1天两夜的颠簸,12日凌晨3时到达成都高速公路收费处,钟金伦将张锦英等交给了资阳雁江区政法委副书记姜崇德等五人,强行绑架到一辆川M04715的面包车上,拉到简阳市三岔湖湖心小岛上,关押在设在小岛上的黑监狱里,被野蛮地扒光衣服搜身。边搜身还边骂些不堪入耳的语言,极尽侮辱之能事。每天强迫张锦英等罚站墙角,从早晨7点站到晚上10点,不准离开房间半步。稍有不从,就劈头盖脸的打。张锦英本来就患感冒,经过这一折磨,病情加重,身体虚脱,但黑监狱不准上医院,不准吃药,张锦英差点丢了性命。出来后住院治疗,花去5千多元治疗费。
20103416时,资阳市雁江区资溪村妇女主任绍秀兰带着简阳公安叶强等三人,在国家信访局门口,将张锦英截住,抢走张锦英的手机和随身物品后,就劈头盖脸的暴打张锦英,边打还边说:“领导说了,要把你脚打断了再来医”。张锦英的左大腿被暴打致骨折,伤口长达3公分。打完后,就把张锦英拖到北京六里桥北的内江大厦,关在地下室。到晚上8点多钟,被5个打手强行押上一辆牌号为京E07402的汽车,连夜返川。路上,不准吃饭喝水,不准上厕所。7号凌晨3点到简阳后,资溪办副书记刘大平、资溪村治保主任陈孝中把张锦英押到简阳三岔湖湖心小岛上的黑监狱里故伎重演,扒光衣服,罚站墙角,不给治病,每天只给吃一碗稀饭。张锦英被打伤的伤口因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溃烂。这次,张锦英被关押12天。
201075,张锦英到北京上访被截回后,再次关押在简阳三岔湖湖心小岛上的黑监狱至722。期间,张锦英的母亲为了找女儿,被一辆川M70086的车撞伤后,脑部大出血,左脚骨折。张锦英的丈夫被逼无奈,拖着带病的身子,跪着求雁江区信访局副局长王永良放张锦英回家照顾母亲。723下午5点左右,张锦英才被放回家。看到母亲的惨状,加上连续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张锦英一下子病倒了,再次住院治疗了20多天。
2010112,张锦英再次到北京上访时,被四川省公安厅李荣斌等人抓住押送到成都火车站,雁江区资溪党政办主任林梅带着30多人,将张锦英等6个访民关押到三岔湖湖心小岛上的黑监狱,扒光衣服搜身,罚站墙角。资溪办副书记刘大平下令不给张锦英饭吃,想把张锦英饿死、打死。张锦英被饿得胃病发作,疼痛难忍。在悲痛与绝望下,张锦英咬破手指,写下血书:“放我出去!”直到1119,一同被关押的郑秋菊的家人找到黑监狱,张锦英才被放了出来。现在,张锦英被打的左腿还经常疼痛。因经济原因,后续治疗难以为继。张锦英不停的向各级政府控告当地政府的暴行。
117,张锦英再次来到四川省政府上访,并在身上悬挂大幅标语牌喊“冤”。

张锦英电话

Categorie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