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一场烟霾,让北京笼罩在迫在眉睫的担忧和本能的愤怒之中。愈演愈烈的新年献词事件戛然而止,我简直要怀疑这是某政府的一个巨大烟雾弹。

我对政治事件一如既往地冷漠,不过在土木坛子最近的一篇博文中看到了新浪天津频道的某个截图:

Nfzm

网友 chojemmy 说,「说实话,我觉得是为营销搞出来的。」

我刚才在 Google 中搜索了一下,此类藏头文字的图片不少,如果都属实的话,至少还有网易河南信阳频道(「南方周末加油」)、一财(「南周前进、一财邮情支持倪」)、天涯(「南方周末挺住」)、新浪微博(「南周挺住」),等。

我不认为这其中任何一个网站的行为是「营销」,原因很简单,这只能是「一小撮」员工的行为,不可能是官方的小聪明。中国媒体(假设这些网站都是「媒体」)不乏小聪明,但敢于用小聪明碰政治红线,oh man,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since 1949. 何况商人有利才营销,挺南方风险大,收益为零。赢得民心算个屁,不是收益。

当然,这些也都可能是巧合。只要有心寻找,巧合其实很多。我恰好生在或死在这个世界;地铁恰好在我走下最后一截台阶时进站、或停止、或离开;我恰好在全世界最适合我、或最不适合我的城市工作:拥挤、安静、嘈杂、糜烂、明亮、黯淡、昂贵、低廉、兴高采烈、一塌糊涂,总有一个形容词适合它。

去年 5 月 35 日,上证指数开盘 2346.98 点,收盘大跌 64.89,最后一笔成交为 64. 这些数字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也可能是冥冥之中真有天意,纪念 89 年、64 事件的 23 周年。

May 35

(Photo courtesy: Canyu.org

 当然,也有人说,「不可能是巧合。」第一是概率太小(概率学得好的童鞋不要喷我,去骂 LZSB);第二,其实这个事情没那么「神秘」,如果你能在上证「 控盘136只权重占1/1000以上的个股,或者250只权重占5/10000以上的个股」,并且有「一定的持仓量和持币量,来控制盘口」,加上一点点信念,就可以精确控制点位。

而以上各点,公募基金是可以轻松做到的。这些基金经理普遍是40岁出头,在人格形成最重要的大学时代,他们所经历的,应当可以为今天的一切「巧合」做出解释。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信徒欢呼是神迹,观众惊叹好棒的魔术,同行看到的是「无他,手熟耳」。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一个。

艾未未收到 1500 万巨额罚单后,有人专程赶到北京,从墙外往他院子里扔钱,更多的人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心里同情和愤怒。昨天和 Ray 聊起近期 DC 的展览,其中艾未未相关的至少有三个。Ray 不喜欢他的作品,「看不懂」,他说。我说,其实我没看过他什么作品,我对他作为「活人」(即「活动人士」)的身份更感兴趣,而不是「艺术家」。我是俗人,不懂艺术 — 尤其是当代艺术,不过觉得他设计的借据还挺好看的。

借据

不是所有的抗争都轰轰烈烈,甚至不是所有的抗争都光彩。对于许多心不在焉或隐忍不发的人来说,所能做的不过是在大象的背上放一根稻草,也许这是最后一根,更有可能它不是;也许能看到大象倒下的那一天,也许自己等不到。但是,等那一天到来,一定会有魏斯曼在街角买一本闲书,喝一杯啤酒,心里禁不住暗暗一笑。

首发于美国进行时,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链接:隐忍者的抗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